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桃林,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

    林小雅跟尉迟博身后,淡雅长裙坠地,全身上下都透着清纯净气质,仿如一朵空谷幽兰,与世无争。

    “等我一会儿,你还是□神,不懂得女士优先吗?再这样,我不理你了。”她娇憨耍着赖,嘴角酒窝若隐若现。

    尉迟博回头看了她一眼,黑曜石般明眸闪着充满*意光,翩若惊鸿绝美容貌连花团锦簇桃林都被他掩去了风采。微微一笑:“过来,我带你去一个好玩地方。”

    拉着她手,一起往桃林深处行去。

    “唉,这么大林子,等我走到地方,估计花也谢了,腿也软了。”林小雅抱怨林子太大了,尉迟博哪有听不出来意思,双臂托起她身子,把横抱自己怀里,微笑道:“我抱你走吧!”

    “这还差不多,老公,我好*你。”林小雅头倚他肩上,瞅着那张仙姿玉貌,当年这幅容貌可迷死了王雪烟,闹了一出又一出幺蛾子,脑海中一幕幕过往,不由得感慨。

    “我也*你,老婆。”

    尉迟博抱着妻子,忽然凌空而起飞上了一棵桃树,踩着桃枝,轻轻一掠,转而飞到十几丈之外桃树,如此起起落落,没多会儿就到了他们此行目地。

    尉迟博把她放下,牵手走到一池清水旁便,指着池水微笑:“看这里。”

    林小雅没有答话,怔怔望着面前美景,水池不大,水面上映出了鲜丽无比翠玉颜色,水平如镜,纯净一丝尘垢也没有。

    她吸了口气,水中味道像雨后清天气,闻了之后整个人精神起来,悠悠叹道:“我以前去过西藏,雪山上湖泊很美,像天上童话一样,可是跟这里相比还略有不足,真是好看。”

    “你再看。”尉迟博声音温润好听,轻柔能撩拨心房。

    池水有了变化,水中央出现一组画面,愈来愈清晰,一座小岛荡开水波,缓慢飘来,随着画面推进,岛上植物映入眼帘,花草树木无不透着神奇毓秀,牵藤,引蔓,垂檐挂柱,索砌盘阶,翠带飘摇,幽香阵阵,扑入鼻观,夺人眼球。

    林小雅恍如梦中,惊讶微微张开朱唇。

    尉迟博兴致勃勃地替她解释:那牵藤附葛叫“藤萝薛荔”,那异香扑鼻是“杜若衡芜”,那淡红带软叫“紫会青芷”这些异草之名,都是不曾听过。

    “这些都是仙界之草,凡间是不曾有。”

    “我们来到了仙界吗?”她困惑问,水眸透着疑问。

    “差不多。”他清澈眼眸透着鲜亮之极美,姿态优雅如一幅山水画,抬手指着水面:“再看。”

    小岛远处,一名十七八岁妙龄少女款款而来,手里拿了刻刀,来到五座山石之处,对着一处山石凿凿刻刻。

    “她干嘛?”林小雅觉得少女有几分眼熟。

    “雕刻。”尉迟博一双黑眸潋滟了阳光般温暖,拉着她手,还是那样柔笑着。

    水中画面一闪,山石雕凿成了人形,竟然是尉迟博体型样貌,风姿绝美,只是不具备灵气。

    少女完成了一幅作品,转身雕凿第二处山石。

    林小雅惊讶睁大了眼眸。

    水中画面再一闪,五个作品完成,却是五个男子挺拔裸-体雕塑,粗犷姓,儒雅型,卓越如仙型,英姿勃勃型,高大健美型。

    他们分别是尉迟博、李初九、李承裕、明合德、萧一然。

    岸边尉迟博那双俊美无双黑眸温柔注视着林小雅,指着水中画面,道:“他们是我们前世,少女是你,雕像是我和李初九他们,照比前世,我们没有多少变化,你应该看出来。”

