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林小雅在辣文 > 101番外-偕同五男回正一门

101番外-偕同五男回正一门

 热门推荐:
    高高的宫门楼之上,一名女子扶墙而立,头戴凤冠,身上流线纹凤及地锦缎长裙随风飘拂,一双烟水秋瞳带着几许思索,静静的望着满城的喧嚣。

    想起昨夜的梦境,心里是欢喜的,也想迷茫的,该死的书神终于透露一点□,她陪五个男主走完这一生,会穿回去,穿越中再次遇到返老还童病毒,变成那年的样子,穿回那年的现代社会。

    可是,她已经深深爱上了他们。

    看着他们老死,带着对他们的记忆回到现代能开心吗?

    李承裕登上石阶,走上前,拉住她子的手:“小雅,接见大臣的时间到了。”

    林小雅端庄的微笑:“承裕,一晃十几年过去,我都老了。”遥想当年如花年纪被掳进皇宫的场景,她的心也如容貌一样充满鲜活。

    李承裕抬手轻抚着她耳旁的珠花,笑道:“瞎说,我的小雅怎会老了,你还是一如既往的美丽。”

    林小雅绽放出嫣然的笑意:“就知道你会说好听的。”

    李承裕含笑的摇头,她怎么可能老呢,看了眼妻子仍如少女般的容颜和身段,心底也有点奇怪,上天有时候真的特别会眷顾某个人。

    牵着她的走下宫门楼的台阶。

    “今天是大年初一,大臣还在崇德殿等候拜见,如今的年月五谷丰登,四海皆宜,需要好好庆祝一番。”

    “那是自然。”林小雅望见宫门前一排儿女们身影,明眸光华流转:“承裕,一转眼孩子们都大了,过几天我想回太康山一趟。”

    在大华国皇宫,她与他待在一起的时间太长,觉得很对不住另外四个男人。

    “好,我陪你一起回去。”李承裕微笑的答应:“我怎么可能丢下你,如今太子已经长大,把他留在帝京监国,我也该享受了。”

    太子,林小雅目光落在一个十六岁年轻俊美的少年身上,李浩瑜,她成为皇后的第二年为李承裕生的孩子。

    “父皇,母后,儿臣有礼。”

    李浩瑜躬身行礼。

    林小雅淡淡而笑,眼中波光一转,落在一个宫侍打扮的伟岸男子身上,李初九,她在这个世上最爱的男子,体魄仍如当初一样健硕透着威猛气息。

    “冬日太冷,多穿点,当心感冒了。”

    李初九拿过一件狐裘为她披上,冷峻的容貌接触到她的时候变做了满脸怜爱。

    “今天是大年初一,承佑可有信寄来?”她想起自己的第一个孩子承佑,不禁蹙眉,那孩子学会了李初九的一身好功夫,便跑去江湖上扬名立万,短短几年竟给他打出了第一高手的名号,这孩子实在太野了,需要好好管教才行。

    李初九苦笑道:“今早刚接到一封信,信上写承佑月前带了一帮人乘船出海了,说要去世界尽头,找到传说中支撑天空的几根大柱子。”

    古代版的麦哲伦?林小雅狂晕。

    承佑如果环球成功,不是改写了世界历史,她的儿子也算名垂千古的大航海家了。

    林小雅跟在李承裕身后,往崇德殿走去,对身侧几个儿女道:“吃完了饭,大过年的你们谁不准溜走,要好好的陪娘玩场麻将,惠玉,你是女孩子更要乖乖的。”

    十二岁的惠玉立刻不依了,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母后怎么不讲理,我明个还要去菩提寺听爹爹讲经说法,听说是一场难得法会,好几个国家高僧都在场。”

    林小雅狂汗:“你才十二岁,说出的话怎么跟你爹似的,将来还怎么嫁人?”

    惠玉眨着大大的眼睛:“嫁人有什么好,我可以去太康山建一座寺院,收些和尚做弟子,如果有称心如意的不妨收了做丈夫,谁不听话就揍谁,那样多好,既不用受男人的气,又可以一人独大。”

    林小雅打了个趔趄,建一座寺院,坐地收和尚当老公,这样活法在现代社会都前卫的很。

    她的女儿果然青出于蓝胜于蓝!

