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林小雅在辣文 > 98-深情男主

98-深情男主

 热门推荐:
    正午阳光透过木窗格子照在李初九棱角分明的轮廓上,衬出几分清奇,他微笑着把她揽入的怀中:“小雅,想不到你迷糊到了这种程度,连自己做母亲了都不知道,你说我怎么会看上了你这个小迷糊虫?”

    “我做谁的母亲了?”林小雅犹自糊涂着,看到李初九绽放光华的眼神,猛地惊异起来:“难道我有了孩子了?”

    “是啊,小雅,你有了我们的孩子。”李初九心里有股悸动,三十二岁了,终于可以做父亲了,想到她的腹中有自己血脉,正在孕育着自己的一半生命,世间还有什么比这消息更令人幸福的。

    她下意识的去摸自己的小-腹,这里有一个生命吗?疑惑的抬起头:“很平坦啊,不像怀孩子的孕妇。”

    李初九用指头点了下她小巧的鼻尖,笑道:“我们的孩子才两个月,你想你的肚子能有多大?”心头有些复杂情绪,她年纪小不懂事可以原谅,但他作为孩子的父亲却糊涂的乐意,想起昨日王老吉诊断地差点小产的结果,犹在心惊肉跳中。

    两个月,还是胚胎呢!林小雅蹙眉的想着,初中上的生理课母体中胚胎到胎儿时期要经过几周来着?

    “小雅,这不公平,你怎么可以认为李舵主是孩子的父亲,而不是我?”尉迟博眼里有几分受伤,近在咫尺,手臂一抬,把她抱在自己腿上坐好。

    李初九皱了皱眉,想到她怀孕的身子,委实不好惹她不开心。

    “阿弥陀佛,小雅,只要你说我是孩子父亲,我一定信。”萧一然满脸期待,冥冥之中一直觉得他跟她的牵扯最为紧密,她怀了孩子却不属于他,叫他怎么能接受。

    “分明我才是孩子父亲,昨天我们还在一起来着。”明合德的神色有些气急败坏了。

    长久以来,他一直想要跟她之间的有个联系的纽带,而这个缪带非孩子莫属。

    林小雅挨个瞅了瞅,用科学道理答复显然不能令他们满意,不由得愁眉苦脸。

    李初九讥诮的道:“长庚师弟说话不长脑子,还是怎的,你去外面随便找个人问问,昨日成就好事,今天能有了孩子啦,你当大家都是三岁小孩不成?”

    明合德也恼了:“大师兄,口说无凭,你怎么就认为小雅怀了你的孩子,而不是我的,你有什么证据?”

    是啊,有什么证据?

    另外二个男人也眼巴巴的望过来。

    李初九眼皮也没抬,慢悠悠的道:“因为……”

    “因为在梦里……”林小雅截住了他的话:“我在梦里见到一个很怪的家伙,他说他是书神,还说我怀的第一孩子会是初九哥的血脉……”

    几个男人都愣住了。

    “阿弥陀佛,小雅,你梦到的家伙可是一个油头粉面的小白脸,长得跟太监似的。”

    林小雅一个劲的点头。

    古人对神鬼有很坚定的信仰,不像现代人除了信自己连天皇老子都不信了。

    她用神神叨叨的方法,连说带骗,比大摆科学道理都管用。

    除了李初九,男人们脸色都有些古怪,互相看了一眼,垂头叹气起来。

    李初九幽寒的眼眸扫视了众人一样,竟缓缓笑了起来,那笑容说不出的得意和骄傲:“现在没事了,你们是不是该出去了?”

    “凭什么让我们出去?”

    三个三人异口同声道。

    “因为……”李初九慢悠悠的回答:“我是家主。”

    尼玛这家主地位早就在他算计之中,初九哥腹黑着呢!林小雅心头嘀咕。

    今日风和日丽,空气中虽渗着丝丝的寒意,阳光从窗格子照进来却又让人觉得通体舒爽。这当然是李初九的心情写照,眼瞅着三个讨厌鬼离开心爱女子的房间,过去把门关上。

    回转身,突然一个高跳起,跑过去抱住林小雅,呵呵傻笑:“哈哈哈……我当爹了,我当爹了。”

    ………………

    时间过得飞快,仲夏里临到了最难耐的三伏天,压迫人的,暑热得无情的寂静,树上的夜子像病了似的打着卷,纸条移动也懒得动,无精打采的低垂着。

    处处干热,处处烫手,处处憋闷,大地仿佛给太阳烤的冒烟。

    但林小雅的房间却飘拂着凉爽而惬意的舒爽,屋子周围摆满了消暑的冰块,融化后,很快有弟子把新鲜的冰块轮换上。

    为了能让她解暑,李初九不惜把整个正一门的冰块都给一个人使用,直到门户中冰块用尽了,又花重金派弟子到附近的几个城镇买来,于是冰块价格价格攀升,连有钱的土司都不舍用的地步。

