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林小雅在辣文 > 92-深情男主

92-深情男主

 热门推荐:
    正说着,王老吉和姜守良带着会十几个正一门弟子进来。

    “师娘,可是这几个女奴欺负了您?”王老吉脸色有点发急,四个女奴是他做主买了来,还来不及教导规矩,就出现得罪师娘一事,叫他怎么有脸。

    林小雅扬了扬眉,淡笑道:“谅她还没本事欺负我,不过我想问一句,你可知道你买的女奴是什么来历?”

    王雪烟料不到林小雅的后台这么硬,觉得事情不太妙,两手攥紧了衣角,生怕被拖出去挨板子。

    “弟子不知,但请师娘明示。”王老吉瞅了几个女奴一眼,怎么都不像有特特殊来历。林小雅指着王雪烟,眉目舒展:“王姑娘,把你来历说给这位道长知道。”

    “我……我……”王雪烟讷讷的,脑袋昏昏一时反应不过来。

    “在主子面前,谁让你自称我的?”王老吉身后跑出一个道童,几步过去,照着王雪烟挥去一个嘴巴,啪的一声响过后,面颊留下一个手印。

    她面部本有缺陷,这一下肌肉扭曲,显得异常狰狞。心头愤怒悲愤更为强烈起来,自从抄家以来就在屈辱中度过,连一个卑贱的百姓都可以对她大声呵斥。从华国京城到南梁国,再到太康山,一直在卖来卖去。那些又老又丑的女人嫉妒她的美貌,憎恨她的才华,总是借故陷害她。

    她是穿越女主,是这个时代独一无二的,上天是眷顾穿越者的。

    说不定下一刻就有骑白马的王子来接她当王妃,就可以脱去这身破烂灰布道袍,从此穿丝绸,吃香喝辣,过着最优越的贵族生活。

    林小雅对于这位老乡生不出半点好感,如果易地而处,对方一定会做得更加决绝,更加残忍,在华国皇宫,不止一次化解对方带来的危险,对敌人不能手软,农夫与蛇的故事古人早就讲的明明白白。

    “既然王姑娘不肯说,那我就代替你说了吧!”林小雅眼眸慢慢澄澈,声音轻缓带着微微凛然:“王姑娘是大华国前宰相的女儿,被已故老皇帝册封为县主,聘为准太子妃。”转了头,面向王老吉,淡淡而笑:“王姑娘的身家地位均在我等小民之上,王老吉,你说把一个祖宗用来做我的丫鬟,不是折我的寿吗?”

    王老吉惊讶起来:“有这等事?”

    林小雅点了点头:“王宰相以贪赃枉法,聚众谋反罪名被抄家问斩,族中女人全被卖身为奴,我们的准太子妃几经转卖,流落到了正一门,说起来真让人同情。”侧了侧眸子,面向院内的一众弟子,带着疑问:“你们说,把这位高贵准太子妃安排我身边,是让她服侍我好,还是我服侍她好?”

    王老吉赶忙作揖:“师娘,请恕弟子不知之罪。”

    林小雅笑笑:“左右这几个女奴我是不敢要的,你们看着办吧!”虽然另外几个女孩无辜,但聚一起掐架的,不管有理没理,总是没脑的表现。

    王老吉搔了搔头发,侧头对姜守良道:“姜师弟,人是你选的,你看怎么办?”他把皮球踢出去,意思说不关我的事,人是你从人贩子那选的。

    姜守良性情耿直,不跟他一样,皱眉道:“山下的土著人玛朗老爹日前还托我给他四个儿子找个媳妇,因为家穷拿不起聘礼,不在乎美丑,说能下蛋的就行。”

    其意不言自明。

    但王雪烟可不是丑女人,姜守良这话简直是侮辱。

    土著男人对妻子要求格外严厉,虽然是兄弟合娶一妻,但是婚后严禁妻子跟他们以外的男人接触,基本是三从四德,生儿育女,做繁重的家务劳动。

    王雪烟登时崩溃下了,失去理智的大喊:“我不要做土著人的妻子,我要做贵妇人,要做高高在上的贵族,我是穿越女主,上天不允许你们这样对我。”

    王老吉的脸色登时不好,冷笑道:“就算你是皇太后栽在我的手里,也只有被我支配的命运。”喝了声:“来人,把这个女奴扔到柴房里绑起来,明天一早派人送到山下玛朗老爹家里。”

    姜守良早露出不耐烦,立即指挥两个弟子过去把王雪烟粗暴的往外拖。

    “我不甘心,我是穿越女主,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能写诗,能填词,我才华横溢……”王雪烟边挣扎,边尖叫:“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又疑瑶台镜,飞在青云端。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两个弟子被王雪烟一顿吟诗搞愣了,竟然被挣开束缚。

    林小雅冷冷地望着那两个弟子:“挺大的男人连个女奴都制服不了,留在正一门明摆着浪费粮食,不如我明个回禀掌舵大人请你们回乡可好?”

    王老吉也呵斥起来:“没用的东西,要你们何用。”

    两个弟子着急起来,忙说着不敢,一左一右抓着王雪烟的手臂往门外拖去。

    王雪烟气得脸变了形,手脚并用往死的扭动、踢打,狠狠地瞪着林小雅,眼珠如突出来一般,尖声喊着:“我知道了,是你这个贱货嫉妒我的美貌,想整死我对不对,我告诉你,你在做梦,我是穿越女主,我知道你们永远都不懂的知识,我一定会出人头地,一定要报仇。”

    王老吉生怕这番话传到师父耳朵里,自己跟着受罚,骂道:“没用的东西,任她在那放肆,就不能封了她的嘴巴。”

    一个弟子忙从地上抓起一把泥土,扒开王雪烟的嘴,将泥土塞进入。

    呜呜的咒骂还在继续,只是愈来愈远。

    院内静了下来。

    林小雅指了指另外三个女奴:“她们想走、想留、亦或是想嫁人,征求她们意见安排吧!”对于跟自己没有利益冲突的人不妨网开一面,毕竟做好事是积阴德的。

    “师娘放心,弟子明白。”

    王老吉忙躬身答应着。

    “和尚,跟我回去。”林小雅拉了萧一然的手往院子外走。

    刚出了院门,一个钢铸铁浇的高大男人挡在面前,却是李初九。

    “小雅,对付那种女人一刀砍了完事,何必麻烦?”

    “初九哥,你就知道杀人,难道没人告诉你对待女人要温柔吗?”林小雅清浅的发笑,杀害老乡的事她做不来,王雪烟的命运早有定数,用不着她的手沾上血腥。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