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林小雅在辣文 > 86-深情男主

86-深情男主

 热门推荐:
    林小雅觉得场面严肃起来,想里开李初九怀抱,动了动身,传来他低沉的阻止:“听话,别乱动,待会儿还要吃饭,昨夜辛苦了一夜,今天睡到晌午头还饿着呢。”

    林小雅怨念的目光盯了他一眼,心道当着尉迟博和萧一然的面你怎么好意思说出来。

    李初九目光绕过窗口,对外面守卫的弟子们沉声道:“厨房的膳食好了没,赶紧端进来。”

    窗外声音恭恭敬敬地回应:“应该好了,弟子这就瞅瞅去。”

    李初九目光落下二男身上,才冷冷的道:“那个长久以来的梦想来你们也清楚。”见他们点头,他脸色沉了沉:“既是有了协议,不放说来听听。”

    萧一然咳嗽一声:“阿弥陀佛……”

    萧一然正要说话,尉迟博上前一步,止住他的话头:“让我先说。”

    李初九面上冰冷:“你们到底谁先说?”

    “我先说。”尉迟博一双黑曜石的眼眸透着凛然之色:“管理家庭就想治理国家一样,有了法律制度才能使得一个国家兴旺,反之这样的国家就离灭亡不远了,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可见规矩是不可少了。”

    李初九冷着脸耐心地等他把这段废话说完绕到重点上去。

    “所以作为这个家庭的一份子,我的责任就是制定规矩,不能随随便便地把小雅当成玩具给玩废了。不然的话……”

    “咳咳咳……”林小雅咳嗽了一声:“尉迟,你别乱说行不行,什么叫把我给玩废了?”

    正好这时弟子们把膳食端进来,林小雅见李初九打算抱她到餐桌旁,趁他给自己穿鞋的空当,急忙挣脱,笑嘻嘻的跑开,到了桌边,端起一碗梗米粥吃了几口。

    “阿弥陀佛,小雅,昨晚你说寺院的斋菜好吃,这些膳食是我让寺院僧人做的。”

    林小雅抿嘴道:“寺院僧人不守规矩,居然偷肉吃,不怕菩萨怪罪吗?”她尝出了梗米粥有鲫鱼的味道。

    萧一然唇角笑了笑:“金光寺僧人信奉小乘佛法,对吃的规定不甚严格。”

    林小雅对小乘佛教、大乘佛教一窍不通,懒得问了,不过寺院的膳食确是很好吃。

    她在这边吃得香,三个男人在那边商量的不可开交。

    “李舵主,既然你知道那个梦境,就该明白小雅不属于你一个人。”

    “阿弥陀佛,尉迟将军的话也是贫僧所想,我们这些男人跟小雅综合起来算是一个完整的家庭,那就该拿出管理家庭的方法,选出一家之主和家规。”

    “你们有什么好主意。”

    正午的光线从窗口照射进来,铺设在几人身上,空气里波动着一种男人之间的暗流,仿若晒场上的剑客彼此用眼睛打量着争夺有力的机会随时把对方撂倒。

    林小雅注目了一眼,便聪明的收回视线。

    尉迟博的声音清冽的响起:“我建议每个人有五日陪伴小雅的机会,之后众人轮流陪伴,但是小雅也要有独自休息时间,她也需要休息五日,至于家主人选则是有德者居之,要由大伙选出来才算合格。”

    萧一然“阿弥陀佛”打了个稽首:“贫僧觉得尉迟将军言之有理,李舵主接受吧!”

    李初九眼中光芒忽明忽暗,蓦地精光一闪,淡淡的说道:“我认为这样分配不太合理。”

    尉迟博绝美的面庞勾勒出冷笑:“李舵主,你想怎样?”

    李初九面色淡淡,眼底却有一抹诡异的笑:“你们都清楚那个梦,应该知道不止我们三个男人,还有两个才对。”见他们都默然了,他又道:“我的意思是,每人陪小雅四日,一个月三十天时间用去二十天,剩下的十天归小雅自行调配。是要谁陪伴,还是休息都随她的意愿。”

    尉迟博猛地想起林小雅的月事虽说是三月一周期,却是在二十几号,上次她月事还休息了十几天。

    “好,我答应,每月的后十天留给小雅自行调配。”

    李初九调整了一下坐姿,双臂抱肩,眼中笑意一闪而逝:“一号到四号是我陪小雅,算今晚我还有三天时间,不过鉴于还有两个没到场的家伙,算我吃亏点,我六天,你们两个各自七天好了。”

    尉迟博狭长的凤目透着一抹不相信:“李舵主竟然选择吃亏,不过就算你大公无私,这家主的位置也不能由你来做。”

    李初九笑了笑:“选举多麻烦,不如看谁跟小雅生了第一个孩子,谁就是家主。”

    不是吧,这么无耻的条件都得提得出来!!

    林小雅正在吃茶水,差点呛到了,她跟李初九谈过女人排卵期学问,要说他们之中谁最有机会做父亲,她毫不犹豫认为是李初九。

    知法犯法,原来古人就懂得利用科学技术做坏事了。

    “阿弥陀佛,就算小雅怀孕,李舵主怎么认为一定是你的血脉?”萧一然郁闷的问。

    尉迟博也觉得奇怪。

    “山人自有办法。”李初九胸有成竹。

    尉迟博跟萧一然对视了一眼。

    “好,就这样分配。”

    三个男人终于达成一致。

    “今天仍是我陪伴的小雅的时间。”李初九带着成功的喜悦走到林小雅跟前,抱她抱到怀里,拈了一条手帕擦去她唇角的水渍,微笑道:“小雅,你认为这样分配合理不?”

    他把她的危险期腾出来,就是让几个家伙失去做父亲权利,期间只要他跟她嘿咻几次,家主和父亲权利一箭双雕。李初九暗中嘿嘿直笑,谁说鱼和熊掌不能兼得?

    林小雅唇角勾起一丝淡若柳丝的笑容:“初九哥大公无私,情愿自己少要一天,也要大伙满意,妹妹无比钦佩,心悦诚服。”

    心里却鄙夷的很,大哥你就不觉得良心不安吗?

    李初九志得意满的笑了笑,捡起筷子夹了一块笋干放在林小雅嘴里,自己也夹了一块吃了,觉得非常美味。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