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刚换好衣服会弄皱,不要脱衣服好不好。”林小雅用抚着他厚实胸膛,脱去了束缚了李初九真是强壮啊强壮,连阿诺斯瓦性格都要靠边站。

    中国古代一直有穿开裆裤历史,李承裕为了方便拥有她,她每条裤子都是开档,幸好冬天裙子不透亮,能遮住里面风光,不然话她可没胆量穿,而且还全是男人军中,话说橘红和青绿是怎么做到坦然。

    林小雅有点敬佩同时代女人。

    “我要看你身子,好不容易才有这个机会,听话,脱光了给我看个够,等过会儿我服侍你穿衣服。”他解去她外套,裙子,抹胸……她两手挡住弹跳出来一对酥软,眼里有着担心:“我怕时间太长,太子会随时回来。”

    他拨开她手臂,两手抓住她酥软揉搓,掐蓓蕾带来酥麻,粗噶道:“太子祭祀完毕还要跟众将一起设宴庆祝,没有二个时辰不会回来。”

    给他一个时辰就行,他想要她,想得灵魂都疼了。

    大白天跟太子男子偷情往往就意味着极度刺激,不堪撩拨林小雅慢慢,唇中溢出了细细娇吟。

    偷情,是个美妙词,能让人特别亢奋,情绪特别高昂。

    她跪他脚边,进行男女结合第一道大菜,给他美感受。

    李初九抱着她头,来回迎合,激昂高喊,奔腾热血刹那间喷薄,“啊……”他大喊了一声,她亲吻下颤栗、飞扬。

    林小雅又吻了好一阵,身子突然悬空,被他抱起来,两条纤长腿圈住他壮硕腰,往前狠狠一顶,进入她身体,“嗯!”林小雅急忙抱紧他脖子。

    “用力,再狂野些,我喜欢你威猛,喜欢你像海浪汹涌一样击打我。”

    即使昨晚被李承裕索要再辛苦,但遇到了爱慕男子她什么都不顾了,她想他身下乐死去,被他一直狂要着,他强大,他狂野都是她渴求。

    李初九笔直站立地上,两手托起她臀瓣,开始密集如雨挺进。壮硕男-体和娇媚女-体撞击出啪啪响声,伴随着两人嗓子里喊出嘶吼空气里飘散,连外面站岗士兵都听得清清楚楚。

    侍卫们神情肃然,只有每个人心里充塞了不一样情绪。

    “初九哥……”

    一轮激情下来,林小雅被他换个姿势趴卧榻上,一手抚床,一手抚着自己小-腹,低头看去,她那里面有他,她体内进行疯狂变奏曲。

    “嗯……”林小雅回过头,脸上充满了乐和痛苦表情,阴影覆盖下来,李初九立即吻住她,迎合着,她体内激情迸发。

    李初九凶猛且又能持久,林小雅一直他进攻中瘫软了好几次,他才得到了满足,从起-点步入终点,得到了完美体验。

    “啊……小雅……我妻子……”李初九突然高喊出来,身体发了疯一样抖索着,脑海闪过绚丽白光,乐霎时漫延全身,身体飞了起来。

    他大口大口喘息,抱紧了她。

    林小雅连灵魂都得到了升华,全身飘飘若仙,低叹着真是*啊*!每次跟他做这事都那样契合无比,仿佛佳拍档。

    李初九抱着躺床榻上,指尖划过她肌肤,胸部一朵丰盈覆盖,眼里闪着爱光辉,低低道:“如果我有天离开大华国,哪怕什么都不要,也要把你带身边。”

    林小雅眉心微动,抿着唇笑:“哪怕我有天离开大华国,到另一个世界,什么都不带,也要带上你。我们一起见我父母,让他们见证,一个庄严大房子里举行婚礼,穿着纯白色礼服,接受所有人祝福。我们会成为幸福夫妻,到时候我给你生一对双胞胎,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四口之家,不对,是六口之家,还有我父母,我们一起享受天伦之乐。”

    如果她回到现代社会,一定要带走他,她突然有这个想法。

    以他本事做一个武术馆教练绝对合格,身份证那玩意只要有钱有路子就能办到,要不那么多超生孩子怎么混到合法身份。

    “傻丫头,婚服只有红色才显得喜庆,哪能穿白色?”李初九希冀着跟她有一场婚礼,却用取笑方式来逗她开心。

    “你又没见过,焉知没有白色婚服,具我所知,很多国家都以白色为高贵典雅色调,我们以西国家就有这样习俗。中土把白色当成不吉利,其实早夏商时期,白色都是很喜庆。”

    其实夏商时期人们穿什么,林小雅也不大清楚,她是信口开河来着。那么久远时代别说她一个小女子,就是史学家们也不是全懂。

    “算你有理。”李初九不想跟她这个问题上争辩,但是穿白色婚服他是绝对不会妥协,“婚礼那天一切都由我说得算,你什么也不需操心,到时候只管负责做娘子。”

    好像她真要嫁给了他似?

    林小雅撇嘴,如果穿回现代,她绝对要争取白色婚服,但古代就入乡随俗吧,毕竟不想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笑料。

    李初九拧紧眉头:“关于生孩子问题,才生两个有点少了,好生七个八个,我教儿子们学武功,男孩子将来一定成为武功高手,女孩子学诗词歌舞,我给她们请来京城里好歌舞师傅。”

    你当我生小猪呢生七个八个孩子,哼哼,想得美!

    国家规定一对夫妇只能生一个孩子,我说生一对双胞胎已经不错了,七八个孩子就算倒找我一座金山也休想。

    李初九哪知道她心里想法,全沉浸自己美好设想中。

    “主公,中军帐宴会结束了。”帐篷外传来低低地声音。

    林小雅吃了一惊,她怎么觉得时间过特别短。

    李初九被床头宫装捡起来一件件为她穿好,掠了掠及腰长发,眼里透着不舍:“等我出去之后,让橘红青绿进来为你重打扮妥当了。”

    “我晓得了。”林小雅声音透着失落:“下次跟你这么无所顾忌一起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他用力抱了抱她:“我不会让你等得太久。”

    l↖↗l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