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白日,你不要这么淫荡。”林小雅用手敲着他头,跟和尚以外男人厮混让她有点别扭情绪,难道是逃亡日子同甘共苦经历让她有了感情?

    可是不跟不把五个全部男主拿下,她回家车票怎么办?

    “哪里是青天白日了,早黑天了好不好?”他把她放床上窃笑,绿眸烛光下盈满了光彩,“我关好门窗了,你不要担心被人捉奸。”

    “难得你还懂得被捉奸不是好事?”

    林小雅想起和尚一心想多赚钱让她有好日子过,见明合德压下来,忙用手推拒:“我还没吃晚饭呢!你紧做饭去。”

    事实上早饭也没吃,中饭是随便对付。

    “你没停过君子远庖厨吗?”明合德伸手解她衣服,神色有点激动,做梦都想爬上她床,今晚看见成功了,哪舍得功败垂成。

    “句子远庖厨是指君子,我没看出你哪儿像君子了。”林小雅打开他手,控诉道:“赶紧去烧炉子,做碗青菜瘦肉粥端上来,再炒两个小菜,还要一盘韭菜鸡蛋饼,肉夹馍和家常春饼,春饼和肉夹馍要用鸡肉做馅。”

    她真饿极了,想起这些好吃就流口水,连吞下一头牛心思都有了。

    明合德坐起来,声音带着怨念:“小雅,睡觉前吃多会发胖,我做碗瘦肉粥得了,省时又省力,还能让你保持体形多好。”

    林小雅脸颊嵌起笑靥:“先做一碗青菜瘦肉粥端上来,剩下慢慢做,我不着急,吃不完拿到外面吊水井里保鲜,明早还可以吃现成。”

    “我记得做饭好像是女人干活。”明合德磨磨蹭蹭,不愿动弹。

    林小雅缓缓眯起美眸,狡黠中带着一抹严肃。

    “得,我现就去做饭,娶个妻子咋就这么麻烦。”明合德点燃了一根蜡烛,出了放门,往厨房走去。

    娶妻字很麻烦吗?林小雅发笑,现代社会且不说那些一线城市娶老婆花销,但是农村价也要十几万吧!

    想用一个破院子做聘礼,小样,亏他想得出。

    明合德做饭亦是把好手,烧好了炉火,三十分钟后一碗热气腾腾青菜瘦肉粥端上来,林小雅笑眉眼弯弯,端起来吃很开心。

    被人侍候感觉就是好,还是个肯倒贴佣人。

    吃饱喝足反倒睡不着了,拉了明合德往村后小河边散步。

    朦胧月色洒下来,河面月光映衬下闪耀丝丝涟漪。林小雅从河边摘下一朵小雏菊,一片片撕下,让花瓣随着夜风飘散。夜色格外寂静,思乡情怀益发浓烈,老爸老妈身影模糊中带着亲切感。

    望着雾霭蒙蒙旷野,心头涌起了层层愁绪。

    明合德还磨叽:“我都困得不行了,回去睡觉好不好,这些日子为了找你很辛苦,女孩子要体贴才能找到好婆家。”

    拉着她软软小手,他心底起了一层甜意,此时想做就是把她抱个满怀,压倒床上,再嘿咻到天明。

    林小雅怎不晓得他一脑子龌蹉,河边一块大石坐下来。回眸瞪道:“你要是困了,可以一个人回去睡。”

    “又是这句,算了,我现又不困了,多陪你一会儿吧!”明合德耸耸肩,她旁边坐下,望着茫茫夜色,“小雅,你也是梁国人,我怎么从来没听过你说起自己老家,家人还吧?”

    林小雅脸上有点哀伤,呈现一抹遥不可及飘忽,仿佛穿越了时空般,慢悠悠道:“我从前活着很紧张,很累,无止境辛苦,你不会理解那种生活。”

    “难道你家里很穷,我看不像,从你气质能看出来家庭条件很好。”

    林小雅宛若没听到般,自言自语一样:“其实我羡慕是这个社会时间慢,生活悠闲,大山深处纯天然无污染环境,山静似太古,日长如小年,偶尔还有好友探访,说些及民间八卦,不亦乐乎。可是……可是如果亲人都身边会好。”

    明合德对她话似懂非懂:“大山深处是比外界要好些,所以我那年我带着银子去勾栏院赎回我老娘和翠喜,才把她们安排老家。”

    林小雅想起了一件事:“你老家可是天齐山下明家村?你娘五十多岁,翠喜四十多岁?”

    明合德咦了一声:“你怎么知道,哎,我明白了。”他拍了拍脑门,神色不忿样子:“和尚耍滑,他带你去过明家村,我打听过,翠喜说之前有一对小夫妻我家待了片刻便走人。”

    林小雅笑了笑:“原来明家村真是你家乡,我还以为碰巧了呢。”和尚一定知道,想不到他老实外表,包含着一颗腹黑心。

    明合德恨恨道:“我跟他讲好了天齐山会面,这家伙竟然不守信用,带着你逃走,亏他还信心满满发誓,好不要脸。”

    林小雅当然要维护和尚:“我们去过你家乡会面,但你不,不能说我们不守信用,是你失信了才对。”

    倒打一耙谁都会。

    明合德哇哇叫:“好啊,那我就失信到底,今晚索性带你逃去天涯海角,谁都不见了。”

    林小雅严肃起来:“我不会跟你走,别对我用强,否则我会恨你。”经历了与和尚患难相扶,已经变得感情深厚,她不可能让他伤心失望。

    明合德气鼓鼓,两手托林小雅身子,把她抱到自己腿上:“我先占会儿便宜。”

    她用手推他,避开他吻过来唇:“这里不是你发情地方。”

    虽然是夜晚旷野,她不能保证有不睡觉夜猫子路过,乡下人*八卦,到时候再给她安排一个兄妹*罪名,她还有脸活才怪。

    她白天对村民讲过,明合德是娘家哥哥。

    林小雅抬脚踢他,挣扎中一只绣鞋落石头上。

    明合德抓起那只美足放嘴上亲吻,:“真令人着迷,我小雅连脚都可以这般诱人。”张嘴含住她一根脚趾吸允,轻轻舔弄一圈,被上面传来幽香刺激眼晕,心头涌起了骚动情绪。

    喘息了一口:“怎么办,我忍不住想要你了。”

    她眼里弥漫了浅浅春/色,呢喃着声音:“这里不行,我不准许。”

    他用自己*源头缓缓摩擦她臀:“真让人着急。”品尝她脚趾动作不停,挨个吸允,一手固定她腰间,一手软软胸部揉搓。

    这夜间,她被像个人偶一样蹂躏,没有半点推搡能力。脚趾弯曲,点着他舌,抓住胸部揉捏大手,低喘道“换个地方让你要,这里真不行。”

    这个位置四通八达,太显眼了。

    明合德抬起了充满情/欲眸子:“好!”

    抱她站起来,来到十米外一棵大树后,树杆很粗,至少有千年树龄,完全能把两人遮挡住。

    “我不要这,回到我们刚买房子里。”

    “我忍不住了。”明合德把她衣服一件件剥下来,天知道他要忍出内伤了。

    l↖↗l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