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迟博抬腿进了客厅,朝老夫人鞠了个躬,对杨二赖道:“时间不早了,用我马车送母亲大人回府。”

    老夫人尴尬站起来,笑道:“不用了,大少爷,老身有自己马车。”她家人还要倚仗尉迟博升官发财,虽然有着名义上母子关系,但给她十个胆子也不敢托大。

    尉迟博眼眸晦暗,淡淡道:“还是坐孩儿马车吧,也算对母亲大人一片孝心。”侧头朝杨二赖递个眼神。

    杨二赖知道主子心意,自己也巴不得她赶紧走人,对老夫人拱手行礼:“夫人请,小送您回府。”

    人家都开始赶人了,老夫人没脸再待下去,侧头说了句:“林姑娘回见。”呵呵干笑了两声,往门外走了。

    林小雅望着老夫人背影,心道等嫁过去婆媳关系可有磨了,现代社会儿媳都受婆婆挤兑,何况规矩繁多古代。不过有尉迟博做靠山,婚后生活不会差到哪去。

    她没有欺负别人心思,别人也休想压榨她。

    婆媳关系其实就是所谓母子关系,就看当儿子怎么做,儿子太过操蛋,儿媳也跟着倒霉,儿子明辨是非就是整个家庭福音。

    “今天表现很好,我以前小看了你。”尉迟博眼底呈现出欣慰,猛地把她抱起来,当着下人她脸颊上轻吻了吻,弄林小雅脸色红红。

    心里嘀咕,这人怎不分场合,抬眸扫了扫,下人们都看着别处,没人敢往她身上偷瞄。

    尉迟博抱起她回到后院住处,抬起她被烫到手腕,找出药膏摸上去,见她疼小手缩成一团,难过地皱紧眉头:“这药膏是宫里御用,效果很好,抹上去过两个时辰就不会疼了,幸好没烫出水泡,你怎么这般不小心?”

    “当时光顾着跟你后娘说话来着,没集中精神。”林小雅笑着道:“宫里药膏就是好,现清凉多了,你不用着急。”

    尉迟博找来扇子往她受伤扇着凉风:“有风吹着,至少不会火辣辣疼。”顿了顿,凝眉道:“翠仙是我后母本家侄女,我跟她不熟,不是她们说那样。”

    “我不是耳朵根子软人,你多虑了。”林小雅笑道,把他手里扇子取下,“药膏很管用,已经不痛了,看你不停扇风,我瞅着都累。”

    “你该睡午觉了。”尉迟博把她抱床上,脱去了脚上绣鞋。

    “我不怎么困。”

    “睡午觉对身体好,还是睡一会儿吧!”他给她盖上毛毯,转身把窗户关好,“过几天我可能没时间陪你,跟华国议和事件提上日程,昨日华国派来了使者。”

    华国使者!林小雅心头一震,差点问使者是谁?但不着痕迹微闭眼睛,凝神细听他声音。

    “这次他们派来竟然是个和尚,佛法很是精神,以前来过我们大梁国……”

    尉迟博声音愈来愈小,林小雅再睁开眼眸,发现他已经离开了房间。重闭上眼睑,思索着和尚话题,会是谁呢?

    萧一然俊逸身影从心间闪了一闪,呼吸立刻紧了。

    几天以后,尉迟博公务繁忙起来,作为皇帝信任大臣,被派去商谈跟华国议和。

    早几个月前,秦一白就受命于尉迟博筹备婚礼诸般事宜,找了京城好裁缝师傅赶制娘嫁衣,光是四季各类裙子、披风、外套、就有几百件,冬夏鞋子一百来双。

    这日,林小雅试了一上午衣服,腰酸背疼,后让杨二赖把裁缝师傅赶出紫竹园,*咋办咋办吧,她是死活不试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

    林小雅一直想见大华国使者,奈何没有机会。下人从街上带回消息,来南梁国出使和尚是精通佛法一然大师,几年前受邀皇帝来梁国讲经说法,南梁百姓中间有一定威信。

    除了萧一然还有谁?

    用文化人充当和平友好使者,都是现代社会喜欢玩对敌招数,大华国处理国家关系上还是有见识。

    到了六月十六这天,林小雅一大早被叫起来,被一大群下人围着进行娘子妆扮。一个时辰后满头珠翠,身穿大红软缎金线绣花彩服喜娘扶持下出了紫竹园大门。

    轻轻挑起盖头,望了眼身后这座宅子,心头一阵感叹,没有老爸老妈祝福婚姻着实别扭,眼见回家路越来越迷茫,心头掀不起丝毫出嫁喜悦。

    吉辰已到,一片爆竹和鼓乐声中,林小雅喜娘搀扶下往花轿走去。

    府门前大街上,那些市民百姓以至大户人家,听说今天是广宁侯娶妻日子,都想一观盛况,早已挤满街头。

    但见前面是旗牌旗伞开路,后面是一队带刀军士护随。

    尉迟博身着官袍,帽插官花,斜佩大红扎花,跨骑着金鞍骏马,满面春风,俊逸非凡、顾盼自雄地花轿前面引路。斜瞄一眼上花轿娘,纤细倩影看了几百遍,仍不放心似,过去挑了盖头一角,确认是他日思夜想心上人才把心放肚子里。

    林小雅瞪了他一眼:“昨天晚上,喜娘还耳提面命拜堂之前人是不可以见面,你怎么不听话,要是发生不吉利事情你等着回家撸自己吧!”

    撸自己意思就是撸管,幸好这时候敲锣打鼓,声音鼎沸,没有人听到。

    尉迟博不以为意,满脸都是当郎喜色:“我才不怕,如今我娘子是煮熟了鸭子飞不走。”

    林小雅啊呸了一声:“你才是鸭子。”

    喜娘过来搀她上轿:“哎呀,我奶奶,现见面可不好,吉时已到,赶紧上轿吧。”

    林小雅坐到花轿里,只感神情恍惚,有如梦里一般,就这么嫁人了吗?这一刻,心头起了惶惶不安。李初九、李承裕、萧一然、明合德,与自己有过瓜葛男子身影一一泛上心头。

    想起李初九说过“生七八个孩子”话来,不禁想笑,只怕以后没有机会了,嫁了人就等同栓上一道枷锁,红杏出墙按照南梁国法律要被当众烧死。

    队伍一路吹吹打打,逶迤前进。大街两旁,茶楼酒肆内那些闲人商旅,哪里见过这等豪华气派,也都涌上街来观看热闹,是只见人头攒动,擦踵摩肩。

    娶亲队伍缓缓而行,刚走到明安街路口时候,突然间,从酒楼上发出一声惊天动地大喝:“阿弥陀佛,停下花轿,贫僧要抢亲了。”

    l↖↗l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