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尚,我记得明合德一个阿姨也叫翠喜,偏偏刚才那个村子又叫明家村,你说我们会不会凑巧来到明合德家乡了?”

    “小雅,天底下叫翠喜人很多,同名村子也不少。”

    “可是我想明家村多待一天,说不定无巧不成书能遇到明合德?”

    “那小子有什么好,让你牵肠挂肚?”

    “我是觉得老朋友该聚聚,再说凑巧来到他家乡避而不见不太好吧!”她有点尴尬,总不能说明他是她回家车票。

    “天底下凑巧事情多了,我们还要赶路,同一个地方待久了会引起官府注意。”萧一然抬手指着前面方向,透着温润笑意:“前面有一个镇子,看来今晚不用露宿荒野了。”

    林小雅却兴意阑珊:“天天都赶路,和尚,我们为什么一定要逃亡?”她无比怀念从前活逍遥日子。

    “因为……因为那些臭男人对你不利。”

    林小雅翻翻白眼,心道你何尝不是臭男人!

    萧一然所说得镇子,其实并不是镇子,而是一座城池。夏季白天时间长,晚霞渲染了半个天空,城门还没有关。

    两人坐路边一间茶寮里,边喝着茶,边伸着头往城门口探究情况。

    出城进城百姓都被守门官兵拿着一张画影图形逐一对照,对于年轻漂亮女子格外注意。

    她低声道:“还是,你说那些人是不是找我?”

    萧一然神色郑重:“我看是。”

    “你不是要绕开城池吗?现怎么回事,迷路了吧大师?”

    “这座城名叫隘口关,是通往太康山惟一出口,周围全是高耸入云山岭,连鸟儿都飞不过去,别说人了,想去太康山只能走隘口关。”

    林小雅端起茶碗饮了几口,微蹙着秀眉,这么粗劣茶实喝不惯,弃了茶,向茶寮主人要了一碗白开水慢慢抿着。

    萧一然看着有点心疼:“等我赚了钱,一定让你过好日子。”

    林小雅轻轻对上他深邃双眸,浅笑道:“你还没回答我。”

    萧一然眉目掠过复杂光,似怜惜,似歉意:“隘口关是一座小城,没有多少军队,我带你骑马冲过去。”站起身来,端起茶碗一口喝光。

    他从小对物质生活需求不高,只要能入填肚子就行。

    出了茶寮,萧一然抱着她跃上了马背,往城门行去。

    林小雅面对排查官兵,回眸道:“看样子挺严格,我知道你武功好,但是带了我,恐怕会所有拖累。”

    萧一然眉目肃然:“相信我,小雅。”

    林小雅叹了口气:“我们是栓一根绳子上俩蚂蚱,不相信你,相信谁去。”

    一个外貌猥琐军士正排查一名容颜俊俏小媳妇,过程中不免揩揩油,吃吃豆腐,弄得小媳妇满脸通红,敢怒不敢言。

    猥琐军士玩够本了,把小媳妇放行,抬头看见林小雅,立即变得色眯眯:“小姑娘可是本地人,若不是恐怕会有麻烦,不过哥哥一定会网开一面,就看妹妹心思了?”

    萧一然正握住缰绳手腕沉了沉,他脸微低,笼罩傍晚余晖中,看不清楚眼里情绪。

    那猥琐军士这些日子欺负女子不少数,早变得色胆包天,尤其眼前小娘子一身香气,微风佛绕中,香风扑鼻,他闻了后全身骨头立马酥了。

    “小娘子真是天生尤物,跟穷鬼过日子有什么好处,不如哥哥走,包你吃香喝辣一辈子。”猥琐男人已经管不住自己嘴,目光落林小雅胸部,嘻嘻笑着:“姑娘奶/子可是不小,让哥哥摸摸吧!”

