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雪盈盈身子被他抱个满怀,他左手圈紧她腰,右掌挟带着灼热覆上她高耸酥软,长着厚茧指头轻轻抚触丝滑触感雪肤,指腹掐住一颗红艳樱轻轻一捏,传来她低喘。

    他眼瞳闪动墨绿水雾:“今晚我一定让你成为我女人,小雅,不准再拒绝我。”

    她撩起水眸,含羞点了点头。

    明合德以为一切掌握之中,但命运之神好像跟他有仇似,每当他闻到肉香时候,准备开吃了,意外随之出现……

    河对面来了一个男人,即使像个很远也能看出挺拔身姿,不凡外表,河面四五米宽度,他轻轻一跃便过河了。

    林小雅这个姿势是面对,只需一抬头就能看见,夜幕下挺拔男子身影愈来愈近,虽然夜盲症使她视线不能及远,但熟悉轮廓,熟悉气势,伴随了她许多个日日夜夜。

    “他回来了,你赶紧起来,今天到此为止。”

    “什么到此为止,我还没吃到嘴呢!”明合德早注意到了来人,此时全身都像燃烧火焰,不继续下去说不定会欲-火焚身致死,低声道:“让他滚好了,我们不出声,他不知道。”

    周围花木扶疏,又有树杆挡住,只要藏好了,根本不能发现。

    林小雅用手打他打他:“你作死啊,我都说了今天不行,还不放手。”心头有点奇怪,伐木场离家很远,不是说三五天才能回来一次,怎么才一个白天工夫就回来了,难道被老板炒鱿鱼。

    树后窸窸窣窣地声音引起了萧一然警觉,他不是多管闲事,正要回村,可是眼眸一扫,路边大石上一只女子绣鞋引发了注意,这只鞋他认识,今早他还亲自套林小雅脚上。

    脸上透出犹疑,漆黑眼眸犹如夜间两盏明灯,缓缓抬头,直直地锁一个方位。

    林小雅知道自己被发现了,心里有被捉奸慌乱。

    萧一然看见她浑身赤/裸被另一个男人拥怀里,眼中掠过黯然,手一抬,几乎是抖着将林小雅抱过去,脱下外套将她包好。低声道:“小雅,天色不早,跟我回家。”

    明合德愣了一愣,等醒悟过来怀中已经空了,可怜他一身火热无处发泄,望着她欲露未露身段,目光变得炽热,竟流出了鼻血来。

    林小雅趴和尚怀中,顿时感到安心,侧头瞄了瞄明合德悲催状,露出怜惜:“可怜见,你火气也未免忒重了些。”

    明合德觉得委屈:“睡觉你不理我?”

    萧一然神色淡淡:“这就是偷嘴报应。”

    明合德气得大骂:“总比你偷人强,都讲好了事成之后天齐山下汇合,你倒好,立下誓言跟放屁一样,得到高僧撒谎、偷人、玩女人本事半点不比别人差。”

    萧一然脸色泛红,却抱紧了林小雅,淡然道:“谁叫没本事。”

    明合德冷眸一转:“我现跟比试一场,看到底谁有本事。”抽出腰侧长剑,指向他,声音冷:“如果你输了,立刻放开她。我若输了,马上离开村子。”他留了个心眼,没把话说得太满,万一输了转个圈再回来。

    萧一然瞄了他一眼:“我不跟你打。”他已经得回想要,才不会泛傻去动武。

    林小雅依和尚怀中,不能动,也不想动,斜眸,唇角微翘:“明合德,不要闹了,回到村子再说。”她还光着呢,万一他们打起来引来村民,她就没脸活了。

    萧一然把她横抱起来,往村里走去。

    明合德将长剑入鞘,因顾念着林小雅感受,还真不好动武。

    ………………

    萧一然把林小雅放床上,拉过被子盖上她身子,望着她丽颜,微微失神:“小雅,你会离开我吗?”

