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林小雅在辣文 > 96-深情男主

96-深情男主

 热门推荐:
    “和尚,别攥的这么紧,被别人看到我跟一个和尚有牵扯,我倒没什么,会笑话你六根不净的。”

    “阿弥陀佛,小雅,太康山对出家人的要求相对于宽松,和尚跟道士一样都是可以娶妻的,再说山路难行,我不拉着你万一摔倒了岂不麻烦。”

    “和尚,你都在红尘中打滚了这么久,能不能把你那句佛号给去了?”

    “身在红尘,心驻佛门,阿弥陀佛,小雅,你不会懂。”

    又一句她不会懂,这些男人怎的都这样!林小雅一手撩起粉色的丝绸长裙,一手被萧一然牵着,并排在山谷里缓缓而行。经过一条潺潺小溪,再往前走,有几棵菩提古树和一株弯曲的柏树,树下站着一名道士正在指挥十几个土著人给一栋即将落成的寺庙按上房梁。

    那道士看见林小雅走来,眼睛一亮,几步过来,把她抱起,抬眼,打量佳人,清秀典雅,端庄得体,与旁边一做饭的土著女子形成了云泥之别的差异。

    “明合德,快放我下来,这么多人看了会笑话的。”不知为什么,林小雅被他这么悬空抱起,感到一阵头昏恶心,急忙抱住他的膀臂求饶。

    明合德无视那些土著人的眼神,抱着她从原地消失,身影起起落落,来到来到一密集的林子里。

    林小雅被他放在地上,还未等站好,明合德像一只街的野兽对着她的唇吻了又吻,轻咬着她的柔滑小舌含弄了好久,才在她的推拒下放开,看见她唇角犹有一滴蜜液,俯过去,舔进自己的嘴里。

    “味道真甜,再给哥哥香一个。”

    “光天化日的,别闹了。”

    “林子严密,不会有人看见,就算有人看到,我杀了他就是,保管不让你被人议论。”

    “呸,刺客永远摆脱不了杀人的嗜好。”

    “小雅,你说过的,只要我帮和尚建一座寺庙就会加倍补偿。”明合德许多天没有亲近她了,抱一会儿,从体内升起了一团腾腾的的火焰,双手在她胸部揉捏,眼神低垂,透着责备:“你总是给他们开小灶,也该喂喂我?”

    林小雅低声道:“等回去找时间我一定补偿。”

    “回去?”明合德摇头,眼眸一片炽热:“回去多麻烦,这里天为被,地为床,是绝佳的偷情场所,你不是喜欢偷情带来的刺激吗?”

    尼玛偷情都偷出经验来了!林小雅只好含羞带怯的点点头:“别出声就行,也不准脱衣服。”

    不脱衣服多不过瘾!他附在她耳旁道:“只脱一半。”

    所谓的脱一半就是把她的衣服脱了,他只露出该露的部分,周围林荫茂密,周围花草有半人多高,把两人给遮挡起来。

    林小雅带着兴奋又紧张的情绪,俯身抓紧了前面的树杆,把身后全交给这个男人,感到一张湿热的唇从上到下亲吻自己的肌肤,伴随那双练武人的粗糙大手撩拨出一*震颤心弦的电流、她低低的娇吟,弓起了身子,欲罢不能。

    “好受不,要不要再吻一会儿?”他含糊不清的吻,舌尖撩入她的敏感,洁白的雪肤随着他的动作而颤抖。

    “嗯……可以了……给我……”林小雅咬着牙说出自己的需求,话音未完,他的灼热立即与她的空虚紧密连接,她叫了一声,紧紧攀住前面的树杆,臀部往后拱起……

    女子柔媚的胴-体与男子坚韧的健美体魄紧紧粘贴,磨擦激起一片惊天的骇浪。

    两人都陷入快乐和痛苦的交织当中。

    半个时辰后,林小雅全身酸软,跪趴在地面,明合德仍跪在后面奋进。

    “别要了,我已经不行了。”她低喘着回头,却被他吻住,他含着她舌尖,身子狠狠一个前挺,“啊!”终于在她嘴里大声吼出来,抱紧了她的腰,恨不得把她融进自己的体内。

    “小雅,我知道自己在心里的位置不如那样深,但只要能在这样静静的守着你就心满意足了。”

    林小雅脱离他的怀抱,爬了几步,换个姿势窝在他的身上,浅笑道:“以后我会尽量补偿你。”她明白亏待了他,但一颗心分不出太多的份,她总有累的时候。

    他立即笑了:“这话光是听着就浑身舒服。”

    她敲敲他的头:“我站不起来了,怎么办?”

    得到甜头的明合德神采奕奕,墨绿的眼眸像渲染了晚霞的一样色泽。捡起地上的衣裙给她穿好,道:“你什么都不用做,我抱你回去。”

    “想抱就抱吧,便宜你了。”

    林小雅不光是累,感觉都快散架了一样,头有些晕,胸口闷闷的,被抱起来后竟然失去了意识。

    明合德以为她睡着了,托着娇柔的身子,嘴角噙着蓬勃的笑容,步履轻快地出了林子,正好碰到迎面找来的萧一然。

    “你来晚了,和尚。”明合德像一只吃饱的猫,露出笑容。

    萧一然没有说话,皱着眉看了眼林小雅略显苍白的脸,忽的眼神凝重起来,伸手在她手腕上探了探脉搏。他只了解一点粗浅医术,诊不出什么症状,但她虚弱程度却能感觉到的。

    “怎么了,和尚?”明合德方觉得不太妙,急忙询问。

    明合德没有答话,在林小雅肩头拍了一下,喊道:“小雅!”见没有反应,又加大力度拍了拍,他心头一颤,眼眸朝明合德投去一道能杀死人的冰寒:“阿弥陀佛,明合德,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少说废话,赶紧回正一门。”

    明合德也慌神了,抱紧了怀中身子,一个转身,展开道门绝顶轻功,像一只大鸟般的往正一门方向如飞掠去。

    ………………

    林小雅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下午,眯着眼打量了周围,阳光阳光让她有些刺眼,急忙用手挡住。

    趴在床头假寐的李初九觉得有异,睁开眼睛,看到她醒转的样子,脸上呈现出狂喜,俯身抱了抱她,眼眶瞬间湿润了。

    林小雅有点不解,笑道:“我不过是睡了一觉,你怕什么?”

    李初九环着的动作异常轻柔,手上微一使劲,让她的脸贴着扑扑跳动的胸口:“小雅,是我忽略你了。”

    她竟然感到他非常紧张的情绪,但紧张什呢?纳闷的问:“你怎么了,初九哥?”

    “我以为你醒不过来了,小雅。”他坐在床头等了很久,不见她醒来,几乎有死去的心思。

    李初九脸色带着难掩的疲惫,昨日她一身衰弱的被明合德抱回来,诊断结果大大出乎他的意料,痛恨自己粗心之余,又恨不得剥了明合德的皮。

    “初九哥,我不是挺好的吗?”林小雅见他眼里竟布满了血丝,十分憔悴的样子,她怜惜的抬手抚摸他的眼角。

    不过是睡了一觉就急成这样,如果穿回去,从此天各一方呢?

    她心头一痛,竟不敢想下去。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