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了饭,尉迟博让人收拾下去,林小雅疑惑着望着那些漂亮侍女,瞅了眼尉迟博,欲言又止。他微笑道:“你有什么想问管说。”

    “那些女孩子你从哪儿弄来?”

    军营里出现这么多漂亮女子,让她怀疑他是个好色将军。

    尉迟博微笑道:“因为你需要佣人侍奉,昨晚上我让人从邻近百姓家里挑选来,只管吩咐她们做事,要有不懂规矩只管告诉我来处置她们。”他用指肚抹去她唇角一粒芝麻,拈到自己嘴里,舌尖舔着下唇,忍不住贴她唇亲吻。

    属于他气息弥漫过来,林小雅怔了怔,不想回应,僵硬着由他吻了会儿。

    其实有他这样一个优秀男子做情人还是不错,但关键他要娶她感觉并不好!林小雅蹙着眉,怎样才能让他打消主意呢?

    尉迟博发觉她抗拒,失望松开。

    “我听说你身子羸弱,要好好调养,还是躺下来午睡一会儿吧!”

    他抱着她来到放床上,伸手解去她外套,她按住自己内衣,见他没有下一步动作,暗舒了口气,这个南梁国广宁侯很君子呢!

    她对他产生了些许好感。

    “我不是小孩子,你不用这样对我。”大概是睡多了,她不觉得困。尉迟博想了想:“那我念书给你听。”

    念书?林小雅眨了眨眼:“你想念什么种类书?”千万不要是四书五经、孙子兵法,她对那些古老东西天生不感冒。

    “你们女孩子都喜欢诗词,我为你吟诗吧!”尉迟博丰神如玉,就连拿书样子,也让人觉得优雅像一幅画。

    林小雅对于诗词神马半点不懂,但听他如珠如玉清雅声调从唇间溢出来,觉得像一首优雅小提琴曲。

    她打了个哈吹,合上眼睑,进入了梦乡。

    人家听诗词是美享受,她听诗词当成了睡眠曲。

    尉迟博笑着摇摇头,早听说她对诗词无*,却没想到可以吹她入眠,拉过床里锦被盖她身上,坐上床头一瞬不瞬望着,心里流淌了一股柔软情绪。

    “将军!”秦一白挑起帐篷帘子。

    尉迟博冲他摆了摆手,做个“嘘”动作,起身离开床头,跟他到了帐篷外面,才问:“有什么事吗?”

    “派出哨探打听了一些消息,说是华国派出了很多侦骑,正四处寻找林姑娘下落。”

    尉迟博漆黑眼眸闪过一道冷意:“让全体官兵加紧备战,有可疑者靠近大梁*营一律斩杀,不留活口。”

    秦一白眼里透着犹疑:“万一杀了送给养百姓不太好吧?”

    尉迟博冷冷看他一眼:“你话真多。”

    呜!秦一白感叹,侯爷掳走了华国太子心上人,只怕这场战争好升级了,将来因此死去多少大梁军士都不知道呢,避免损失,要想个办法让战争早结束才是。

    于是,他说出了这个想法。

    尉迟博望着天边流云,空中自由翻卷变化,良久,才收回视线,点了点头:“过会儿我写份奏折,你带回大梁京城给皇上,找朝中大臣商谈跟华国议和。”

    “议和,这场战争不打了?”秦一白皱起眉头。

    “再打下去劳民伤财,皇上早有议和心思,你只需联合朝中大臣提出来便成。”

    梁国和华*队因为争夺大沧河水源打打停停百余年,彼此都有胜负,但边境百姓被战火波及越来越苦不堪言,南梁国因为去年旱灾,国力衰落,已经不堪支持一场大规模战争。

    “属下遵命。”秦一白俯了俯首,抬眸道:“将军真想娶那个姓林姑娘吗?”

    尉迟博漠然看了他一眼,对于早已经决定问题,跟本不想回答。

    秦一白犹豫道:“只怕府中老夫人不会同意。”

    尉迟家祖上是大梁开国元勋,曾经出过好几任皇后、皇妃、宰相,老夫人虽非尉迟博亲娘,他却由她抚养成人,其中恩情,不容许他做出忤逆之事。

    “如果老妇人不同意,将军……”

    秦一白心里头愈加对将军感情不太理解,大梁国第一美男之称尉迟博,天下多少女子巴不得自荐枕席,将军是连瞟都不瞟一眼。如今倒好,对那个林小雅起了心思,又死心眼似乎只要这么一个。

    那林小雅似乎也怪,面对这么一个倾城绝世美男竟然不知道感恩似。

    尉迟博似乎没根本没听他说什么,一句话还没说完,他就已经迈步离开,进来帐篷。望着床上躺着倩影,直觉有着暖意从心底升起,直达心底空空某处,顿觉踏实起来。

    林小雅只觉得脸上如羽毛般轻轻拂过,暖暖带起一片轻颤,睁开眼帘,看见尉迟博吻她,揉了揉眼睛,望着这张夺天地造化绝美脸庞,有片刻不太真实。

    “还没睡醒?”尉迟博微笑着,拿过毛巾墙角水盆浸湿了些,试试温度,感觉有些凉,便放伸进衣襟里用自己胸膛温热了,拿过来为她擦拭脸颊。

    林小雅竟有点感动,想不到这个敌国将军对待女子这样细心如发。她是特别,还是他以对待女子一贯如此。

    “你不用对我这么好,我不可能嫁给你,我……我已经有未婚夫了。”无奈中,林小雅故技重施。

    尉迟博唇角带着笑:“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难道他不生气她拒绝,当初对李承裕说这话时候他可是气得够呛。

    男人,她自问穿越了接触过不少,无论是威猛李初九,还是霸道太子,或是豁达萧一然,亦或是放浪形骸明合德。

    尉迟博颠覆了这个四个男人所有形象。

    他像天上云一样纯洁无垢,又具有无限亲和力,但不然,几个月前战场上她被他掳走时候,他手持一杆亮银枪来往厮杀,嗜血冷酷,利落手法,像欧洲阿瑞斯战神一样强大。

    l↖↗l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