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雅梦中再次来到浓雾弥漫旷野,雾气褪,看见书神一张欠扁脸时候气不打一处来。指着他,控诉道:“我都留下古代一年了,你怎么还不让我回去,神仙都像你这样没品、没道德吗?”

    书神一双眼瞳里充满了无奈,摊摊手:“你不要以为有创-世神眷顾就老拿我当出气筒,我大小也是个神仙,老被你一个凡人呵斥很没面子。”

    林小雅掀了掀困惑眼眸:“创-世神眷会顾我,从何说起,我都没见过他。”

    书神双眼一翻:“天机不能泄露我说过很多遍了,你怎么就听不明白。”

    林小雅想从他身上瞪出窟窿,恼道:“不就是勾引五个男主让他们*上我吗?怎么偏你事多。”上前几步,用指尖戳了戳他胸膛,停了停,又戳几下,眼里透着讶然:“我看你跟我们人类没有区别,怎么就成了神棍了呢,不会是冒牌吧?”

    “我是神仙,不是神棍。”书神把她手拨开:“你到了南梁国要入乡随俗,不要没事老对男人动手动脚,若失了名节,我看你怎么活?”

    林小雅呸了声:“你只管把心放肚子里,我对谁有意,也不会对你上心思,你这德行丢大街上都没女人瞥上一眼。”

    “我这德行怎么了,上回城隍奶奶跑我家里给她闺女提亲,要招我做上门女婿,都被我给回绝了呢!”

    林小雅对所谓城隍奶奶品味挺鄙夷,书神给人感觉就是一枚油头粉面小受,给她闺女当老公,不知夜间办起事来谁攻谁受。

    淡淡,嘴角微微莞尔,问道:“尉迟博是第五个男主是吧?”

    “你都知道了还问我?”

    书神鼻孔朝天模样,林小雅不慌不忙,微笑道:“你好没礼貌,当心我向创造神告状,把你贬为凡人,正好我还缺一个赶马车小厮。”

    林小雅对书神没好感,私自以为自己穿到古代全被他算计了,望了眼穿了一身阿曼尼笔挺西装家伙,心头气,为什么他就能好命穿来穿去,而自己连回家机会都没有。

    书神听到她要向创造神投诉,变戏法似绽开笑容:“尉迟博确是第五个男主,你一个接一个搞定好了,终到什么程度,我也不清楚,不过我保证创造神一定不会让你吃亏。”

    林小雅把书神看了又看,慢悠悠道:“尼玛信息量很大,创造神难道还是我认识某人不成,果然瞎忽悠了一句让神仙也上当了不是?”

    投诉书神是瞎说,创造神是什么样子,自己根本不知道。

    书神怔了怔,发觉说溜了嘴。

    “别看你们神仙有长久生命,但你们不经世事,都单纯紧,说了几句就露出马脚了吧?”林小雅朝他绕了一圈,啧啧了两声:“你告诉我那创造神是谁,等到你有难侍候,我投桃报李回报你吧!”

    她觉得创造神是自己身边某人。

    书神想咬掉舌头,哭丧着脸:“姑奶奶不要逼我,左右我是不能讲,万一坏了剧情,会被创造神剃去仙骨,打落凡尘。”

    林小雅对上他无奈眼神,静默了片刻,释然一笑:“姑且绕你一次,下回我可不会让你这么便宜。”

    “多谢姑奶奶。”书神松了口气,试了试额头汗珠:“小送你回去吧!”

    ………………

    林小雅醒来时候,看了看墙角沙漏,睡了应该有一个时辰,想起梦中情景,有些迷惑,创造神难道红尘中打滚吗?

    从床上起来,光着一双小脚来到窗前,推开了一扇窗户,外面正下着细雨,空气透着丝丝清凉。

    仰起头,微闭着眼,吸着属于这个时代味道,现代社会高科技文明给世界带来了可怕污染,要说古代唯一好处就是原生态环境了。

    古代有李初九、李承裕、尉迟博,如果按照《肉山脯林》剧情,她终跟他们np,回不去现代家乡是否会舒心?

    林小雅第一次思考驻留问题,冷丁一想要离开几个重要男人竟起了不舍情绪。

    心思怔忪间,听到园子里有说话声音,是尉迟博问话。

    “姑娘还睡觉吧?”

    另一个声音是杨二赖,恭恭敬敬:“将军,小没听到里面有动静,姑娘应该还睡觉。”

    “明天早些起来,准备好林姑娘马车,记要布置舒适。”是尉迟博声音。

    “将军,是要回京城了吗?”杨二赖问。

    “嗯,皇上已经同意赐婚。”尉迟博声音带着发自心底愉悦,连声音都轻松起来,但语气仍然严厉:“以后林姑娘就是广宁候少夫人,记得用忠心我心思效忠夫人,若让我知道有谁胆敢对夫人不敬,都等着回家吃自己吧!”

    “属下不敢忘记将军教诲。”

    难道真要结婚了不成?

    林小雅脑海闪过李初九一双深情眼,对眼下婚姻起了抵触情绪。

    院子里谈话静止下来,房门被推开,尉迟博挺拔身影绕过紫檀木屏风,走进卧室。看见她,拦腰把她抱住,坐窗前躺椅上,温润眼眸荡漾了璀璨流光,对着她红唇吻了一会儿,道:“你身上味道真好。”

    每回闻到她香醇味道,他便难以自持,想要她心越发强烈起来。

    林小雅对于所谓贞操不是特别看重,而且现还是安全期,但觉得有一件事要说明,万一洞房花烛夜发现了,他会后悔,会憎恨。

    鼓起勇气,低声道:“尉迟,想来你不知道,其实我不是处女,”

    他掩住她唇:“别说傻话,你我眼中永远是纯洁。”

    她是他从敌国太子手里抢来,对于能得到她,他怀着一种对上天感恩心情。想起琉璎河畔跟她那场缠绵,他心骚动起来,两手放她胸上,微微气喘:“小雅,我想看看它们。”

    林小雅脸色红红,缓缓脱去了外套,炎热季节穿很少,除却外套,只剩下了里面抹胸,他抬起手指轻轻一拉,抹胸落下,一对酥软弹跳出来。

    l↖↗l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