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林小雅在辣文 > 78-深情男主

78-深情男主

 热门推荐:
    萧一然抱着林小雅翻了个身,压她身上,分开纤长两腿……

    她叫了声,立刻用腿勾住他脖颈,闭上眼睛,感受着他给她每一次律动,让她徜徉他激情中,不能自拔。

    体内爆炸似饱胀感让她发出一声接着一声低喊。

    粗喘着,额间很见了汗珠。

    一张温润唇微微颤抖覆盖下来,似粘似分麻酥,她以为是和尚,可是那人带着疼惜和怜爱,很温柔轻吻。她睁开眸子,尉迟博绝美容颜映入眼帘,他跪她头侧,那双黑曜石一样眼瞳倒映她不着寸缕身子。

    她望着他眼中倒影,有点羞涩,托起他一只手放自己胸部,他用整个手掌覆盖,微一用力将它捏得变形。

    这时跪腿间和尚用力一顶……她“啊!”喊了出来,竟然这一刻被推上云端,全身汗如雨下,抱紧跪着耳侧尉迟博,全身不可抑制抖索着,连挂和尚脖颈双腿都突突直抖。

    下一个动作,林小雅被翻了过来,跪趴着,抱着身前尉迟博,用嘴亲吻着他肌肤,渐渐下移……吻地他满身情-意,狠狠抱住她头,往前移动身体。

    “呜呜……”又一次被和尚推上峰顶,林小雅颤栗过后全身绷直,抱紧了尉迟博,连喘息都艰难起来。

    萧一然放开对林小雅控制,涨红脸,大口大口喘息,疯狂眼神,激动样子,久久没缓过来。

    “小雅,还想要吗?”尉迟博爱抚地掠过她长发,温柔眼底带着一抹狂野。

    “我没力气,起不来了。”林小雅气若柔丝说了句,感到身子被抱起来,跨坐他腿上。

    致死命乐如脱缰野马般袭击着他,一阵彷佛雷击般战栗从尉迟博腹部深处爆炸开来,迅速地掳获他全副心神……伸手托着过她后颈,狠狠地吻住了她柔嫩红肿唇瓣,疯狂地搅拌吸-吮,发泄那致命愉悦。

    经过了爱情滋润,人确实是不一样了。

    一整天,两个男人都神清气爽,心情也极为舒畅,连处理起琐碎事来都是面带微笑。

    林小雅歇息够了,走出窝棚,看见雨已经停了,天空经过雨水洗礼变得瓦蓝瓦蓝,空气里有清味道。

    尉迟博正用铁链把母豹子绑一棵树杆上,把猎来山鸡尸体丢它嘴旁,看见林小雅走过来,忙挡住视线。

    “很血腥,你看了会怕,听话,到一边玩去。”

    林小雅翻翻白眼,又把她当小孩子看。

    萧一然正炉灶前烧火,放上铁锅,淘了米打算熬粥,看见林小雅走来,正要说阿弥陀佛,被她用眼色一瞪,忙缩回去,笑道:“再过会儿饭就做好了,你要是饿了先喝点豹奶。”

    林小雅想了想:“等豹奶挤好了,要煮一遍才可以喝。”以前老妈奶农那儿买了鲜牛奶回家都要煮过,相同原理,豹奶也该煮过才放心!

    萧一然怔了怔:“为什么要煮?”他还第一次听说。

    “因为……因为煮过了味道鲜美。”林小雅瞅着他好看嘴唇,想到窝棚里缠绵,踮着脚尖,仰起头他脸颊上亲了亲。

    萧一然眼眸染上了一层亮光:“哦,好,等我熬过粥,就煮豹奶给你喝。”

    母豹子吃完了山鸡,尉迟博拿了一个大海碗挤奶。

    林小雅走过去,有点发愁:“和尚不是说它刚产了小豹子吗?那只小豹子哪儿,没有母亲身边,会不会饿死?”

    “小豹子早就死了。”

    尉迟博忙活完了,走到炉灶旁,把一整晚豹奶放案板上,看见林小雅还发愣,不禁笑了。坐一旁木墩上,右手一揽,将她抱自己腿上坐着。

    “小豹子不是我杀,我进林子里就看见了尸体,面目青紫,可能生下来就是个死胎。”

    他正看见小豹子尸体,才想到抓了母豹子给林小雅补身子。可母豹子十分机警,看见有人来,飞地躲进密林里,害他着实费了一番工夫。

    “可怜母豹子一定很难过。”她眼底一片湿润,现代社会老妈失去了心爱女儿也很伤心绝望吧!

    尉迟博擦去她眼泪,笑道:“早知道你心软,不该跟你说。”

    林小雅把头埋他肩窝上,摄取他身上温暖,空虚心里好过了些。唉,相隔了不可逾越空间,他怎么能理解她想法呢?

    尉迟博以为她真难过了,站起来,像抱孩子动作一样姿势把她抱起来,轻轻拍着脊背,窝棚前来回绕着圈子。

    过了两刻钟,萧一然端着煮好豹奶。

    尉迟博重抱着她回到木墩上坐好,舀了一匙子,嘴对着吹了吹,送到她唇边,微笑道:“把奶喝了,等会儿再吃饭。”

    林小雅伸了伸舌尖抿了一小口,微微有点膻味,还好,不是很难喝,撩起大大水眸:“应该是放了糖,很甜。”

    “是放了糖,好喝不?”萧一然另一边木墩坐下,把她踩地上一双小脚托起来放自己腿上,剥掉绣鞋,贴上自己面颊上摩擦,一缕淡淡幽香挑战脑部神经,腹-下又涌起了渴望,张嘴含住粉嫩脚趾。

    林小雅用脚尖点点他舌,斥道:“和尚,别胡闹,你这个样子,我会呛到。”

    萧一然只好吐出她脚趾。

    林小雅又喝了一口尉迟博喂来豹奶,对萧一然用教训口吻道:“你是出家人,别老这么色,会对不起佛祖教诲。”

    “阿弥陀佛!”和尚打了个稽首:“佛曰: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反之亦然。”

    林小雅对佛偈和古文都是门外汉,用困惑眸子望着尉迟博。

    他清了清嗓子:“色僧意思是说命运是自己创造,面相是由内心催生,世间万物都是虚幻,心思不动,万物都不动,心思不变化,万物都不变化。后一句反之亦然,是他自己加上,用来说服他犯了色戒是有原因。”顿了顿话音,微笑道:“色僧动了凡心,还很会找理由。”

    “阿弥陀佛,贫僧没没有为自己开脱,但凡世间男女都有感情,贫僧也是个正常男人。”和尚一脸严肃。

    “小雅,你看和尚越来越色了,今晚陪我睡吧!跟他一起明早说不定会脱层皮。”

    d*^_^*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