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林小雅在辣文 > 94-深情男主

94-深情男主

 热门推荐:
    李初九眼神暗了暗,神色略为迟疑。

    “如果为难就不要说了。”林小雅笑着抬皓腕在他眉间抚了抚,却没有抚平他皱在一起的眉头。

    “对你还有什么不想说的?”李初九抓住她的柔荑把玩,眼神里有些不可琢磨的飘忽:“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如果你想听我从头讲起吧!”

    林小雅抬起眸子静静的听着。

    “我真正身份是大华国王子,我的父亲曾经是贵为一时的皇太子身份。”

    林小雅撩起了惊讶的眸子,早知道他出身不简单,却没想到是这样。

    “你应该知道自古皇家争夺权力的惨烈,成王败寇,成功的人坐上那把椅子荣耀子孙,失败的人性命不保……父亲照比那些在争斗中悲惨死去的前人要幸运了些,九死一生之际被赶来的玉真子师父营救,后来到了正一门。只是父亲并不快乐,死前弥留之际一直睁着眼睛看我,好像要说什么。我知道他的心事,跪在床头,下了保证,说一定夺回属于他的权利。”

    李初九眼中透着一抹黯然,仿佛陷入回忆中。

    她静静听着,没有出声。

    “家族争斗失败后,我还在襁褓,被忠心的侍卫一路护送来到正一门。小雅,其实我并不稀罕权利,荣华富贵,高官厚禄对我来说不具任何诱惑力,因为向临终的父亲下过保证,才去了大华国,伪装成净过身的太监混进了皇宫……”

    长达十几年的时间,逐渐拥有自己的势力。

    就在一步步走到那个目标时候,她出现在他的身边,原来所有的一切都不及她的一根头发重要。

    为了跟她待在一起,他宁愿放弃江山,放弃那个争夺多年的椅子。

    “我觉得你不喜欢我坐上那把椅子,小雅。”

    “你是怎么猜到我心思的,初九哥。”她是有这个心思,但是不愿左右他的思想,从未提过,她不愿他做后悔的事情。

    “不论谁坐在那个椅子上都产生欲-望,即便不广纳后宫,但处在国家和爱人的利益上,难免会伤害到心爱的女子,小雅,你不明白朝政,到了抉择时候,百姓,朝臣和忠心耿耿的属下岂能不顾?”李初九叹息:“远的不提,单说我父亲之所以失败,就是因为娶了我母亲的缘故,放弃了对他皇权道路有利的宰相女儿。于是,母亲便成了人们眼中的祸水。”

    历史上最出名的有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唐朝的马嵬坡事变,女人是祸水由此而来!

    他不愿让她成为祸水,便要放弃了那把椅子。

    林小雅窝在他的胸膛上,默不作语。好久才道:“我想起了李承裕,他做了皇帝,为了巩固地位一定要放弃某些心愿吧!”

    如果李承裕够看重权利,会娶一个对他帝皇道路有好处的大臣女儿吗?

    “我不敢担保李初九会不会娶朝中大臣的女儿,不过他心的心是向着你的。”李初九微微一笑:“就算他放弃了你,还有我,有尉迟、和尚、明师弟,我们都是爱你的。”

    林小雅点了点头,想起李承裕略带忧郁的眼眸,心里微微迷茫。

    只是,他若变心,她回家的路更加遥遥无期了。

    “林子里太冷,当心感冒。”李初九拉过一条被子盖在她的身上,

    “初九哥,李承裕跟你都是大华国皇室,但你们的辈分是怎么论的?”林小雅幽幽的问道。

    他们是平辈吧,跟一对堂兄弟ooxx,算不算*。

    李初九面色沉郁:“我父亲跟他父亲属于叔侄关系,按辈分李承裕该管我叫一声叔叔。”

    呃,到底还是乱了。

    她在跟一对叔侄在ooxx,汗死了,怎么狗血剧情都能轮到她。

    “小雅,你想什么呢,为什么愁眉苦脸?”李初九的手在他细致的面颊缓缓抚摸,眼中柔情能把她融化。

    “我在想……”林小雅脸颊泛红,带着情意嗔了他一眼:“如果将来我生了你和李承裕的孩子,那孩子之间是兄弟相称,还是叔侄相称。”

    李初九凝重的想了想:“这个……还是叔侄相称比较好吧!”

    林小雅汗死,抬手捶打了他一下:“你还想我不够丢人是吗?”

    李初九脸上透着恶作剧表情:“如果叔侄相称,我的儿子就是长辈,可以随便修理李承裕的儿子,这样不是很好。”

    “不可以。”林小雅威胁的瞪视:“即使孩子们叔侄相称,也都是我生的,不准你动歪脑筋。”

    “嘴上说有什么用,你也该为我把孩子生下来才行。”

    林小雅声音低低的:“等我再来月事,会单独跟你一个人在一起。”

    李初九霎时开心起来,在唇上亲了亲:“今晚我们哪都不去,就留在树洞里。”

    林小雅反手抱住他,浅笑:“我喜欢这里,很是幽静呢,就我们两个,多好!”

    能在这样一个布满夜明珠光辉的树洞里跟所爱的男人相守,是她少女时期做的一个梦。

    正一门的地理条件很好,冬季不算冷,白昼气温大约十七八度,太阳一照,暖融融的。

    林小雅平常穿着一身轻软的雪白丝质长裙,遇到阴天外披一件毛绒披风便能够在户外溜达,天气晴好时候,披风也可以舍弃。

    走在林荫路上,呼吸着清新的空气,穿过一片林子,来到后山的温泉。

    温泉池不大,才几十平米,但是水质澄澈,水温适宜,用来沐浴最好不过。

    “明合德,你在这里守着,别让人进来,我想多洗会儿。”

    “大师兄下过命令,后山温泉归你一个人使用,别人是没胆子进去的,小雅,让我陪你一起进去洗吧,再说总得有人为你洗背是吧?”

    “不用了,我的背很干净。”

    “可是,我都十几天没跟你那啥过了,难道你不想?”明合德墨绿色眼眸闪亮如碧澄的水波,带着一抹期待,朝她凝望。

    “唉,明合德,我今天属于尉迟的,你不要坏了规矩,再说之前都分配好了的。”林小雅无奈,只好给他摆大道理。

    “定好的规矩早让你跟大师兄破坏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俩总跑进林子里偷吃,和尚去抓了好几次都无功而返。”明合德眼睛带着幽怨,好像她犯了多大罪过似的。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