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没回师门,着实想念了。明合德刚乐完,蓦地想起李初九很可能是他没见过面神秘大师兄,顿时惨颜起来。遇到李初九不是好事情,一碗米饭两个人吃能多分些,但三个人吃起来就要饿肚子了。

    林小雅不知道自己被当成了米饭,踢了他一脚:“你一惊一乍给谁看?”他立即抓住踢来粉嫩小脚,嘿嘿笑着:“小雅,你引诱我吗?”

    林小雅啐了一口:“别闹了,赶紧回去睡觉。”心里闪过3p词,鄙视了一下自己,急忙出声驱赶。

    明合德指着萧一然,眼里有着坚决:“和尚不走,我也不走。”

    萧一然站起身,眼眸一抹凛冽光一闪即逝:“今晚谁都不准留下,前院有好几间房子,少了不了休息地方。”对林小雅道:“你早些睡。”

    萧一然秉着我吃不到,也不准你吃私心,抓起明合德往外拖。

    “小雅,我明天来看你。”明合德心里哀叹,到嘴肉又没吃上,无奈跟着离开。

    世界终于清静了,林小雅熄了灯,躺下里,只是这段日子习惯了和尚手臂当枕头,冷丁独自睡还真不习惯。睁大眼睛想穿越以来各种事,想着五个男主,想着以后该如何与他们共处……月上中天,才打着哈吹,进入了梦乡。

    可是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后半夜,感觉被一具沉重身子压住,一双手她肌肤上挑逗,抓着胸部,*怜地揉弄了起来,埋下头咬住一朵凝脂般酥软,吸允啃噬,左手伸到腿间细细描绘着女子美好形状……

    “嗯!”昏暗中林小雅什么也看不清,只感到压住她男子清爽中带着浑厚气息,手臂坚实有力,绵绵不绝暖意从他身上传来,冲散了她心里紧张感。

    竟是说不出熟悉!

    林小雅心头有些心安,至少是五个男主之一。

    “小雅,小雅,我终于找到你了。”男子传来低低呢喃,掰开她修长*,缓缓与她融为一处。

    “啊!”林小雅有些清醒,睁大眼眸,从昏暗光线审视来人轮廓,好像是李承裕。“你!”她说了一个人字,娇唇就被他吻住,缓缓下移,叼住胸部一颗樱桃再也不肯放开。

    “啊……嗯啊……”嘤咛声断断续续地从她唇中逸出,“不要…………再点……”

    残存一丝理智使她忍不住开口哀求。但蚀骨意有如电流她体内窜着,幅射到脑海中,聚集一束绚丽光,忽然全身颤栗,激烈情愫达到了绚烂峰顶。

    “啊!”女子尖叫飘过帐幔,回荡空气里。

    压她身上男子粗重喘息,把她双腿擎高,臀瓣高高托起,激烈与之相合,冲撞。

    她身体失去了主宰,用全部热情回应着,扭腰摆臀紧紧缠住上面男子。

    不知过了多久,她累了,恍恍惚惚睡着了。

    男子还驰骋。

    早晨醒来,阳光刺得眼晕,想起昨夜缠绵,出了一身冷汗,直觉上不是和尚,也不是明合德,会是谁呢?

    坐起身,床头竟摆了一袭华丽粉红色裙子,用眼一扫就知道是价格不菲云锦,这种料子就算皇宫也不是普通妃子有资格穿。她大华国宫廷时候有好几套云锦服饰,都是李承裕特意吩咐尚服女官特意给她局量身定做。

    她想昨夜一起缠绵男子,难道李承裕真找来了!

    拾起裙子穿身上,多久没有穿过这么华丽衣服了,自从她被和尚从山洞里掳走,怕被人疑心,就穿着是民间粗麻。

    拈了裙角地中央走了几步,感觉有点不习惯了,难道平民当久了,反倒得意穿粗布,是犯贱吗?

    “姑娘起床了,明霞进去服侍。”

    她吓了一跳,推开小屋门,却见门口立着一排门神,其中一个是李承裕侍卫长萧让。明霞端了一盆清水,弓腰施礼:“姑娘,奴婢为您梳洗。”

    林小雅却瞅着萧让,蹙眉道:“萧大哥,太子呢?”

    萧让抱拳作揖:“不敢,姑娘称呼属下名字就行。太子前院,正向一然大师和明合德训话。”

    林小雅深深吸了口气,有点心神不宁样子:“太子不会为难他们吧?”

    萧让皱了下眉,他眼里林小雅早已是太子女人,怎么还惦记野男人,虽然大华国不太讲究女子贞操,但也不可明着给太子戴绿帽子。

    林小雅猜到他心里想什么,心道姑奶奶是自由之身,从来没把自己当成你家太子老婆,是你一厢情愿有木有。

    “你不肯回答,我自己去找。”林小雅绕过他,往前院而去。

    “姑娘,你不能过去。”萧让一个箭步过来,挡前面。

    林小雅恼起火来,此时明白了一个道理,他们尊敬她全因为李承裕关系,她这些侍卫眼中其实就是一件可有可无家具。

    “都做什么呢?”李承裕伟岸身影从前院过来。

    “太子殿下。”

    萧让和侍卫们都躬身见礼。

    李承裕略略额首,眼眸望着林小雅,勾勒出一抹灿若朝霞笑,径直走过来。

    林小雅愤愤看了他一眼,转身跑会自己小屋,见他要进屋,砰地一声关上房门。

    李承裕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头雾水问后面跟来侍卫长:“萧让,刚才发生了什么,姑娘为什么发脾气?”

    萧让苦笑,难道太子没想过要好处罚林姑娘失贞问题!讪讪答道:“属下刚才言语上得罪姑娘,想来她还生气。”

    李承裕脸色沉了下来,眸中掠过一抹冷酷,双指如钩掐萧让喉咙上,低喝道:“你好大胆子,我女人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

    他都不舍得呵斥她,好大胆狗奴才。

    “小该死,请殿下责罚。”萧让急忙跪了下来,从这往后,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就是得罪了太子,也不能得罪林姑娘。

    “滚!”李承裕一脚踢翻他。

    l↖↗l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