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林小雅在辣文 > 73-深情男主

73-深情男主

 热门推荐:
    73-深情男主

    村里八辈子没这样热闹过,村民们都从家里出来对着李承裕一行人指指点点,带着敬畏和惊异,但是没人敢上来询问。

    林小雅一身华丽裙子,被李承裕抱着骑上马背,她住村子里时间不长,谈不上感情,抬起手来招了找手表示友好。

    闲言碎语断断续续传了过来。

    “那个漂亮小娘子不是姓萧公子婆娘吗?怎么野男人怀里抱着?”说话人是客栈老板娘大女儿,曾对和尚充满爱慕之心。

    “还说啥,指定是私奔,现正牌相公找上门,有好戏看了,等会儿该沉塘沉塘,该打杀打杀。漂亮女人没有不风骚,不能要啊。”

    “呵呵,我还是喜欢漂亮女人,你看她屁-股有多翘,小腰有多细,奶-子有多大,小嘴……啊……”一道寒光飞过来,那人两只耳朵飞起,抛了个弧线坠落,涌出鲜血溅了满身,却见他呆呆举手摸向脑袋两侧,突然瞪大眼睛直挺挺往后倒去……

    一个村民大着胆子蹲下去摸,吓连滚带爬,慌张喊道:“死了,吓死了。”

    看热闹人群变得鸦雀无声,再也没人敢多嘴。

    明合德冷冷一笑,绿瞳中寒芒一闪即逝,抬手弹了弹剑刃上血迹,回剑入鞘。

    “你怎么把他杀死了?”林小雅没想事情发生这么突然,村民们爱八卦,闲蛋疼喜欢家长里短。她从前还常天涯发帖子,跟帖子,探讨范冰冰高跟鞋,泰坦尼克号女主体重,某某女主播忘穿内裤了,其中有善意,也有嘲讽,但罪不至死吧!

    “我没杀他,是他不经死。”明合德淡淡语气,好像全是那人罪过。

    林小雅只听过不经打,尼玛还有不经死说法?眸光一转,落和尚身上,带着询问,他却微笑以对,看样对明合德作法是支持态度。

    她摇着头,心道和尚也跟着学坏了,杀生不是好事,以后要对他加强再教育。

    “好了,该出发了。”李承裕淡然说道,眼神直视前方,若有一种君临天下气魄,拍马往前,带头往南山小路行去。

    后路被封,摆众人面前问题,除了进入深山当野人,就是直接进入太康山。

    当野人是不可能,太康山不属于南梁国管辖,正是众人逃亡安全路线。

    李承裕当机立断,下令往南行。

    山路不太好走,遇到陡峭山坡需要下马步行,每到这时候李承裕就会背着林小雅。

    足足用了二天时间才进入太康山辖区,众人松了口气,离了南梁国,就算尉迟博跟来,也不好公然带领军队进驻,不然引起正一门道士忌惮,率领土著人反击,又是一场血流成河。

    自古以来太康山土著人与山林中野兽为伍,与恶劣自然条件相抗争,民风彪悍。边界争斗每每让南梁国吃亏,后来建立了隘口关,居高临下,凭着有利条件才止住土著人滋扰。

    这日晚上,众人山谷里搭建帐篷宿营,侍卫们去林子里猎了一些獐子、鹿、野兔、山鸡……剥了皮,放火堆上烧烤。萧一然要过去帮忙,被林小雅拉回来:“你是出家人,不要老碰这些血淋淋东西,会被佛祖责罚。”

    萧一然怔了怔:“我想给它们念经超度。”

    噗!林小雅忍住喷血冲动,摆摆手:“你先给它们念经吧,念完了也好吃饱肚子,佛祖心中留,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酒肉穿肠过!”萧一然嘀咕了一句,忽然眼中闪着光彩:“好像很有道理,那我破了色戒,佛祖也一定能理解。”

    噗!林小雅再次忍住喷血冲动,尼玛还想着花姑娘干火。

    落日残照逐渐隐进山后面,正升起月亮散着淡淡光辉,碧草如因,偶尔有几朵蒲公英花絮随风飘散雾霭里。

    众人铺了毯子,围坐了一圈。

    林小雅坐李承裕身旁,他把一只烧好鹿腿递过来,侍卫中有精通厨艺,烤出野味道堪比她现代社会吃过蒙古烤肉,要是再洒点辣椒粉就好了,可惜这时代没有不具备。

    “小雅。”明合德把自己手里一只鸡腿递给她,笑嘻嘻道:“这是我亲自烤,以前行走江湖,遇到荒村野店都是自己做饭吃,练了一手好厨艺。”

    “小雅不爱吃鸡肉。”李承裕拍开他手。

    林小雅怔怔望着鸡腿,她可没忘记明合德好手艺,说句良心话,都有资格进驻中南海给总理做饭了。

    “怎么不说话,生气了?”李承裕侧头看着她。

    “没有。”她唇角撩起款款弧,似挖苦,似嘲讽:“我觉得你把奸夫身份演绎炉火炖青,无可比拟。”

    李承裕淡淡而笑,眼底滑过柔情:“你看我是不是应该把那个碍眼家伙一刀砍了,我这奸夫身份转正了岂不是好?”

    “不好吧!”林小雅做出着恼状:“那我不是成了寡妇,担了克夫名声会被人轻视。”

    李承裕揽住她腰:“今晚住我帐篷里,就饶了那货。”前两晚她是独住,想起来就恼火,好不容易找到了她,想多亲热会儿都不行。

    林小雅撩起眸子瞅了瞅另外两个男主,停住和尚面容上,他对着她微笑,澄澈眸光有着璀璨光,是沉浸爱情中男女才有情绪。

    “小雅,答应我,有肉吃。”李承裕还她耳旁低语。至于什么肉,不言自明。

    小雅瞪了他一眼:“我已经吃肉了。”拿了手里鹿腿,起身,往自己帐篷走去。

    李承裕急忙跟上,今晚说什么也不会独睡,她不听话,那他就钻她帐篷,反正吃肉不需挑地方。

    一名年纪小侍卫对萧让笑道:“大人看,心头肉发火了,殿下要被修理。”谁心头肉,当然是太子心头肉,他低声说着太子坏话,完全是善意。

    萧让瞪了他一眼,低喝:“不许胡说。”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