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来男子一身青衣,标杆般笔挺修长身材,小麦色健康肤色,刀削眉,高挺鼻梁,薄薄却紧抿唇,以及一双漆黑眼珠时而闪过墨绿,嘴角噙着一抹放荡不羁笑。

    “小雅,你让我好找。”

    男子来到近前,大马金刀坐门前长凳上,一把搂过林小雅细腰抱了过来。

    “放想我,这里南梁国,男女授受不亲。”她想起今早被拉去沉塘女孩,心头发紧,南梁国重女子名节,她不想被扣上成水性杨花帽子。

    “我是南梁国百姓,知道怎么做。”他把她抱腿上坐好,俯她脸颊“啪”亲了一下,“我可以娶你为妻小雅,来路上,我回家一趟,给我娘丢下一笔银子,让她准备喜堂和婚服。”

    “几百年没见过女人似。”林小雅用手擦了擦被他吻过面颊,微蹙着眉:“我什么时候说过嫁你了,少那臭美。”见他还要吻,紧忙用手挡住,呵斥道:“明合德,你给我老实点,这里可不是你家后院。”

    明合德墨绿色眼珠转了转,做出思考状:“小雅,原来你是提醒我把这间破院子买下来,早说啊,我买下这栋院子,就当成娶你聘礼。”

    呸,一栋破院子就想娶老婆,真敢想啊。

    “去你破院子,谁稀罕,赶紧放我起来,房东过来看见就麻烦了。”林小雅用手敲着他头,可这家伙一点都不怕打,气得她伸手抓他头发往下扯。

    “房东是什么东西,没听说过。”明合德撇撇嘴,趾高气扬状,“大不了我帮你杀了他。”

    杀手职业就是杀人,对他来说杀人跟睡觉一样稀松平常。

    林小雅他额头敲了一记,忽脸色变了变,低声道:“房东过来了,赶紧放我起来。”

    往后院过道养了几只大鹅,只要有人来就能引起鹅叫声。

    明合德也听见了有人进来,很不舍松开手臂。

    林小雅急忙起来,推到一米之外安全距离,用手整理微乱裙子。

    房东大姐是个三四十几岁女人,穿着灰土布衣服,很胖。以林小雅目测大概二百斤样子,她很奇怪,这样肥胖程度现代社会很寻常,但连饭都吃不饱古代深山人家不能不说是稀有物种。

    “娟姐,你来了,请坐。”林小雅很狗腿似笑着,朝明合德努努嘴,让他把凳子让出来。

    明合德像没看到一样,鼻孔朝天。

    “少跟我扯皮,我昨晚掖井台下一块咸肉怎么没了?”

    古代没冰箱,怕食物变质,都喜欢放阴凉水井里保鲜。

    女房东昨晚把吃不完一块咸肉掖井壁凹处,今早去检查肉不见了,这个家里只是后院房户是怀疑对象,气呼呼跑过来讨肉。

    林小雅苦笑,尼玛这就是人穷下场。

    后院柴房里有房东堆放杂务,怕她偷,从她搬来就一天几次过来检查,连米糠袋子都用绳子打结方式做了记号。

    弄得她平常走路都不敢靠近柴房,生怕被房东大姐给当成贼给抓了。

    哪知人家丢是肉,怀疑她馋嘴偷吃。

    女房东本来怒气冲冲责骂,看见一个风度翩翩年轻公子忽然雨过天晴,一脸灿烂,呵呵笑道:“大哥,真有缘啊,咱们又见面了。”

    明合德纳闷看她一眼,他会认识这个胖女人,怎么没印象了。

    女房东往前凑了两步,嘻嘻笑道:“大哥不认识我了,我是小娟啊!去年秋天大哥从我家门口路过还夸好看来着。”

    去年秋天明合德还大华国地界好不好,这回连林小雅都明白女房东发花痴。

    明合德脸带着嘲讽:“这位大姐你要弄清楚,论年龄你可以都当我老娘了,别一口一个大哥叫着我浑身冒凉风。”

    两人年龄悬殊,这声大哥听他起了满身鸡皮疙瘩。

    女房东对美女常常不给好脸色,但对帅哥向来网开一面,用衣袖掩着嘴吃吃笑着:“大哥真会说笑话,奴家今年才二十岁。”

    噗!林小雅一口鲜血差点喷出去。大姐你二十岁,那你伐木场干活二十岁儿子是怎么回事,难道你娘胎里就已经怀孕了。

    明合德嗤笑了声:“看不出大姐才二十岁,那你一脸折子是怎么回事,不会是未老先衰吧!你这一身肥肉是又怎么回事,想想那些吃不起饭人吧!人家饿得三餐都不继,你却胖得像肥猪,难道你不觉得可耻、不觉得胖很有罪恶感、不觉得很对不起天下苍生-

    他嘴特损,说出话能噎死人。

    女房东没嫁人之前给城里大户人家当过丫鬟,后来因为勾引老爷被吃醋当家奶奶卖给山里穷苦男人做妻子。

    若换了一个山里人未必全听懂明合德损人话,但她懂了,气得脸红脖子粗,指着明合德骂道:“小白脸别给脸不要脸,你们孤男寡女独处一院,指不定有见不得人勾当,等我告诉族长,把你们都沉塘。”

    林小雅一听这话上升到作风问题,赶紧表白:“娟姐你误会了,这位公子是我哥哥,亲哥哥,叫林……林小德,不是不相干外人。”

    女房东嘴巴咧了咧,啐了一口:“原来是大姑娘跟野男人私奔,娘家哥哥找来了。”

    明合德腾地站起身,女房东以为他要打人,吓得一哆嗦,哪知他啪一块白花花银子丢出来,喝道:“你家房子老子买下来了,限你一个时辰搬走,过时不候。”

    女房东活了几十年,只大户人家做丫鬟时期见过银子,嫁人后多见过几十文铜钱,白花花银子落地上,忙拾到手中颠了又颠,放嘴中咬了又咬,才相信是真正银子。

    这一大块银子起码有二十两,这大山里能买十个她家这样破院子。

    捧着银子,激动手都发抖。

    明合德缺德带冒烟,还没等女房东搬家,就把后院东西全部抛到墙外,拿了把扫帚把剩下像扫垃圾一样从后门扫到街上。

    事实上卖房子并不简单,山里房子没房契,要找人写证明,请证人签字画押,甲方乙方再签字画押。接下来女房东请了邻居帮忙搬家私,一通忙活下来,到了天黑,前院后院终于安静了。

    明合德乐得蹦起老高,把林小雅一个横抱进了卧室。

    l↖↗l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