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雅坐绛紫色长绒地毯上,让橘红取出围棋子。

    “姑娘想下围棋?”橘红做过官宦人家侍妾,下围棋对来说很容易。但林小雅对这项古老文化是门外汉,笑了笑:“我叫你一个玩法,比围棋好玩。”

    她拈了棋子图谱上摆起了五子棋,并告诉橘红玩法。

    五子棋棋理简单易懂,橘红学了一会儿就懂了,两人玩了好几盘,开始是林小雅赢,后来橘红学精了,反战为胜,打得林小雅无还手之力。

    “不玩了,没意思。”林小雅把棋盘推开,再输下去连信心都没了。

    “很有意思玩法,待会奴婢找青绿玩个够。”

    林小雅想起一事,对橘红道:“五子棋事不要泄露出去,今天玩过就算了,不要跟别人玩,也不要再提起这件事。”

    这世上还有另一个穿越者,她不能冒险。

    橘红脸色讶异,但还是应道:“奴婢遵命。”橘红笑着把棋子装好,连同棋盘收拾起来。起身把床上被褥铺好,用手炉将被窝捂热了。回头道:“时间不早,姑娘该安歇了。”

    “太子怎么还没回来?”林小雅走到床头坐下,让橘红卸妆,钗簪取下,满头青丝披散脑后。

    “刚才听侍卫说西山发现一股可疑敌军活动,太子带了军队去查探了,主公也跟着去了。”

    林小雅想起历史上诡异战争,不由得担心:“别中了敌军计策才好。”

    橘红笑了:“如果不是有十分把握,太子和主公不会轻易犯险,姑娘只管放心。”

    林小雅笑了,他们都是战场历练出来,哪需要她来担心。接过橘红递来一件轻薄睡衣,把她打发出去后,把一身宫装换下。

    她对古代睡衣穿不惯,这身睡衣是按照现代人理念自行设计,由橘红缝制出来,双肩裸-露,长裙及地,里面穿着现代一款三角内裤,也是她画出图样,由橘红缝制。

    躺柔软锦被里,好久都没有睡意。

    来到古代不知不觉一年了。

    城市里密集高楼大夏似乎从记忆里渐渐淡去,但思念愈发强烈了,有时候梦境里也会出现亲人脸庞。老爸老妈透着憔悴眼神充满思念望着墙壁上女儿遗照,是遗照吧,他们心里,女儿已经是冰窟窿里了,尸骨无存。

    林小雅含着泪水进入了梦乡。

    夜深了,清冷月光夹杂着无边无际暗黑漫延到世界头。

    一处帐篷里走出一名身材高大士兵,看了眼不时走过巡逻士兵,幽暗眼眸掠过一丝冷意。等巡逻士兵走过去,身形一晃,如暗夜中幽灵划出一道劲风,嗖消失。

    那个黑影来到太子帐篷,门前立着十几名站岗侍卫,他装着有事询问来到近前,猛地打出一捧药粉,白色粉末散开,侍卫们全都变得泥雕木塑一样站原地,瞪大了眼眸,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

    这是世上厉害迷药,中了一点也会迷失神智。

    林小雅沉浸美好睡梦当中,完全不知道危险正临近。

    黑影如同幽灵一样轻飘飘进了帐篷,目光落睡熟少女身上,一下子迷蒙了起来,走到床头,几乎颤抖着把她连同被子抱起来。

    “吾*,我接你回去。”

    他伸手十分矫健,抱了一个人,身法仍如羽毛一样夜色里飞来遁去,很轻松躲开了巡逻队伍。

    某栋帐篷里又出来十几名黑影,跟先前那人汇合,这些人都穿了大华国士兵服饰,带了同性令牌,出营时候很轻松,几乎没收到排查。

    走了一段时间,看到前后无人,这是人立即展开轻功飞奔起来,大约行进了七八里地,一处山坳里找到早就准备马匹,纷纷上马向难狂奔。

    拂晓时分,这些人来到南梁*营,黑影抱着林小雅进了一栋豪华帐篷里,立即有人进来服侍。他挥挥手把把他们全赶出去,将怀中姑娘放紫檀雕花大床上,精致红色床单映着身穿白色睡裙女子,使得她如山间百合一样纯净,透着香甜气息。

    他自从几个前第一次见她才知道,原来世上还有她这样散着香味女子。

    脱去了浑身束缚,他心满意足躺她身边。

    几个月空虚终于这一刻填满,微笑着,进入甜美梦境,梦里跟她缠绵。

    林小雅被用了迷药,睡了一天一夜才醒来,睁开眼睛,陌生布置让她几疑非梦,揉了揉眼睛,惊讶望着周围一切。

    这是一件气派豪华帐篷,虽然比不上先前住过,但一桌一椅都是紫檀木,雕琢了格式花纹,地毯也是花样反复域外贡品。

    才一晚上时间就搬家了,李承裕搞什么鬼?

    “橘红、青绿你们进来,都搞什么幺蛾子?”林小雅忍不住说了句埋怨话,如果不是穿越,她一定以为从前那些损友使坏,整蛊,是,整蛊,用一句时髦话形容。

    “姑娘醒了,都进去侍候。”

    帐篷外面传来一声威严话,林小雅有点奇怪,这不是平常站岗那些人声音,相处了几个月,那些人虽说不是全都熟悉,但没听过这个陌生声音。

    帘子挑开,进来一队少女,端着衣物和沐浴用品进来。

    林小雅呆呆望着这些人,锦被从胸前滑落,轻薄无袖睡衣勾勒出绝美身段。

    “你们都是什么人,谁让你们进来?”

    “是广宁侯派奴婢侍候姑娘。”

    广宁侯,那是什么东东?

    难不成李初九升任了侯爷,但他为什么不跟她说明。

    林小雅如梦里一样,被这些人像木偶似梳洗,换装,完事之后,她们都退了出去,就剩下她一个人发呆。

    不行,她要找个人问问。

    挑开门帘子,拈了裙角出了帐篷,望着眼前一切,讶异到极点。

    l↖↗l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