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雅来时候已经听随从说过了,老夫人带来了娘家兄弟女儿,叫做什么仙儿,打量了那女孩几眼,除了清秀,没看哪儿仙了。

    心道自己真实年龄都二十多了,跟一个小丫头吵架有*份,无视她嘲讽,转身交代下人准备茶水待客。

    小姑娘被下了面子,挺窝火,怒道:“你这狐媚子怎么回事,连礼貌都不懂吗?”

    林小雅微微皱眉,问一旁杨二赖:“这位姑娘侯府什么身份?”

    杨二赖躬身道:“回夫人话,这位姑娘跟将军不是血缘上亲戚,乃老夫人本家侄女,翠仙姑娘。”

    翠仙,林小雅心里念叨,这名字起真像勾栏院姐儿。侯府续弦老夫人出身极低,族人见识也低了吧!就像山里人给孩子起名,什么猫子、狗子、二赖子……林小雅瞥了杨二赖一眼。

    翠仙哼着声音,讥讽道:“本小姐父亲是从五品游击将军,哥哥是捕,比你这腌臜下流狐媚子好许多倍。”

    那老夫人打算让林小雅出丑,并不制止本家侄女胡闹。

    林小雅本不想多事,被一口一个狐媚子叫得心头火起,盈满了绚烂笑意,走到翠仙面前,冷不丁扬手扇了她一个耳刮子:“骂人打脸,为了让你长教训。”

    翠仙忘了疼痛,惊讶捂住自己脸,忽然发了狂一样扑过来。

    “你敢打我,你这贱人,不要脸狐媚子。”

    还敢骂她狐媚子,青楼里孤僻蹊径红牌都没这么嚣张,林小雅自从离了大华国皇宫就没想被人欺负,见她过来,扬起手又是一耳光子扇上去。

    “啪!”声音响亮,这次打得她手心火辣辣疼。

    翠仙气得面无人色,用手指着大骂:“不要脸狐媚子,就知道勾搭男人贱人,你以为我表哥喜欢你,他是看你可怜没人要,丑八怪,一个小穷酸小市民向天借了胆子竟敢伪装成贵族女孩妄想嫁给朝廷大臣……”

    “来人,赶紧把她嘴堵住。”杨二赖气急败坏,指挥军士过来按住翠仙。

    林小雅接过侍女递来锦帕擦了擦手,冷言道:“我是教你看清自己身份,广宁侯事情还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来指手画脚,来人,把这个不懂规矩丫头赶出去。”

    那两名军士不顾翠仙喊叫挣扎,把她粗暴拖出了客厅。

    老夫人见自家侄女被欺负,气得直拍桌子:“你好大胆子,谁给你权利这么做?”

    林小雅转身行礼:“夫人,晚辈担心翠仙妹妹影响侯府形象,传出去对少侯爷名声有碍,越主代庖教训了她,请您责罚。”

    老夫人被话堵住,怔了怔,冷笑道:“老身侄女自有老身来教训,你不觉得管得太宽了吗?”

    林小雅表现很恭敬:“所以才请老夫人责罚。”

    老夫人哪里敢责罚她,先不说她娘家人全靠广宁侯府吃饭,单是林小雅被皇帝赐婚,人还没娶进来就遭受婆婆虐待,传出去不是打皇帝老脸吗?

    她有几个胆子敢跟皇帝作对!

    这时候下人们把沏好茶水端上来。

    南梁国有饮茶传统,官宦人家讲起茶经头头是道。

    老夫人忍了火气,想报一箭之仇,端起青瓷雕花茶盏,道:“这饮茶对茶壶种类有很深讲究,青瓷茶具是美观了些,泡出茶水却没有紫砂壶浓郁持久,紫砂壶其保温性好,沏茶能获得较好色香味,还能使茶叶越发醇郁芳沁,且造型典雅。”瞥了坐下首林小雅一眼,嘴角微带讥讽:“林姑娘想做广宁候府少夫人,需要学本事多着呢。”

    林小雅喝了多年可口可乐、水果奶茶,对饮茶那一套根本不行,觉得青瓷雕花茶具鲜艳美观才拿出来待客,事实证明她是个俗人。

    这算立威吗?

    曼妙眸光盈满淡淡哀愁:“我没想过要做您儿媳妇,老人家。”

    老夫人脸色一变:“你叫我什么?这是对婆婆态度吗?”

    林小雅脸色不变,唇角勾勒出一抹飘忽:“老人家,我委实没想过要做您儿媳,嫁进广宁候府挺无奈,谁叫皇上做主赐婚了呢?”

    这样算是尊敬吧!她想起尉迟博话。

    想用皇上打压她!老夫人气得直磨牙,不知好歹死丫头等你嫁进侯府,看我怎么收拾你!

    半响笑道:“皇帝赐婚是我们尉迟家福气,悔婚会遭天谴,只是我们家翠仙跟她表哥自小青梅竹马,感情深厚,你又是皇上亲自指定。而且男人们三妻四妾事属平常,总要兴旺子嗣吧,不如让我家翠仙给少侯爷做个平妻如何?”自己娘家出身卑微,想富贵中立足,除非有强大后盾才行。只可惜做了老侯爷续弦,生了两个儿子都是不上台盘,文不成,武不就,顶着五品侍卫头衔午门值勤,连一个有实权七品县令都不如。

    这是往她老公床上塞女人,岂有此理,她没嫁呢,就急着安排小妾,不对,是平妻,俗称两头大。

    慢说老夫人是尉迟博后娘,哪怕是亲娘,往她老公床上塞女人也不行。林小雅心里有气,假装端茶来喝,不料手一抖,茶水溅手上,登时烫红了。幸好茶已经放了一会儿,不然一定烫一层燎泡出来。

    “哎哟,怎么这么不小心?”老夫人说了一句,便转移话题:“林姑娘不说话,想来是默认了我吧?”

    林小雅被茶水烫得直咧嘴,拿起锦帕往伤处扇着风,才觉得好受些,撩起眸子,浅笑:“老夫人,您自说自话本事挺让晚辈佩服,我何时答应您提议了?”

    老夫人脸色变了变:“你别给脸不要脸,别忘了,坐你面前是你婆婆,天下间哪有儿媳顶撞婆婆?”

    林小雅粲然发笑:“我没顶撞您啊,我是很规矩答复。不过真是奇怪了,这婚事还没结成,您这做婆婆就急着往我夫君床上塞女人。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谁都懂道理,老夫人要是不喜欢我,等明天我向皇上递份奏折,就说你不同意这门亲事。”

    老夫人面色发白,她没想到这个十几岁小丫头这么难对付。

    林小雅眼角转了转,看见门外一道人影,却是尉迟博,看过来目光露着赞叹之色。她笑了笑,论耍嘴子和骂人,她不如这些宅门女人,论辩是非,玩心眼,她还有点门道。

    l↖↗l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