    林小雅脸上现着红晕,是一种羞怒交加红晕,听着越来越恶心污言秽语,侧头看了眼身后和尚,只看一眼便安心了。

    早菩提寺隧道里,他就给着她一种安心,被保护感觉。

    猥琐军士一只手伸向林小雅胸部,另一手去拉她手,打算把她从马背上拉下来。

    另外几名军士都哈哈大笑,他们打算长官把那女子拉下马背后都趁机揩几手油。

    可是意外发生了。

    长官头颅蓦地掉了下来,腔子里喷出一人多高血泉,无头身子向后仰倒,噗通落地面。

    整个场面安静了下来。

    无论是军士们,还是等待进出城百姓都停住了自己声音,自己所有动作,傻傻地看着眼前发生一幕。

    萧一然冷冷一笑,弹了弹手上血迹,这是他生平第一次夺取人命,但一点都不后悔。

    “发生了什么,让我看看。”林小雅觉得周围静可怕,用力去掰蒙住她眼睛大手。

    原来和尚杀人之前,用手挡住了她视线。

    “不准胡闹。”他蒙她眼睛手纹风不动,另一只手一抖缰绳,马儿四蹄扬起,风驰电掣飞奔入城。

    傍晚街上行人很少,进了城通行无阻,偶尔遇见捕,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萧一然带着林小雅只用了一盏茶时间就从北门穿到南门,守南门军士老远看见一匹骏马驮着两个人从城里过来,高声叫着停下。

    但马儿来到近前,风一样掠过,不给一点机会。

    林小雅被和尚抱怀里,如腾云驾雾一般,回头望着越来越远隘口关,心道这跟古人讲速战速决,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完成任务道理基本相同。

    这样打法争分夺秒,不给敌人喘息工夫,萧一然还有些本事,并不全是迂腐。

    “和尚,你因为我杀生了吧?”林小雅不傻,理解蒙住她眼睛动作意味着什么。

    “那人该死。”和尚轻拍了怕她脊背,清冽语调隐含关切:“你没事吧?”他担心她吓到。

    “我能有什么事!”她倚他宽敞胸膛上,此时才觉得这个男人能给她足够安全。

    骑了一夜马,天明时分进了一个村子,几百户人家,因地处大山中,村民们都较为贫穷,只有一家客栈,几间土坯砌成平房,住宿条件非常差。

    吃过晚饭,林小雅洗去一身疲惫,萧一然把从浴桶里抱出来,放到床上。

    她抬手摸了摸他湿漉漉头发,美目轻扬:“你洗过了?”

    “院子里往身上浇了一桶井水。”

    “井水很凉,你就不怕生病?”怪不得他身上很冰。

    “我身子骨强壮,不碍事。”

    “为什么不客栈洗澡?”她用手抚摸和尚胸膛,坚实肌肉,想起隘口关事情,她竟不自禁吻上他。

    “因为……因为井水能解暑。”萧一然不好告诉她,他身上已经没钱了,过了今晚,他就要想办法赚钱养家了。

    她肌肤如初雪,眼波流转处,媚态横生。

    他黑眸闪烁着充满渴望火花,将她牢牢地压身下,双手抓起她双腕固定她头顶上方,低头吻她嘴,含住她香滑舌尖,她嘴中吐出灼热气息。

    他粗喘着,沿着白皙肌肤一路吻下,分开一双*,把火热、*和*全部奉献。

    排山倒海热情倾袭下来,蚀骨*感有如电流他体内窜着,辐盖了大脑意志。双手握住她腰,翻过来,跪趴,揉搓着滑腻软臀,他忍不住低头亲吻。

    “啊!”

    他聆听着她细细娇吟,左手托着她腰,右手绕到前面,颤抖着揉捏上那高耸玉峰,那丝滑触感令他体魄加火热。

    她两颗樱桃也被地刺激得硬挺起来……他受不了了!!!!迫不及待地把翻过来……进入……张嘴一口含住粉红色樱桃。

    “嗯!”她发出痛苦声,断断续续喘息不停地从樱口溢出,全身也泛着一层淡淡粉红色。

    l↖↗l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