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林小雅在辣文 > 85-深情男主

85-深情男主

 热门推荐:
    “师父放心,弟子一定尽力。”那弟子躬身施了个礼,坐在床头,伸出而指搭在林小雅的手腕上。

    李初九见她脸色不好,不禁忧虑,拍拍她的肩安慰:“王老吉是师父代我收下的弟子,医术很好的,乖,躺下来让他好好把脉。”

    王老吉!“噗!”林小雅想起了那个有名的凉茶,忍俊不住笑了出来,觉得这位正一门弟子亲切多了,手腕平伸,让他把脉,斜睇了一眼李初九:“初九哥,我喝了,你去倒一杯茶可好?”

    李初九应了声,转身去倒茶,林小雅趁这工夫朝王老吉使眼色,用口型说了句:“我没病!”然后使出威胁的眼神。

    王老吉怔了怔,手指在她碗上把了会儿,已经心里有数,但该怎么说才好,如果说没病,师父一定不信,若说有病,想起师娘威胁眼神,又觉得不好得罪。左思右想,竟是为难了。

    尉迟博和萧一然不知道今早详情,都申请凝重的望着。

    “诊出的效果怎样?”李初九端了一杯茶过来,放在唇边试了试,觉得温度正好,扶着林小雅坐起来喂水给她喝。

    尼玛连喝水的权利都被剥夺了,若吃苦药不是更惨!林小雅喝完了心里吐槽。

    “师父,容弟子禀告。”王老吉拱拱手,斟酌了会儿,道:“师娘身子虚弱了些……”

    昨夜被你师父按着索要了一宿还有不虚弱的!想到作为长辈不适合开这样的玩笑,林小雅只好噤声不语冒充病秧子。

    李初九却是认真了,皱眉道:“把你知道的调理方法好好整理一遍,挑出最有效的,若做的好,我让你进入本门医药堂成为核心弟子。”

    正一门医药堂只有苦学多年的成手弟子才有资格进入,王老吉是拜师几个月的新弟子一枚,还是记名弟子身份,对医药堂可说是持遥望目光。闻言满脸喜色,可是眼神一转,收到林小雅的警告眼神,心里苦笑,师父师娘都不能得罪,深吸一口气:“师娘身子骨还好,但有点气虚乏力迹象,想师娘康复不是看弟子怎么医,而是看师父怎么对待师娘……”

    他话说了半截,但有耳朵的都听明白了,是李初九纵-欲过度伤了她的身子。

    尉迟博和萧一然都怒了,互相使个眼色,一前一后走到院子里商量对付李初九的办法去了。

    林小雅拉了下罪魁祸首的胳膊,指甲使劲掐了掐,水眸递过去一道信息:都怨你了,下次要收敛些。

    李初九想到昨晚舒服了一宿,惬意飞上了眉梢,拍拍她的手背,用中指点了点,意思说你放心今晚一定不多要。

    “你开个补身子的药方,然后去药铺抓药,尽量找些人参、茯苓之类的好药,年份越多越好哪去厨房熬了。”

    王老吉期期艾艾道:“师父,现在是荒山野岭,没有药铺。”

    李初九眉目肃然,语气严厉起来:“不是有银子嘛,想办法去。”

    “是,师父!”

    太强人所难了!王老吉用手扶额退出去。

    卧室安静了、。

    林小雅浅笑着,眸子却透着一抹嘲笑:“初九哥,你几百辈子没见过女人了,人说跑腿三年,母猪赛貂蝉,咱们分开好像才几个月吧?”

    李初九坐在床头,把她托起抱到自己的腿上,眼中是宠溺,是无奈:“离开你这么久,每个夜晚都是思念中度过,小雅,你不会明白。”

    她不在身边那些日子,他这辈子都不愿再经历一次。

    林小雅把头倚在他的肩上,慢悠悠叹道:“初九哥,难为你了。”她心里盈满了感动,想说跟他一起长长久久的话,可是一想到梦中满面憔悴的老爸老妈,怎么也说不下去。

    李初九静默了片刻:“昨晚是我做的不够好,我发誓今后一定会节制。”

    林小雅对上他的视线,抿嘴道:“我们都还年轻力壮,每天多要几次没事的,等几十年以后就怕有心也无力。”

    他用指肚轻滑她细腻的面颊,责备道:“你在质疑我的能力,别说几十年以后,就算七老八十,我照样能一宿十次。”

    难道他昨晚要了十次!林小雅惊骇起来,昨晚他要多少次委实不甚清楚,但前半夜四、五次之多,后半夜她累了,困了,倦了,睡得迷迷糊糊偶尔一抬眼看见他还压在身上嘿咻,应该不少于十次才对。

    她担心起来,以前看网络新闻,有个diao丝男费很大劲交了个女朋友,每日狂干,终于某夜七次之后,体力不支,精尽人亡,变成了一具尸体。

    “怎么脸色又不好了?”李初九把手指搭在她的腕脉上,脸色呈现犹疑,“要不我再叫王老吉进来为你瞅瞅。”

    “以后只许一天一次,听见了没?”林小雅拨开他的手,语气有点不好:“你这样不懂节制,会得马上风的知不知道?”

    “你认为你男人这般没用,还马上风,亏你说得出来?”李初九哑然失笑,两手来到她的胸部微微用力掐了掐:“它们这么诱人,你让我只要一次怎么行?”

    林小雅忽视那双手带来的酥麻,斥道:“只许你要一次,多了不行。”

    李初九轻轻撩开她的衣襟,对着一颗嫣红的蓓蕾咬了几下,吐出来,再把衣襟整理好,深深吸了口气:“双号要两次,单号要一次,这样行吧!”

    他是不想她太辛苦,才妥协的。

    林小雅想了想:“嗯,可以接受。”

    哪知,这时候门口响起一个声音:“我们不接受。”

    话音刚落,进来两个人,前面的是尉迟博,后面是萧一然,双双一脸凝重的走进卧室。

    “刚才在院子里我跟和尚商量了一个协议,觉得对谁都有好处。”

    “阿弥陀佛,贫僧也觉得应该有个制约才行,小雅不是你一个人的,我也有份。”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