    出色如她,被当代几个出色男人*慕。只有他穷,没本事,即不能给他带来优越生活,也不能给她带来安全稳妥环境。

    “我心中有你。”林小雅给了他一个含糊答案,即使离开他,也不会因为别男人,而是穿回家乡。这个想法心里想过无数次,可是近总有一种难舍情绪,李初九、李承裕、尉迟博一一从心底滑过,既徜徉了幸福感,也有思念。

    “阿弥陀佛,太好了。”萧一然许久不念佛号脱口而出。

    永远脱不了佛门弟子根!林小雅盈满了笑容:“你做伐木工怎么才一个白天就回来了,不是说要三五天吗?是不放心我家偷人,还是干活不努力被管事赶回来了?”

    萧一然含住她娇艳唇吻了下,微笑道:“不习惯跟你分开太久,干完活后别人都休息了,我趁着月色往家里赶。”他是有武功人,普通人走一日路程,他只需一个时辰。

    “你一定很辛苦,上床休息。”

    林小雅拉着他手,让他上床。

    萧一然苦笑起来,家里来了一个挡路,怎么可能让他如愿。果然,这时候一柄剑挡他和林小雅之间,寒气森森,不知道剑刃上沾过多少鲜血。

    明合德擎着剑:“和尚,你去外面念经,我这里陪小雅。”

    萧一然不动如山,目光始终柔柔落床上女子面容上。

    “明合德,把剑拿开。”林小雅撩开被子,把那柄剑从他手里卸下来,丢一旁案上,掀动眼帘:“你现是我哥哥身份,别胡闹了,时间不早,赶紧去前院找间屋子睡觉。”

    明合德跺跺脚,指着萧一然:“那他呢?”

    “他啊!”林小雅一本正经:“他现身份是我夫君,你说他应该哪儿?”

    “那我也要做你夫君。”

    林小雅甩了他一个白眼:“你秀逗了,一个女人怎么可以同时嫁两个男人,你想我被村民唾沫淹死吗?”

    明合德本来是赌气说,这时却露出深思表情,沉默片刻,缓缓道:“其实大山里村落,有些家庭太穷是兄弟合娶一个妻子,习俗如此,法规也懒得管。”

    林小雅敛起秀眉,透着充满讶异目光。

    萧一然拉上被子盖上她裸-露手臂:“我们中原人士没有这样习俗,往南部走几百里太康山地界周围散布着一些土著人村落,由于生存环境困苦,从远古就形成奇异一妻多夫婚姻制度,直到现仍然存。”

    明合德后来居上,脱了鞋子,坐床边:“土著人兄弟们共娶一个妻子,组建一个家庭,共同承担家庭责任。这种家庭为理想家庭。同时,一个女人能嫁给兄弟几人,这个女人也必是贤惠女人。所以,小雅,你不够贤惠,要学还多着呢。”

    林小雅给了他一个白眼:“兄弟合娶一妻,那不是剩下很多嫁不去女人,社会失去平衡?”

    萧一然微笑道:“一夫一妻人家也很普遍,但是一夫多妻、姊妹共夫、兄弟共妻、朋友共妻古老婚俗同样存。”

    林小雅困惑起来:“可是……可是生了孩子属于谁,从血缘上来讲?”

    萧一然道:“生孩子是大家,叫大爹、二爹、三爹……以排行来论。”

    林小雅失望摇头:“那多没意思,我不喜欢。”

    她却想起了一件事,大学有个同班藏族同学谈起过家乡风俗正是这样一妻多夫情况,当时同学们觉得不可思议,不过他还说这种情况现只非常偏远落后牧区还能见到,拉萨、日喀则这些城市里已经看不到了。

    萧一然脊背上拍了拍:“太康山地界东西长两千多里,南北宽五百余里,住着许多不同种族,有上千个村落,城镇,数十万百姓。他们不向南梁国交税,不被南梁国管辖,只听山上道士指挥,过着非常自由生活。小雅,我之前就想带你去太康山。”

    他带她去太康山,主要为躲避尉迟博和李承裕他们。

    明合德却笑得为灿烂,太康山上正一门是他师门,师父就是门中长老,算起来,他已经四年没回去了。

    l↖↗l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