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迟博一手环住林小雅纤瘦细腰,一手托起她白皙酥软用自己唇覆盖上去,用力吮吻着娇艳欲滴蓓蕾,反复含吮很让它就红肿起来。那散着幽香味道驱使着他欲罢不能。

    她已被挑起激亢情火,坐他腿上身子扭来扭去,顶娇臀上一杆巨硬让她非常难受,情不自禁把手伸进去抚摸……

    “嗯!”尉迟博身体起了一道火焰,抓住她一边柔软揉搓,另一只手按住她捣乱,低声阻止:“我会忍不住,小雅……”

    “那就不要忍了。”她承受不知他撩拨,整个都泛着颤栗。

    “你会怀孕,小雅,如果被人知道,对名节有影响。”尉迟博把她手拿开,却抱紧娇柔身子。

    “这样忍着很痛苦。”林小雅想说没那么轻易怀孕,但他死脑筋根本不会信,头颈趴他肩头,满脸红晕,忍住因而他带来难耐。

    他却分别握住了她雪盈盈嫩胸,埋头分别吸了一阵,发出暗哑语调:“我让你乐起来可好?”

    他跟她有多一段情-事,不是什么都不懂雏儿,他知道那种感觉会让人疯狂,如云端,指尖缓缓下移,她腿间游移、蠕动、不停挑动……

    她享受他温柔呵护,一股暖流随着他大手融入肌肤,她情不自禁哼吟起来。耳边听得他呼吸声渐渐变重,他俯身她耳边小声说道:“小雅,可好受些了,嗯?”

    那温柔目光好像潮水将她淹没,眼下波光闪动,像无底洞一样引她沉沦。

    她身体越来越热,好像脱力般不知所措,只能呜呜哼着,身下越来越热,脑子昏昏沉沉,好像要晕过去了。

    “啊!”突然两脚乱蹬,尖叫着喊出一连串音符。

    “到了?”

    “嗯!”林小雅虚脱似,躺他腿上一动不动。

    尉迟博把手指送进嘴里,眼眸眯了眯,蓦地抱紧了她亲吻,含住柔唇,带着无限情意,把自己舌伸进她口腔吸取蜜汁……娇美身体与坚韧健美体魄磨擦激起一片惊天骇浪,他此时已经把持不住。

    “将军,圣旨到。”

    园子里突如其来声音打算了*中男女,尉迟博抬起头,眼里微微意外而迷茫,定了定神,捡起一旁浅粉色抹胸和薄纱外套一件件穿为她穿好。

    “你怎么办?”

    林小雅低声问着,眼里因为浓情而流露出媚态让他又一阵心神激荡,双手她胸部掐了掐,道:“出去接旨,一定陛下赐婚旨意,幸好及时……”

    “及时什么?”林小雅把他发皱衣服拉平,微蹙柳眉:“其实我是想让你开心,忍着一定很辛苦吧?”

    尉迟博一双黑眸沉暗下来:“再过一个月,等我们成亲,你要好好补偿我。”

    现也可以啊!她心里说着,但是对于他认死理态度很无奈,唉,换做她另几位男人一定不是这样,明合德一直以爬上她床为高目标,李初九、李承裕、萧一然,都如饥似渴地渴求她*。

    尉迟博招呼侍女进来,为林小雅打扮了一番,换了身正式服装,拉着她走到接待客人大厅里,却见供桌早已摆好,吏部钦差双手捧了圣旨,坐椅子上,见尉迟博进来,忙起身见礼。

    钦差代表皇帝亲临,尉迟博不能托大,躬身还礼。

    等到焚了香,尉迟博拉着她跪下,听候钦差宣读圣旨。

    钦差清了清嗓子,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闻林氏有女,德才兼备、品貌出众,朕闻之甚悦。今广宁侯二十有三,适婚娶之时,当择贤女与配……堪称天设地造,为成佳人之美……择日成婚……

    林小雅有点发懵,直到圣旨读完,还跪着,尉迟博拉她起来。

    “真要成亲?”

    林小雅等到屋子里人都散了,傻怔怔问了一句。

    “那还有假?”尉迟博笑了,眼眸透着璀璨光:“圣旨已下,你就是广宁候府正妻身份,我派了秦一白回到京城准备成亲事宜,到时候一定给你一个盛大嫁娶场面。”

    “可是……”

    “我会做得很好,不让你失望。”尉迟博想到她那些男人,琉璎河畔小木屋里与她亲热李初九,战场上从他手里夺走她太子李承裕。

    她不止一个男人!尉迟博心划过刺痛,无论如何他不会放弃。

    林小雅哭丧着脸,就这么把自己卖给一个男人,从此没了自由。

    当天晚上,她一整夜都无法入眠,天亮时分,哀叹一句:顺其自然吧!想通了,去了心病,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启禀侯爷,姑娘还睡。”

    房门外,尉迟博一身干净利落白袍出现,问起林小雅做什么,侍女回答还睡,他挑了挑眉:“姑娘不舒服吗?”他想来,到现还没醒,一定是身体出了问题。

    “昨晚姑娘房间一直亮灯,直到天两时候才熄灭,可能是失眠了。”

    “这丫头。”尉迟博皱了皱眉,没人看着连睡个觉都不让人放心,对吩咐侍女道:“队伍都准备好了,街上等着出发,你们赶紧去收拾了姑娘行礼。”

    昨天他跟林小雅说好今个要回京,这孩子全然没当做一回事!尉迟博摇摇头,开门进了房间,绕过紫檀木屏风,连鞋都没脱,直接踩绛紫色波斯地毯上,来到床前,见床上少女睡着正香,不忍心弄醒她,弯腰将她连同被子一起抱起来。

    “小雅,我带你回家。”他微笑说了句,转身出了房间。

    街面上一队几千人军士整装待发,一辆华丽马车停门前,一名军士打开了车门,尉迟博抱着林小雅上了车厢。

    林小雅这一睡直到大中午才醒转,揉了揉眼睛,才发现自己车上,想起昨天对话,问道:“要回京城吗?”

    尉迟博微笑道:“回京成亲。”

    好吧!林小雅认清了事实,直到多说无益,就算跟他成亲她也不会要孩子。

    推开窗户,让鲜空气进来,望着窗外不断掠过景物,对南梁国生活起了一丝期待。

    l↖↗l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