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帐篷外站了一排军士,黑蓝搭配军服,这种军服是南梁*人才有,大华*服是单一黑色,两者相差太远。

    林小雅视线转了又转,没找到一个身穿纯黑色军服。

    饶是她吃惊,也没想到自己睡梦中被掳走了事实。

    李承裕干嘛给军士换军服?

    她满心疑问,想找个认识人问问,刚走出几步就被一名军士拦住。那人比她高半个头,颇见俊朗,有点眼熟,好像哪儿见过。

    那人拱了拱手:“姑娘别到处乱走,等广宁侯忙完了正事就会过来见你。”

    林小雅眨了下眼睛,困惑道:“我好像认识你,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微笑道:“下从三品长啸将军秦一白。”

    林小雅哦了一声,可能是从东京城刚来,算了,跟她没干系,双眸微抬:“我不想见什么广宁侯,你去把太子叫来。”

    秦一白吓了一跳:“太子是什么身份,哪能随便叫来,再说千里迢迢也不方便。”

    这人跟她耍赖,好大胆子。林小雅双手掐腰,明若秋水眸子透着淡淡愠怒:“看我好欺负想玩是吧?”自从进了宫,李承裕就为她立威,侍卫们敢有半点怠慢都会死很惨,其中挨板子,面壁不少数。

    秦一白出身名门,教养好,躬身道:“姑娘稍等,下这就去把广宁侯将军请来,姑娘有话跟他谈吧!”他隐隐感到鸡同鸭讲,怕说出真相这位姑奶奶接受不了,不好透漏内情。

    林小雅纳闷地往着远去人影,才睡了一夜怎么全变样了,整个军营透着古怪。转身望着帐篷前站岗军士,越瞅越疑惑,指着其中一人:“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可能是光棍当久了,有点不置信这位小美女对自己说话,愣了愣,才讷讷言道:“小人叫杨二赖。”

    林小雅噗嗤笑了,杨二赖这个名倒好记很,莞尔道:“你可知道萧让、小德子、小华子、李长彪他们哪儿?”她提到这四人都是大华国东宫侍卫,玉坤宫那会儿就熟悉了,李承裕南征把他们都带身边。

    杨二赖挠了挠头:“回姑娘,小人不认识他们。”

    不认识!林小雅往他们身上军服看了看,眼里闪过犹疑,慢腾腾道:“你们这里是不是大华*营?”问话之前还疑惑,问完之后忽然怔住了,没来由心底掠过一阵恐慌。

    杨二赖神色愤愤:“你这妮子咋说话呢,北方蛮子国哪能叫‘大’,他们是小国寡民,不知道好好歹小国寡民。”

    林小雅从脚底冒起一股凉风,张了张嘴:“你们是南梁军队?”

    杨二赖瞪着眼睛:“我们是大梁*队,天下第一,战无不胜大梁军队。”

    大梁国三字是他们自己人称呼。

    国家小了,要面子人总想加个“大”字,就像大日本、大韩民国……

    大国家从来不加“大”字,大中国、大美国、大印度、大俄罗斯……听起来就别扭。

    林小雅打量着这些士兵穿着,黑蓝色相间南梁军服,怎么也闹不明白自己睡了一觉竟然来到南梁国了?

    难道又是穿越?

    林小雅呆住了,穿来穿去也太扯了吧!

    “我是怎么来到你们军营?”她想问出个所以然来,李初九找不到该有多心急,他们知道她敌*营吗?

    “是我家将军……”杨二赖正说着,被旁边一名军人踢了一脚,立即住嘴。

    林小雅恼恨起来,对踢人军士道:“当我没看见是嘛,你既然捣乱,就由你回答,答不出罚你三天不许吃饭,三天不许睡觉。”

    那人郁闷极了,参军之前就被家里老娘耳提面命,越美丽女人越不能惹,这么自己就记不住。

    “不出声,算是无声抗议吗?”林小雅指着他,恼道:“看来三天不吃饭,不睡觉让你很开心?”

    她有种直觉,自己是被命运之神眷顾,有惩罚这些军人权利。

    那人性情耿直,不知道说什么好,心想三天不吃饭不睡觉算不得残酷,以前家里穷连续六天没吃饭时候也有过,有一回追击山里强盗连续七天没睡觉。

    他抬投来,小心问了一句:“光喝水可以不?”

    我倒!林小雅心里吐槽:古代孩子真是太老实了。

    “孙老实,就罚你三天不许吃饭,不许睡觉,你可服气?”

    一个威严声音传过来,林小雅回头看去,即使过了好几个月也会记忆犹,那样一个集天地光华绝美男子,凡是见过人都会留下印象。

    林小雅蹙紧了秀眉,想起上次被掳住情形,有些明白了,她这回落他手中,突然愤恨起来,瞪视着,目光他身上打转,她想弄清楚,什么原因被掳来。

    杨二赖忍不住多嘴:“姑娘,你知不知羞,怎么老盯着我家将军看?”女孩子不是应该很含蓄吗?像他家姐妹一样见到男子时候羞羞答答连眼皮都不敢动。

    尉迟博没有动作,他知道,那女子看他眼光里,有好奇,有怀疑,有恼怒,唯独没有惊艳,或者*慕。

    林小雅轻启朱唇,略带冰冷:“你为什么掳我?”她不信自己有这么大魅力,仅见过一次,还是战场上匆匆一面就被他*上了。

    尉迟博没有答话,直视她,温润表情散发出一种夺人光采,那份不可逾越尊贵和绝美,竟有只可远观不可亵玩气势。

    “你真可恶。”

    林小雅愤然骂了一句,屈辱泪水弥漫了眼眶,转身跑进帐篷。坐榻上愤愤骂着,你是哪根葱啊,强抢民女,这是犯法。

    尉迟博走进帐篷,望着榻上女子纤细背影,心头泛起了一丝怜惜。

    林小雅听到声音回头:“我听说战场有换俘事件,你打算用我换谁?”

    连续十几场战役,被大华*队抓去了一些重要战俘吧!他们打算用她换取俘虏,一定是这样,她不信自己能让敌国将军*得不可自拔。

    “我没想过用你换战俘。”

    尉迟博她身旁坐下,男子气息荡漾过来,林小雅站起来,忽然腰间被他手臂圈住,那双眼眸掠过一道光芒,微微用力,将她抱自己腿上坐着。

    林小雅惊讶,她没跟他熟到这种程度。

    “我要你做广宁侯府少夫人,请皇上赐婚奏折今早递往京城了,只等御笔一批,你就变成我名正言顺妻子。”

    古代有名大臣娶妻通常要皇帝做主,如果得到赐婚是很有面子。

    林小雅用力掰着腰间手臂,气道:“谁说要做你妻子,别自说自话,我可没答应。”

    l↖↗l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