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林小雅在辣文 > 91-深情男主

91-深情男主

 热门推荐:
    她细听那声音,大概是由于某个女孩子帮助一位师兄往正房客厅里送了一碗鸡肉粥,引起其他的女孩嫉妒,明里暗里冷嘲热讽,什么不知廉耻,使出狐媚子手段攀高云云。

    女人总是这样啊,为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能吵起来,心眼儿跟针鼻一样小。

    “阿弥陀佛,小雅,我跟你说件事。”萧一然手里捧了几卷经书,从园子外面进来。

    林小雅转过身,指了指声音来源:“和尚,你的事等会儿再说。我记得正一门向来只收男弟子,何时来了女人,还吵的不可开交?”

    萧一然听了会儿:“可能是王老吉在长河镇买的四个女奴,昨个回来被道士们随便安置在偏院了。”

    林小雅这才想起买女奴的事,王老吉提过,她竟给忘了。

    “那四个女奴跟随队伍一起来的正一门?”她怎么不知道。

    “我听王老吉嘀咕过,昨日把女奴安排在拉杂货的马车里带回了正一门,因为有个女子性子不好总是起纷争,王老吉来了气把她们丢给门户中的仆役弟子去管。之所以安排在偏院,可能因为是你的丫鬟,就近侍奉吧!”

    “要这些祖宗侍奉,还不得短寿十年,能打发就就打发了,整日这么听着她们掐架都会要了命的。”

    两人穿过一片茂林修竹,掐架声被一面墙隔开,旁有个角门,一前一后走过去。

    当看到院子里情景,林小雅心头微微一震,院内有四个女孩,一个年龄较大的把一个瘦弱女孩堵到墙角里,长长的指甲在女孩肌肤狠狠掐着,那女孩嘴里被塞了手帕,痛的满脸清白,却只能发出哽咽。

    林小雅看不下去,呵斥道:“你们这是做什么,还有没有礼法?”

    院内喧哗静了下来,女奴们看来人的衣着样式,明白是不能得罪的贵人,慌张见礼。

    只有王雪烟看到萧一然时候,仿若见到了亲人一样兴奋的跳起来。

    林小雅做梦也没想到这为昔日准太子妃会在正一门,眼见四个女奴梳着道髻,瘦小的穿着宽大的灰布道袍,显得不伦不类。门户中只有仆役弟子才穿这种衣服。正牌弟子都穿蓝白相间的绸缎料子,飘飘逸逸,离远一看直如神仙降临。

    林小雅被这位老乡突然冒出来,顿时惊讶的说不话来。

    “大师,奴家又见到你了。”王雪烟恍若见到亲人一样,拾起宽大的袍子跑过来,施了一礼,展开倾城一笑。

    只要她不做过重的表情,这张脸还非常美的。

    萧一然自从去年菩提寺后再没见过她,眼见一个瘦骨嶙峋的小道姑跑过来,怔了怔,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施主,贫僧认识你吗?”

    王雪烟露出受伤的表情,仍然笑着:“大师不记得我了,京城菩提寺里我还作为您的信徒,受过点化来着,可惜我家后来遭了劫难,大师……”

    王雪烟一双眼眸开始往萧一然身上放电。

    “大师,看在咱们有过交情的份上,请大师赎了奴家吧,今后奴家为你端茶倒水,收拾房间,当个贴身的小丫鬟都行。”

    “什么叫有交情?”萧一然眉目淡淡,打了个稽首:“女施主不要乱说话,出家人要丫鬟作甚?”

    “大师你好狠的心。”王雪烟哀哀怨怨,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奴家正在受苦,请求予以援手相救,大师慈悲为怀,都说佛渡有缘人,奴家跟大师的缘分是一早注定的,现在受苦受难,难道就忍心看着不管。”

    萧一然低首敛眉:“南无阿弥陀佛,施主可以多看《楞严经》金刚经》《大般涅磐经》《法华经》《地藏菩萨本愿经》《圆觉经》《楞伽经》《净土诸经》,每日睡前咏叹一百声佛号,日久天长心灵自会得到救赎。”

    他越说,王雪烟脸色越绿。

    呃,林小雅作为一个听众,这会儿觉得和尚其实满腹黑的。上前推了推,嘲笑道:“和尚,你在道门传授佛家精神,不是抢正一门弟子的饭碗吗?”

    “阿弥陀佛,小雅,你说的不错,我正想在正一门山下建一所寺庙,招揽信徒,赚点香油钱养活自己。”

    林小雅觉得他的话挺雷人的,先不说在道教的地界建和尚庙行不通,信徒们都信惯了道法,会情意改变信仰吗?再说建庙宇的钱从哪儿出。

    “和尚,建庙宇的事以后再说吧!”

    王雪烟还不知道林小雅在正一门的身份,见自己的话被打断,早气得脸色铁青,面部肌肉又开始变形,急忙微微一笑“一然大师是我的老朋友,若想建造庙宇,我自有办法帮助他,这位林姑娘,现在没你的事,随便打搅别人谈话,你可知道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林小雅撩起眼眸把王雪烟看了几眼,抬手朝院内一个小女奴招招手:“你去园子外面把王老吉和姜守良找来。”

    姜守良是姜师弟,那日在长河镇买人就有他一个。

    “奴婢遵命。”

    林小雅绕开王雪烟,来到先前被打的小女奴身边,撩起她手臂上的袖子,肌肤上全是被掐过的指痕。不禁恼怒,尼玛都落魄到这种程度了,还没嚣张至此。眼神带着凛色,瞪视着罪魁祸首:“王姑娘,正一门不是你的宰相府,再敢跋扈立刻给我滚出去。”

    王雪烟变色变了变,想到形势比人强,只要忍住:“奴婢在教训不懂事的小女奴,劳驾姑娘费心了。”

    林小雅更不爱听这话,都是穿来的人,一口一个女奴,你前世还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阿弥陀佛,小雅,不要跟这种人生气,自有人会教训她。”

    萧一然温柔的话在她耳旁响着,她抬头看了他一样,笑了笑:“和尚,如果你一定要赚几个香油钱,就先普及佛法,让众生感到佛法的好处,时机一到,自会有信徒捐银子为你建造一座佛寺。

    萧一然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我也是这么想的。”

    “不过要离正一门远点,唱对台戏可不好。”

    “那是自然。”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