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林小雅在辣文 > 88-深情男主

88-深情男主

 热门推荐:
    林小雅停住脚步,凝目回望,栅栏的不停的喊叫女子不是王雪烟是谁?却见她发如稻草,皮肤蜡黄,骨瘦如柴,远远一看竟像一具骷髅般的瘆人,哪有昔日京城第一美人的样子。

    尉迟博也认出来了,面上波澜不惊,拉着林小雅:“别理那个女人了,我们再逛一会儿就回客栈,要是回去晚了李初九该以为我们私奔了。”

    林小雅却站着不动,心头感叹不是每个穿越者都能混成人上之人,以前还担心王雪烟给自己带来灾难,现在看来是多余了。

    基于《肉山脯林》剧情,文案上的内容介绍,女配王雪烟结局是不怎么好,不过这怪谁呢。

    “小雅心软了,想买下她不成?”尉迟博明若朗星的眸子淡淡而笑。

    “不是,你不懂。”林小雅笑了笑,跟随他的步伐往街头走去,。

    对于那位老乡是有些同情心里,但怎么也不可能把那么个极品弄到身边来,所谓一山难容二虎,穿越者的心思也如此。

    “不是就好,想起当初王雪烟对我下药,真恨不得食其肉,现在看到她落魄至此,这心情真觉得爽。”尉迟博淡淡而笑,嘴角优雅的勾了勾:“不过又一想,幸好被她下药了才得以认识你,不幸中的大幸,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还得感谢她呢。”

    林小雅想琉璎河畔的小木屋被他强制着发生关系,可笑自己还把他当成了李初九,关山阻隔,最终在南疆战场会面。

    尉迟博也在想着那个画面,当时他抱起她的激动心情。

    就在两人离开没多久,贩奴隶的栅栏旁来了一群道士,看妆扮就是名闻天下的正一门弟子。

    为首是一名二十几岁斯文男子,如果林小雅在跟前一定认出来他李初九的记名徒弟王老吉。

    “姜师弟,你说咱们是给师娘买随身丫鬟来的,但你瞅瞅这些女奴哪儿像侍候人的样?”王老吉看了一眼栅栏里的那些人一眼,皱起眉头,侧头师弟埋怨。

    “先买几个女奴回去再说,要是不听话就打板子,我就不信有不怕死的。”姜师弟神色冷冷的出主意。

    正一门除了厨房有几个粗使婆子,剩下的是满门男子,眼看回到门户,师娘那么一个娇滴滴的女人连个递茶、扇扇子的丫鬟都没有。

    弟子们出于好心,今早大伙一合计,凑够了银子,就上街买人来了。

    王老吉往栅栏里打量一遍,他对医术药理有心得,对买人的学问半点不懂。

    “我对买女奴实在不在行,姜师弟,你出身大户人家,接触过不少丫鬟婆子,懂得一些门道,不如过去挑几个表象顺眼,性子和顺的,带回客栈让大伙考查,要是不行再转手卖了。”

    “师兄,我晓得了。”

    姜师弟来到栅栏前,往栅栏里逐个打量着。

    人贩子见多识广,看到是正一门道士,存了巴结心思,点头哈腰上前:“我这里有好些新鲜货,没被男人碰过,还有几个会吟诗,唱曲,床上本事也好,保管公子爷看着喜欢。”

    姜师弟瞪了人贩子一眼:“你不是说了没被男人碰过,怎么还说床上本事好?难不成你这里都是勾栏院领出来的姐儿?”

    人贩子往自己脸上打了巴掌,嘿嘿笑道:“口误,口误,小的这里是一个从勾栏院领来的婊-子,但给小人十个胆子也不敢把她带到公子面前。”

    “这还像句人话,你给爷挑出四个表象好看,性子和顺,能上台面的,价钱不是问题,只要货好就成。”

    “公子爷,您放心,小的这就给您挑去,我这人实诚,挑出的货保您满意。”

    笼子里一片腥臭,到处都是畏缩的身体和惊恐的眼睛,但看见正一门道士,过早就明白世事艰难使得心下暗暗欢喜,表情顿时都轻松了起来,女奴们拼命往前挤,希望自己是被买走的那个。

    王雪烟红了眼睛,自从被抄家之后苦日子把她一颗骄傲的心折磨的荡然无存。但她不甘心,穿越者都该过着有车有房,衣食无忧的好生活,而且她差点当了大华国皇后,现在落魄是时运不济,只要争取就会好的。

    她疯了一样往前挤,用着沙哑的声调大喊:“我会吟诗,我会作词,我可以帮主人抄写佛经,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两个黄丽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

    王雪烟这番闹腾还挺管用,人贩子也觉得她是块好料,一把抓住带出栅栏,另外又找了三名看似性子和顺的女奴。

    “公子爷,你看这四个,都是小人这样最好的,模样标致,还会念诗,写字,你一定喜欢。”

    四个女子面色绯红,眼睛乌溜溜的望着即将成为她们主人的道士,带着几分害怕,又带着几分期许的讨好。王雪烟知道自己脸部的缺陷,摆出了当初准太子妃的姿态。

    姜师弟瞅了几眼,皱了下眉,指着最前面的一个问:“你叫什么名字?”

    他越看越不舒服,他是买佣人回去的,又不买小姐,怎么看着这个女奴比自己家师娘还高端。

    “回公子的话,奴婢王雪烟。”王雪烟以为脱离苦难了,又可以回复穿越女主身份,表情柔弱的,目光含情望着年轻的道士。

    一副狐狸精的表象!姜师弟脸色厌恶,想到了老父新纳的小妾,害死老娘,搞得家里鸡犬不宁,他呆不下去了,才来到正一门当了记名弟子。

    姜指了指人贩子,刚要说换人,可这时,街上跑来一个人,还没到就开喊:“不好了,师娘不见了,舵主下令我们全城寻找。”

    “师娘怎会不见了?”

    王老吉一听就慌了,丢给人贩子一张银票,指挥两名师弟带着四个小女奴先回客栈,将剩下的人分成十几拨,开始全城大收索。

    且说林小雅在尉迟博的陪同下连整条街都没逛完,就被王老吉带着一群弟子找到。无可奈何随着他们回到客栈,老远就看见李初九和萧一然站在大门口神情紧张的遥望。

    李初九一把将她拉住,气急败坏,“你跑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我已经找了很久,你急死多少人了知不知道?”

    她出去总共没有多少时间,能急死的多少人?林小雅拉着他的手:“初九哥,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有尉迟跟着还能出事?”

    李初九皱着浓密的双眉:“我担心他带你私奔,又不是第一次了?”

    “阿弥陀佛,小雅,我也担心你被他掳走。”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