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林小雅在辣文 > 81-深情男主

81-深情男主

 热门推荐:
    “阿弥陀佛,先让你高兴一晚,明天小雅归贫僧所有。”萧一然墨瞳透过丝丝醋意,转身离开房间。

    “色僧很不情愿呢!”尉迟博讥诮了句,回身看见林小雅躺了床上,抱着她往里挪了挪,微笑道:“给为夫让个位置。”

    他脱了衣服,躺外侧,随手拉上帐幔,不知有意无意,没有吹熄案上烛火。双手缓缓动着,把睡衣剥离了她身子,要不是隔壁闹了这出幺蛾子,他早跟她缠绵上了。

    黑暗中,林小雅一双水眸望着他:“尉迟,你说王雪烟怎么混到这份上?”

    尉迟博把她抱到怀里,轻轻揉着绵软胸部:“可能被朝廷抄家了,男砍头或流放,女卖为身为奴。”

    林小雅摇了摇头:“不是有个看热闹说闵京见过王雪烟吗?说她是勾栏院姐儿,可是怎么可能去了那种地方。”

    “我小雅。”尉迟博莞尔:“王家权势滔天,很可能被当权者记恨,一旦家破,卖身为奴,但凡有脑子谁敢买罪臣家属回去,被有心人知道奏上一本安个谋反罪名那还了得。王雪烟除了当姐儿没别路子,便是一般妓院也未必有胆子买,南梁国买主似乎不存这个顾略,所以才买了她回到闵京。”

    “可她还是逃了,跟三个美男一起逃来太康山。”

    “因为太康山自由,能让她名正言顺有很多男人而不被指责。”

    “这么说王家真完了?”林小雅仍有点意外,大华国老皇帝对王淑妃宠爱紧,难道为了铲除王家人连小老婆不顾了。

    “很可能,我华国京城派了些暗探,得到了一些秘闻,李承裕这个太子别看当得憋屈,但他大权握,朝臣们挺顾忌,再有李初九这样能人帮衬,不扳倒王家几乎不可能。”

    尉迟博对李初九神秘身份猜不透,只觉上是个很特殊宦官,但由于保密本事做得太好,又有一大批忠心耿耿属下。说来也怪,李初九看人极准,凡是跟他卖命人无一不往死效忠。

    林小雅枕着他手臂,一条纤长美腿跨他大腿上,慢悠悠道:“我上次还跟李承裕提过王家人,问他怎么不动手,这才过多久就解决麻烦了。”

    尉迟博抓着她那条美腿跨自己腰上,另一手她腿间缓缓扭捏,传来她轻喘,指尖往里一探,整根进入,她“嗯!”了声,连忙夹住。

    他一边她体内玩弄,一边发出低沉语调:“从太康山到华国京城八百里加急也要跑上一个月,李承裕很可能京城有信赖大臣,用书信联络,时机一到扳倒王家。”

    “用心点……”林小雅被他指尖带来愉悦酥麻了全身,幸福要死过去,眼前似乎有星星闪耀,她需要一个点,需要他加速度,“尉迟,再……再加一根手指。”她咬牙催促着,从唇间溢出一阵压抑哼吟。

    尉迟博却跪到她腿间,掰开纤长两腿,用灼热代替了手指。

    “啊!”她喊了声,急忙闭住嘴巴,这里是客栈,王雪烟撕心裂肺呻``吟犹耳旁,很不愿像她那样被没口德人成为茶余饭后议论话题。

    尉迟博轻吻她唇:“不用怕,管喊出来,东面隔壁现空了,西面隔壁和尚住着,他不会笑话你。”

    林小雅喘息着:“我……我怕和尚听到受不了。”他已经半个月没跟她那个了,听到她这里上演春-宫图还不得欲``火焚身。

    尉迟博很没良心笑了笑:“那不是好。”

    明天过后就轮到他当苦行僧了,说实话,这段日子他才跟她做过几次,因为她来月事了。

    别女人月事才几天,她月事期间前后却要休息十几天,真是怪,幸好她三个月来一次,不然亏大了。

    身下胴`体似乎到了,全身都泛着颤栗,小嘴咬住他肩,十分痛苦样子。他感到自己被瞬间夹紧,明白这是她巅峰到来征兆。

    蓦然,尉迟博深深地一记戳刺,紧紧抱住了她,狂热气息全吐她耳侧,“啊!”他喊着,她身奔腾出愉悦。

    她媚眼如丝望着,巅峰身子还微微颤抖。

    他拿着毛巾墙边水盆里浸了水,回来把她擦干净,再清理自己。完毕,躺她身边,重搂她入怀:“小雅,关于那个梦境想来你也清楚,五个男子,谁都不能少,我明白不能与天抗争,不过现不着急,将来事让将来说话,我要享受眼前。”

    正因为那个梦,他才允许和尚留下。李承裕与他战场上争斗了多年,对于这个敌人他恼恨之中存着一份尊重,但不能太便宜他,也许将来会接纳他,但过程上一定不轻松。否则,他这个大梁广宁候不是白当了。

    “尉迟,我觉得你很腹黑。”林小雅脸上透着淡淡红晕,仍没从刚才巅峰中恢复情绪。

    “上位呆得久了,不玩点心眼会被敌人吃骨头都不剩,小雅,朝堂上争斗就跟后宫女人争宠是一个道理,如果你不害别人,死先是自己。”

    尉迟博话若有深意,她想起自己另一个身份,也许将来能成为大华国皇后,李承裕可能为了她放弃六宫吗?如果不放弃,众多女人争夺一个丈夫,以自己性情一定避之惟恐不及,那先死会不会是自己。

    林小雅转开头,眼中有淡淡漠然:“其实我不想要土著人那样一妻多夫婚姻形式。”她只想要一个丈夫,其他男人都当情夫好了。

    李承裕抬手掠着她耳侧发丝,深邃瞳眸透着情愫:“我明白,其实当皇后远没有当个自由幸福,你就当我广宁候府少夫人岂不是好,身份不高不低,正合适。”

    南梁广宁候位极人臣,大臣没有不巴结,连皇帝都存着一份敬意,他竟说不高不低?李初九高大挺拔身影眼前晃了皇,她微微摇头,打了个哈欠:“这件事以后再说,我困了。”

    尉迟博往木格窗子瞅了眼,透过窗帘外面仍然昏暗着,但已经升起了一丝微白。

    “好了,赶紧睡吧!”他抬手往案上弹去一道劲风,烛光遇风即灭。

    d*^_^*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