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雅坐轿里,猛然听得这声断喝,全身一震,顿时,整个身心都颤抖起来。这一瞬间,她已难分清自己是惊恐还是悲喜,闭下眼来,喃喃念道:“我天,你想抢亲就抢好了,居然还来一句阿弥陀佛贫僧要抢亲了,是怕别人不知道你是出家人还是怎?大师,金刚经念多了,脑子秀逗了吧!”

    抬手挑起轿子轿帘,便见一个和尚从酒楼上跳下来,一袭略紧米色袈裟将完美身材展露无遗,到了地面站定,衣袖挥舞,分开人群,直扑花轿跟前。

    陡然一柄长剑横和尚面前,尉迟博一然从马背上掠下,目光炯炯,冷意翩飞,高声呵斥道:“大胆狂徒,给本侯站住。”

    护轿军士们都是战场上里历练过来,训练有素,不待主子出声,纷纷亮出兵刃,将和尚团团围了起来。

    轿外天翻地覆,人喊马嘶,轿内林小雅惴惴不安,心头埋怨,抢亲抢到南梁国广宁侯头上,单枪匹马,你有几个脑袋。

    萧一然神色从容,对着尉迟博冷然喝道:“她是我,你休想从我身边夺走。”

    “和尚不好好念经,起了色心?”尉迟博嘴角一扬,忍不住露出一个浅笑“若不是为了两国邦交,本侯一剑下去斩掉你这颗秃头。”

    萧一然双眸中掠过一道凛然光芒,道:“要杀便杀,贫僧稀罕你手下留情。”对横胸前长剑看也不看,挥臂抡拳,打出佛门精湛龙爪功,双手挥舞,只几眨眼间,便将身旁几名军士撂倒。

    尉迟博眼中森寒陡增,剑尖掠过一道银芒,往对方肩头砍下,虽然不能杀死他,但不介意卸下他一条手臂。

    这一幕正好被挑开轿帘林小雅看见,直吓得魂儿都没了。

    “尉迟,别……”

    和尚是精通武功人,展开身法躲避剑刃,手掌一翻,十指如钩,往对方胸膛狠狠抓下。他龙爪功乱石头都能抓出裂痕,何况血肉之躯。

    尉迟博冷冷一笑,挥剑去挡……

    林小雅下意识想制止这场混乱,从轿子里出来,蓦然一道黑影飞过来,身子猛地摇晃,腰间有一双手牢牢箍住,周身萦绕着淡淡清冷气息,竟有种莫名其妙安心舒适感觉。

    抱住她男子四肢健壮,宽圆肩膀,高挺胸脯,结实得像钢桩铁柱一般。

    她抬眼看她,整个身心都颤抖起来。她已经分不清是醒是梦,是惊是喜,只情不自禁地搂他肩,默默念道:“初九哥,你来了。”随着便是两行泪水从她那垂下眼帘里直滚下来。

    “小雅,跟我走。”李初九一笑,拨去了她头上价值不菲凤冠,长发如云倾泻下来,他双臂揽她腰间,悬空横抱了起来。

    周围那些军士出刀拦住,被一个连环腿法,全部踹倒地上。

    李初九不屑笑笑:“南梁*人这点伎俩不够丢丑,今日饶你等一命回去再练十年武功吧!”

    左手托着林小雅,右手银芒一闪,多了一柄锋利软剑,光华闪过,周围化了一个圆弧,驱赶开余下军士,飞身往人群外掠去。

    尉迟博气极,一面高声呼喊军士围堵,舍了和尚,一面飞身救援,说时迟,那时,和尚如影随形欺身而上,无奈中他只好回身御敌。百忙中回眸一瞥,看上心上人俯身别男人怀中,狂怒差点喷出火来。

    “等等,萧一然怎么办?”林小雅被李初九抱着上了酒楼房梁,忍不住出声询问。

    “我都安排好了,他不会有事。”李初九脚底如风,转眼飞上另一栋楼顶。

    “可是?”林小雅扒着他肩头,往街上眺望,不知什么时候候萧一然身边突然多了许多矫健打手,其中一个竟是明合德,一柄长剑指东打西,如天风海雨般不停翻飞,剑刃之下,南梁*士如慌乱躲避。

    眼神再一转,萧一然正跟尉迟博打得难分难解。

    “他们怎么还不赶撤走,再纠缠下去天知道会发生什么?”

    就这时,萧一然忽纵身飞起,离开尉迟博,只一拳一脚,将几名军士打倒、踢翻地,跟明合德身后跳过街心,向人群跑去。

    聚立街边看闹热人群,立即闪开一条路,那些大华国打手全都如潮水一样散人群里。

    尉迟博无心去管逃走打手,一颗心全林小雅身上,展开轻功跃上酒楼,起起落落,直直地追过去。

    街面上,乱糟糟娶亲队伍都傻愣愣地遥望,不明白前一刻还好好,后一刻就来了这么多人闹事。

    喜娘直跺脚:“看看,我就说人拜堂之前不能见面,会不吉利,这下出问题了吧!”

    秦一白对手下吩咐:“赶紧向九门提督汇报情况,让他下令关闭城门,搜查所有可疑人等。”

    另一名军士摇头:“那些贼人身法极,又有帮手,只怕等城门关上之前已经逃到虎穴,城外山高路远,我们拿他们没有办法。”

    “先别管那么多,先赶紧派人寻找将军和夫人。”

    这些话,林小雅已经听不到了。

    ………………

    旭日把淡淡晨光投射山洞里,兽皮铺就床铺上醒来一个俏丽女子,掀开被子坐起来,用手环住躬起膝盖,端详着周围环境,有桌、有椅、有各种生活用具,像居家过日子一样齐全。

    不难猜出,李初九对这场劫持早有准备。

    她想去昨日从娶亲路上逃离情景,对尉迟博起了一些歉意。抬起头来,看见李初九凛凛身躯出现洞口,唇角掀起浅浅微笑,站起来,向他走去。

    “我做好了吃,你尝尝。”

    李初九端了一个托盘,从上面拿下了几样精致小菜、燕窝粥、桂花糕、烤野味、灌汤包,一一放桌子上。

    “深山老林,你从哪来这些好吃?”林小雅昨晚没吃东西,早饿前胸贴后背,端着燕窝粥一会儿喝光,捡起了一个灌汤包,顾不得烫,吸着气咬了一小口。

    “慢点吃,别烫着。”李初九露出微笑,把一碗肉汤放她面前,“这些食物是御厨做,早半个月前我就做足了营救你计划,外面还有一千大华军队,粮食,马匹一样不少。”

    林小雅放慢吃灌汤包动作,撩起讶异眼眸:“你什么时候打听到我消息?”

    李初九宠溺地把抱到自己腿上,接过灌汤包喂她吃。

    “你以为我会笨连自己娘子都找不回来吗,小雅?”

    林小雅眉心微动:“萧一然和明合德脱险了吗?”

    l↖↗l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