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梁国京城跟大华国相比多了一份古老气息,城墙显得老久,城里道路也不太宽敞,青石板路面多数都有了裂痕,路两旁店铺很密集,很气派。百姓们穿着不甚华丽,多数都面有菜色,街面上不时有衣衫褴褛乞丐端着粗瓷碗向来往行人乞讨。

    一个多月以来类似情况见得多了,来京城路上看到太多面黄肌瘦百姓,有饿只剩一把骨头孩子从地理挖野菜充饥。每每见到那样场面她都觉得心酸,开始还送些财物,后来饥民们把她当成救世主围起来不放,尉迟博带领军士们驱走人群把她解救出来。

    尉迟博伸手把窗帘拉上,挡住照射进来骄阳。

    “南梁国缺水,因为争抢大沧河水源跟华国打过无数次,百姓们常常食不果腹,京城地区已经比别处好太多了。”

    “越打越穷,为什么还要一直打下去?”林小雅不理解,穷兵黩武对国家发展没有好处,不如想办法搞好国民生计。

    “大沧河是大梁国主要水源,河两边基本都是鱼米之乡,缺少水源灌溉给庄家涨势带来麻烦,去年大旱灾是雪上加霜,百分之八十稻田绝收。”

    尉迟博眼神晦暗,作为一名军人只能战场为国家争取利益。

    “这次议和条件,大梁国向华国贡献一部分丝绸和茶叶,用来换取大沧河水源,有了水源灌溉庄家,希望今秋收成能好吧!”

    林小雅穿来那会儿就从买历史书籍看到了,南梁国山多,湖泊少,镇中平原是粮食主要产地,庄家灌溉依靠来自大沧河水,为争夺水源跟华国打许多次战争。

    林小雅对治理国家不行,但缺少水源能让一个国家贫穷是每个人都清楚。

    “将军,广宁侯府到了。”

    车子停下,车外传来杨二赖声音,尉迟博推开车门走下去,将林小雅抱下车厢,抬起手指拭去她鼻尖汗珠:“你先回府歇着,我去宫里一趟想皇上交差。”

    打完战争回来,没有道理不先见皇帝而回温柔乡活,若是被其他大臣奏上一本会很丢人。

    林小雅理解封建皇朝规矩,款款而笑:“我又不是小孩子,你不必担心,不少还有一些忠于职守军士吗?”

    她看得出他手下都很忠心。

    尉迟博望着她昳丽脸,略展了展笑容:“我们还没成亲,住一起会招人非议,我有一座别院距离广宁候府不太远,一早就让秦一白收拾妥当了,我叫他们带你住别院里,等到六月十六成亲日子,我带着八抬大轿请你回广宁候府。”

    六月十六,是计议好成亲日子,林小雅掐指算了算,还有十几天。

    “你去宫里吧,我回别院等你。”林小雅含嗔瞪了他一眼,往车厢爬进,他却把她抱起来放进去,凝重说了一句:“等我回来。”

    别院叫做紫竹园,园中种满了形态各异竹子,后院翡翠轩尤以*妃竹居多。

    很别致住处,宁静,平和,精致,林小雅想起八七版红楼梦林黛玉潇*馆,两者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吃完饭,睡了一觉,到了晚上,尉迟博才回来,带了许多皇上御赐,珍珠玛瑙首饰之类全部放她房间。刚穿来那会儿林小雅对金银财宝有着异乎寻常热情,后来接触多了,反而失了兴趣,从首饰里面挑出几件雅致打算佩戴,余下让侍女收起来。

    她本以为皇帝赐给财物不少了,足够自己嫁到广宁候府充面子,哪知第二日,尉迟博指挥一众军士往紫竹园抬了几十个大箱子。

    打开一看全是古董花瓶,珍贵瓷器,绫罗绸缎,珠宝首饰等物。她吃惊道:“你把梁国京城店铺搬光了?”

    尉迟博笑道:“我妻子出嫁哪能没有优厚体面嫁妆,这些不算多,明天我再让人送来几十箱子。”

    林小雅翻翻眼皮:“不用了吧,这也太奢侈了。”

    尉迟博笑而不答,从一个箱子里取出一份大红嫁衣,递给她,道:“这是五十个绣娘日夜赶工用一个月时间制出来,你穿上试试,要不是不合身我再让人拿回去改改。”

    大红嫁衣上绣着金色凤凰,一看就知道是真正金丝,而非绣线。忍不住吐槽:“就算金子不值钱,但这样穿身上也会重得压死人。”

    尉迟博笑道:“哪有你说得那样严重,总共还不到半斤重金线。”

    林小雅尉迟博催促下换上了嫁衣,对着镜子照照,但觉雍容华贵,犹如电影里封后大典皇后穿衣服一样。

    还未等她把婚服换下,就听到园子里杨二赖声音:

    “将军,夫人,府里老夫人来了。”

    自从皇帝赐婚,这些军士就以夫人二字来称呼她。

    老夫人?林小雅怔了怔,用口型问着尉迟博:“是你母亲吗?”

    尉迟博点了点头:“不是亲生,你只管尊敬就行。”他父母早就去世了,这位老夫人是他父亲一个妾,母亲死去第三年扶正。

    只是尊敬吗?林小雅听出他意思,不管什么事只要表面上过得去就可以吗?至于听不听话,孝不孝顺不则不考虑范围。

    要是这样就好办了,婆媳关系容易处理,有尉迟博撑腰,她还怕什么。

    “尉迟,你先等房间里,我要一个人去见婆婆。”她想试试那位婆婆是敌是友,如果是敌,以后干脆少来往,若是友,她会给她面子,称一声婆婆,尊老敬老。

    尉迟博重重抱了她一下,目光凝重:“母亲性子严厉,你若是觉得不好对付就装头疼,由出面请她回府。”

    继母一直想把她家侄女嫁到广宁候府,这他是知道,只怕此番来到紫竹园醉翁之意不酒。他想着,见她穿着那身大红嫁衣出去了。

    怎么连衣服都没换!嘀咕了一句,尉迟博却没想到林小雅是故意不换,她是想刺激侯府老夫人到底对这门亲事起了怎样心思。

    林小雅到了待客厅,看见一个年过四十女人穿了一身名贵绸缎,手里拿着一个绢扇摇着,她身后站了一个十五六小姑娘。

    “姑娘,这位是侯爷府老夫人。”杨二赖一旁做着介绍。

    “夫人,小女子有礼了。”

    林小雅躬身福了一福,老夫人还没讲话,后面小姑娘先说话了:“除了一脸狐媚相,哪里好看了,你用了什么手段勾引我表哥?”

    l↖↗l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