    林小雅躺在窗前的卧榻上,肚子已经大的像一个皮球,体型丝毫不具美感。

    坐在旁边的尉迟博一下一下为她打着扇子,另一只手拈了一颗葡萄送到她的唇间,黑眸温柔的注视,耳边的发丝轻轻飘拂,衬托出俊美无双的面容散发着致命吸引力。

    “尉迟,你再这么看下去,我会情不自禁地想对你非礼了。”林小雅把葡萄嚼碎咽下,对着他那张颠倒众生的脸吐槽,尼玛美男的力量任何女子都不能免疫。

    “我求之不得呢。”尉迟博露出绝美的笑容,用他的美男魅力对她放电。

    林小雅眼晕的翻翻白眼,张了张唇,笑道:“还想吃。”

    他抬手拈了一颗葡萄喂过去,优雅的笑着:“这个季节的葡萄还有些酸,吃多了对肠胃不好。”

    “可是我不舒服,吃酸的感觉会好些。”林小雅从榻上坐起,尉迟博说了句“当心。”伸手把她扶好,眼里带了一抹紧张:“还有一个月就要生了,千万马虎不得。”

    林小雅笑了笑:“昨天王老吉还说女人生孩子之前要多走动走动才不会难产,偏你们几个大惊小怪。”

    尉迟博撇撇嘴:“王老吉还是个雏儿,连女人滋味都没尝过,懂得女人生孩子才怪。”

    “王老吉现在是医药堂高才弟子,是长老们重点培养对象,他的医术现在是整个门派公认的。”

    “好,算你有理。”

    林小雅扶着他的手臂站起身,提了裙角在地板上缓缓踱着步。尉迟博怕她跌倒,抬着手从当护花使者角色,嘴里一个劲说着当心、当心。

    她绕过他,来到梳妆台前,捡起菱花镜对着照了会儿,镜中映着她臃肿的身材,禁不住蹙紧了秀眉。

    “容颜没有变化,依然肌肤温润洁白,眸子亮若秋水,优雅、端庄、配上这身雪白轻薄长裙,简直是仙女下凡。”尉迟博贴过来,眼中透着由衷的赞叹:“怀孕的女人也可以这么美,我的小雅是独一个。”

    林小雅侧头道:“别胡说了,我都在为自己发愁呢。”

    尉迟博眼里闪着光芒,低声说道:“我说的真心话,小雅,你下次也为我生个孩子吧,生一个像你一样美丽可爱的女儿。”

    林小雅诧道:“为什么不想生儿子,你不想要尉迟家族的传承了?”

    他在南梁国有着广宁侯崇高的爵位,弃之可惜。

    尉迟博想了想:“传承那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跟我有嘛关系,自打来到太康山跟你在一起,一切功名利禄都看淡了。”

    “悔教夫婿觅封侯。”林小雅斜睇了他一眼,浅笑道:“知道过这句话的意思吗?如果我的夫婿是平常人,我会觉得没面子。”

    她不想他们在平淡山居生活中消磨了男人大好意志。

    尉迟博脸上有着思索:“做为大梁国的领兵打仗的将军,国家一旦有难,我不能置之事外。”眼眸一转,透着迷人光华:“但现在我只想跟你在一起。”

    林小雅抿嘴笑着:“尉迟,你老用美人计诱惑我,让我欲罢不能,无计可施,不得不对你认命了。”

    尉迟博微微一笑:“看来我这副容貌还是好处的,至少能拴住你的心。”

    他就是因为长得太美缘故,才不拘言笑,一天到晚冷若冰霜,使得手下军士不敢小觑。

    林小雅走到窗前,往远处眺望。

    “这都大中午了,初九哥他们怎么还不见人影,早上离开时候不是说早些回来吗?”

    “别老是走动,对胎儿不好,还是躺下来睡个午觉吧!”尉迟博轻轻把她抱起来,回到床前,把她放在床上。

    “离此不远无量峰长着一种水果,酸中有甜,非常美味,眼下正是成熟季节,李舵主一大早上就带了他们两个往无量山去了,说是在日落时分一定回来,他们武功好,熟悉地形,你不用担心。”

    她担心的过来吗?这些男人一个比一个有主意,只是为了几个水果爬大老远的路,莫不是大脑处在当机状态,还是短路了。

    “别胡思乱想了,赶紧睡一觉,过几个时辰他们就回来了。”

    好吧!林小雅打了个哈欠,自从怀孕后,就特嗜睡。

    尉迟博见她睡熟了,拉上帐幔,轻手轻脚的退出去。

    林小雅这一觉直睡到太阳西落,用过晚饭,毫无睡意,在几名弟子的陪同下,到园子里的葡萄架下乘凉。

    园门外,有脚步声响起,她正要过去,却见李初九走进来,手里提了一个。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