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林小雅在辣文 > 77-深情男主

77-深情男主

 热门推荐:
    “小雅,我带你回广宁候府。”

    林小雅听到低沉声调,头晕晕,但心里还明白着,心道那你也不该弄晕了我啊!男人怎么都这样,每次掳走她都要打包说。

    随即意识迷糊了,模糊中感到被悬空横抱起来。

    尉迟博来到柴后院,身子从原地飞起,直接绕过墙头落小路上,门口有几名土司请来客人,那些人觉得眼前黑影一晃,还以为见鬼了。

    尉迟博来到了林子里,暗地里钻出过几十个随从,都是化了妆广宁候府亲卫军。

    “将军,属下都准备好了,替死鬼也准备了一个。”秦一白推过来一个神色慌张土著女子,为防止她乱喊引来麻烦,手脚都被绑主,嘴巴堵了布条。

    “好,你们带着她往北走,我带林姑娘往东,一个月后隘口关汇合。”尉迟博把林小雅云锦外套脱下来递给秦一白,指指土著女子,沉声道:“给那她套上,途中万一被华国太子追上,记得不可纠缠,你们性命要紧。”

    “属下遵命,只是这女子体味好重。”秦一白忍着土著女子身上狐臭,让杨二赖把外套给她套上,捏着鼻子嘀咕:“要不是看她跟林姑娘身材有些相似,末将才懒得招惹这等货色。”他梁国京城家中有好几个美妾,虽说也有点体味,但都这个土著女子重。

    尉迟博淡淡一笑,目光柔柔落怀中丽影上,手臂紧了紧,这世上女子都或多或少带着狐臭,林小雅是惟一体有异香人。

    应为洛神波上袜,至今莲蕊有香尘。就是她写照吧!

    秦一白拱了拱手:“将军,末将派军士们化装成土著人把华国太子随从都稳住了,土司一家也被我们收买了,虽然暂时不会有危险,但还小心为上,您也该早些离开。”

    尉迟博沉声道:“我知道,你走吧,一直往北,不要停留。”

    李承裕或许发现林小雅失踪了,看见有队伍离开村子,会立刻派人去追。那他便带着她往东走,深山里藏一阵子再说。

    这声东击西之计妙不过。

    秦一白翻身上马,拨转马头,往林外奔去,军士们纷纷上马,都全部跟着出了林子。

    尉迟博为了掩人耳目把所有军士都打发了,身边一个也不留。

    林子阴凉,时而有风吹着树叶哗哗响。

    尉迟博脱下长袍来包林小雅身上,双腿夹了夹马腹,打算往东进入大山深处,等待上一阵子,再找机会北上。

    “阿弥陀佛,你不能带走她。”

    枝叶掩映下,一个身材高大男子走过来,指着尉迟博怀里女子,眼眸笼罩了暗沉光:“这位施主,请把她放下来。”

    尉迟博停下坐骑,眼中精光一轮:“你是那个抢亲小雅色僧?”他不会忘记大婚那日正事这个可恶和尚跳到路口抢亲,搅黄了他好事。

    萧一然被他一句色僧激怒,眯了眯眼眸:“阿弥陀佛,赶紧把小雅还我。”

    尉迟博哪有跟纠缠心情,时间对他来说都非常珍贵,清冷地笑道:“色僧,你跟华国太子一起多没意思,不如跟我走。”

    萧一然眼眸晦暗,道:“阿弥陀佛,施主回头是岸。”

    尉迟博觉得不能再待下去,万一把华国太子引来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伸手解开林小雅穴位……望着她撩起一双翦水秋瞳,她脊背轻轻拍了拍,唇角勾勒出美轮美奂笑容:“小雅,让和尚跟我们一起走好不好?”

    林小雅迷糊地瞅了眼和尚,再瞅着他:“废话,当然要跟着。”说完脸上呈现一抹迟疑,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对,可是下一秒脑袋发昏,又睡着了。

    尉迟博露出狡黠眼神,微微一笑:“色僧,你难道连小雅话都不听了,她可是喜欢你跟着呢!”

    话声一落,眼中精光闪烁,双腿夹着马腹,拍马往林外奔去。

    萧一然呆了一呆,急忙展开轻功跟上去。

    ………………

    绵绵细雨,轻轻柔柔洒身上,林小雅走出窝棚,觉得有些冷,紧了紧领口,避免雨点洒进脖子里。忍不住心头吐槽,总被男人们像蒙古抢羊游戏一样抢来抢去,真有些消受不起了。

    不过,着急好像不是她哟,就当惩罚那些家伙吧!

    萧一然提了两只野兔从密林里出来,看见林小雅脆弱身影,心里怜惜,丢了野兔,把她抱紧窝棚里。

    “今天下雨,就不要随便走动了。”

    “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尉迟呢?”林小雅找来一条毛巾,擦着他被雨淋湿头发。自从那次抢亲过后他算是半个俗世人了,不知不觉间头发长了好多。

    林小雅擦完后了,毛巾放水盆洗过,晾一角。窝棚里生活用品是尉迟博跑去后山一个土人部落买回来,虽然质地粗糙,但都是崭。

    “尉迟将军追一头母豹子去了,是刚产了小豹子母豹,他说抓回来挤奶给你喝了补身子。”

    “豹奶!”林小雅想起了《神雕侠侣》刚出生小郭襄被杨过带进了一个山谷里,就是喝豹奶活下来。凝着眉道:“豹奶应该不难喝吧!”

    “至少喝了对你身子又好处。”萧一然把她衣服脱了去:“衣服都淋湿了,赶紧换过,万一受了风寒可不是好玩。”

    林小雅任他脱下去,嘴上不依不饶:“你衣服不是一样淋湿了,还来管我?”

    “不一样,我是男人。”

    萧一然拉过一条棉给林小雅披背上,却毛手毛脚起来,托起她胸部雪嫩两团,任它们手里微微颤动……他眼神里闪耀着渴望,舔了舔下唇:“阿弥陀佛,小雅,我想要……”

    林小雅啐了口:“想要就要,怎么还阿弥陀佛不离嘴,说你多少次了怎么没记性?”

    自从进了山中,她跟他做过好些次了,还有尉迟博,被两个男人同时爱着,感受又自不同。有时候也她想,男人多了,有害处也要好处说。

    萧一然红着脸:“我保证以后不说。”

    他仰身躺地毯上,让她跨坐自己胸膛。

    她弓着腰,胸部一对雪嫩正好落他唇上……萧一然大嘴一张,含住了一个,含糊不清嘟囔着:“要是能像母豹子那样流出来就好了。”

    “那你吸母豹子去。”林小雅嗔道,两手支撑他头两侧地毯上,垂眸瞅见自己一面丰盈被他用牙齿咬住,牙齿啃着粉红蓓蕾,丝丝酥麻传遍了整个身子。

    “嗯……和尚,另一面还要……”

    “小雅,真好香……”

    d*^_^*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