    眼睛一瞥,对惠玉旁边的一个女孩道:“芳蔼,等过几年娘给找个有本事的驸马,千万别跟你姐姐学。”

    芳蔼跟她父亲尉迟博一样,长了一副倾城之姿,听到母亲问话,浅笑道:“我听母后的。”

    还是她的小女儿可心!

    林小雅乐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儿。

    一路往崇德殿而去,在路过殿门时候,看见连个挺拔的身姿,是尉迟博、明合德,两个男人见她过来都回以亲切的笑容。

    林小雅的目光从他们身上再掠到孩子们的身上,眼里有一道思索,这么多年了似乎应该给明合德生个孩子了,趁着她还能生,要抓紧。

    ………………

    走了大半年,终于来进入太康山。

    林小雅坐在锦褥上,透过马车窗户望着外面浩浩荡荡数万大军,回眸对喝茶的李承裕道:“你带了这么多军队,以后的吃饭用度谁来解决?”

    她打算在正一门住上几年,数万军队若把正一门吃穷了,就算李初九答应,她也不答应。

    李承裕翘了翘唇角:“正一门不是富可敌国吗?养几万军队没问题。”侧头瞅了眼沉毅的李初九,对这位皇叔他长久以来存着一股火,竟然是到混进宫的跟他争夺老婆的假太监,可叹他被蒙在鼓里好多年。

    李初九放下手里的兵书,猛地抬起头,眼中的墨绿光芒一闪而逝,神情冷峻的比之捕影更令人颤抖:“没关系,等到了正一门,我把那些军队派进山里采矿。”

    山里采矿工作非常艰苦,通常都是有罪的囚犯被派进去。

    林小雅很美良心的浅笑:“正一门的金矿质量很好,不如派去金矿工作吧!”

    李承裕唇角微微抽搐:“你们两个一个比一个腹黑。”放下手中茶盏,欲抱过妻子,不料中土伸来一双手,林小雅被李初九抱去腿上坐好。

    李承裕手里落了空,气恼的拉过她一直光洁嫩白的小脚玩弄,指头滑过小巧的脚趾,忍不住抓起来贴在唇间亲吻。

    李初九眼神氤氲起来,一只手放在她的胸部玩弄,探进了衣襟里,指尖挑弄蓓蕾。

    林小雅低喘着微微抗拒。“初九哥,我怀孕着呢,不可以做的太激烈。”

    李初九的耳语像蛊惑般的响起:“我知道,我会轻点。”抱着她跨坐自己的腿上……她环住了他的脖子,身后被搂住,轻轻回眸,看见李承裕深邃含着激情的眸子。

    “小雅,待会儿也给我一次。”

    “好。”

    赶了几日的车,正一门遥遥在望,林小雅在车里待的气闷,下了车,伴随着五个老公步行。沿途看到一些上香的香客,奇怪问李初九。

    “他们去的方向不是正一门,难道此地还有更好的道观?”

    李初九的神色有点郁闷:“我这是养虎为患,你还记得长庚师弟那年为和尚建了一座寺庙吗?和尚跟我们回到华国后,派一些菩提寺僧人来太康山打理,几年工夫便改造的香火鼎盛,信佛者日益增多。”

    “阿弥陀佛,佛门道门都是导人向善,何必分的太清。”

    萧一然一身袈裟的从身后过来,双手一伸,把林小雅悬空抱起来。

    “小雅,你还怀孕着,要当心身体!”

    林小雅刚想说话,耳旁响起阴沉沉的语音:“小雅怀得是我的孩子,和尚,你越俎代庖了。”

    她身子被一双手臂从和尚手抱走,抬眸看见明合德充满深情的眼眸,笑了笑,抱住他的脖颈,俯在他的耳旁小声道:“今天上晚上我跟你住。”

    明合德心头一喜,低声问:“你还怀着孩子可以吗?”

    林小雅低笑着:“傻瓜,过了三个月是可以做的,只要注意力道就行。”她之前都跟李初九和李承裕做过了。

    明合德乐的眉飞眼笑,要不是还抱着她,都想就地翻几个跟头了。

    林小雅眉眼一转,看见尉迟博英姿勃勃的身影,朝他低眉一笑,后者会意的绽放恍如晚霞一样光辉笑容。

    再转眸望去,正一门更近了。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