    五个雕像皆是俊眼眉飞,猿臂蜂腰,身高八-九尺壮硕身材,胯-下一根粗大尤其夺人眼球。

    林小雅瞪大眼珠子,联想到自己五个男人,不由伸手捂住了嘴。

    却见少女用刻刀割破自己中指,把血液滴五尊石像上,石像吸收了少女血顿时有了人生气儿,缓慢向人类体质转变。

    少女分环抱住其中一个雕像,往他嘴里吹气儿。

    “她把自己仙气和血液给了他们,雕像始有了灵魂和生气儿,从前女娲造人就是这样做。”尉迟博嘴角勾起完美笑容,把她搂怀里亲了亲,黑眸流光溢彩:“说起来,小雅是我们五个共同母亲才对。”

    “好啊,那你叫我一声娘吧!”林小雅双颊漾出清浅笑意。

    “你本是西王母小女儿,名叫玉儿,你造出我们五个是陪你解闷。”尉迟博一双漆黑幽瞳盈满笑意,越发柔情:“前世,我们陪伴了你十万年,亲密无间。所以今世一经相遇,我们就会*上你,小雅,我们与你缘份前世就注定好。”

    “我们一起了十万年,后来是怎么分开?”

    “那时候天界起了一场浩劫,天庭成神仙分成数十个派,彼此纷争不断,人人都想当上天帝。致使灾难滋生,人间遭到波及,地震、洪水、瘟疫,每天都上演,眼看人类要从世界上消失。这时候一部分有识之士仙人来到人间,帮助人类对抗即将灭顶灾难。”

    尉迟博声音转为低沉,黑眸盈满了黯淡,有一滴泪正从他脸上滴下来,想起那场撕毁他灵魂痛苦,环抱她壮硕身子微微颤抖。

    “前世你,一次为人类寻找解去瘟疫仙草中了剧毒,毒素化去了你形体。”

    他亲眼看见她面前消失,傻傻抱着她遗落衣服,坐她消失地方,年复一年,直到化作了一尊石像。

    当灵魂离开身体,带着对她记忆,游荡天地间。

    他不愿投胎,用了几万年,建造了一个空间夹层,经营他们共同未来。

    另外四名男人忍受不了失去她痛苦,后一役平复天庭动乱中纷纷结束自己,魂魄去了轮回,希望能来世寻到转世投胎她。

    原来,她和他们有这样故事!

    林小雅长长睫毛沾满泪水,眼眶湿漉漉。

    尉迟博抬手擦去她泪水,拉着她手,美眸盈满笑意:“小雅,想穿越时空,跨越岁月长河,亲自感受一下从前世界吗?”

    林小雅眼波流转,闪着一抹讶异。

    下一秒,他已经牵着手她手,衣襟飘飘,飞进了水中画面。

    眩晕中,她感到自己融入了少女身体,与她感官结合,却不能主导她意识,能感受她一切,却不能变成她,像一个木偶般被牵制。

    尉迟博这时已经与其中一个与他容貌相似男子重合。

    林小雅感到自己附玉儿姑娘身上,赤-裸玉体被一名男子抱着跨坐上面,那根粗大物体进入自己身子,带来不同于现实世界感受。

    她周遭围住了男人影子,拥住她,步入一轮又一轮巅峰。

    虚幻世界,仍有白天黑夜交替,时间与现实世界相等。

    整整一夜,小岛里,她与五个男人颠鸾倒凤,被他们拥抱着,*着,享受真纯*。

    太阳升起来时候,尉迟博带她从水面飞到岸上。

    回来路上,尉迟博把她抱怀里,经过十里桃林,落英缤纷,宛如下了一场雪。

    这是一场奇妙旅程!

    林小雅幸福偎他怀中。

    “娘子,天都大亮了,还不起床?”

    林小雅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躺自家床上,左边是尉迟博,右边是李初九,他已经起来了,把她抱到自己腿上,拿过衣服为她穿好。

    林小雅回过头,看见尉迟博那双黑眸若有若无笑意。

    又是一个梦。

    但她明白,梦里她走进了前生世界。

    l↖↗l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