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太子深情,林小雅对于自己欺骗微有内疚感,但想到王雪烟事情,内疚感去了一大半,心里吐槽:你都有大老婆了,也别怨我有旁男人。

    “时间不早,该安歇了。”李承裕一件件把她衣服脱去,胸部束缚离开身体,露出他希冀已久丰盈,他一手一个抓住,微微叹息:“我们多久没亲热了,前几天看你身子弱才不索求,今天,我小雅一定好好补偿。”

    李承裕埋头她胸前咬了一颗红梅,又舔又逗弄,眼眸抬起,口齿不清地道:“好些了吧,湿了没有,是不是想要了?”

    林小雅被他撩拨满身情意缭绕,听到这话忍不住翻个大白眼,太子积习为常,每做这事都会说些扫兴话题。

    “你到底想不想要?”李承裕急着问道,用指尖伸向她下面:“都湿了,还不吭声,你想急死我。”

    又来了!林小雅无语问苍天。拜托大哥就不能浪漫点,忽然想念李初九细致周到,体贴入微缠绵。

    李承裕以为她还不够热情,手指伸进她体内撩拨,“啊!”林小雅全身都颤栗,抓他手不让再动,喘息道:“再抠下去我会不行了,要你……”

    太子做这事脑子少根弦,她不得不丢却了羞涩,出声恳求。

    “早说嘛!都急死我了,跪趴着,我喜欢看见跟你结合样子。”

    李承裕把她翻过身子,用自己已经不能忍受欲-望进入她,被她紧致和灼热包裹了感受,神奇如吸毒者一样欲罢不能。

    “哦……就这样……太好了。”

    “别太深……求你……疼……啊……”林小雅跪趴床上,咬着牙喊出一连串音符,两手搜抓紧床单,生怕下一刻被身后男人顶穿了,疼,很疼,却有*想死去。

    “我已经不能慢下来了,让我疯狂一回吧小雅,你也是舒服。”李承裕抓紧身下女子娇臀,望着结合部位,整个人都失去了理智,只想要她,要她,不要停下来。

    帐篷周围站了值勤侍卫,粗喘和呻-吟清洗传出来,大伙都面色红红,有眼里兴奋,有不好意思,但没人敢说什么。

    李初九完成了一天工作量从远处过来,到了太子帐篷前,立即被萧让拦住。

    “天色不早,总管大人如果有事明天再来吧!太子正忙。”

    这时细嫩尖叫从帐篷里传出,他内力修为深厚,耳力灵敏,听得十分清晰。

    “啊……不行了……不行了……轻点……疼……”

    “再来一次。”

    “不要了,我已经到了。”

    “再来一次,我会把你点燃,让你身子重热情起来,乖哦听话,很舒服,好几个月了,让我彻底疯狂一回吧!”

    “你都要好几回了。”

    李初九阴暗了脸色,站门前站立了好久,才转身离开,夜幕降下来,高大北影显得几分萧索。

    站夜色中,他想起那个困惑他已久梦境,蔚然叹息:“小雅,其实我不介意与其他男人共同拥有你,但我一定要成为你爱。”

    夜很深了,林小雅被李承裕折腾半死,入睡前迷迷糊糊吐槽:男人们永远用下半身表示他们对女人有多爱慕,真是脑残啊脑残。

    李承裕得到了满足,心满意足楼主她入睡了。

    自此,林小雅边李承裕帐篷里住下,橘红和青绿扮成当地民妇身份,穿着一身土里土气土布装被李初九送来服侍林小雅。

    与先前不同,林小雅退却了一身士兵装束,换上女子衣裙。衣服都是华丽和绚烂宫装,是李承裕专门找当地裁缝赶制出来,手艺虽不如宫里优秀匠人,但当地是好了。

    惟一少女整个男子军中是一道绚丽风景线,成为了军中神话,没人说闲话,太子身为国储,把爱姬带进军中天经地义。

    入冬之后,华*队与南梁国又打了十几场战役,双方各有胜负。

    过年这天,远京城皇帝送来不少慰问品,同来还有五皇子,林小雅眉忘记玉坤宫那日,五皇子对她轻薄来着。

    “大皇嫂,嘿嘿,大皇嫂你别生小弟气,皇宫那日就算我错,难道你没有责任,长得那么漂亮难怪男人把持不住,要是长得丑谁愿意轻薄?”

    原来还是她错!

    林小雅瞪了他两秒,气呼呼地道:“你还真会倒打一耙,蛮不讲理,看来我要把太子找来好好教训你一顿了。”

    “大皇嫂千万别冲动,就算小弟失言了还不成吗?”

    “别叫那么亲近,你大皇嫂另有其人,是吏部尚书家绝世美人王雪烟,别弄错了。”

    “王雪烟美吗?”五皇子故作认真,摇头道:“小弟不觉得,谁不知道王雪烟是不能笑,笑起来那张脸就很奇葩,简直用神奇来形容。”

    王雪烟面部有缺陷,但她再不好也是穿越者!五皇子一番说辞就好像鄙视她同乡多差多差,同乡再不好自有她来鄙视,何用外人来埋汰了。

    “我看阁下也不怎么样,除了脸蛋好看,整个就是龙阳君压身下小童模样。”林小雅想说他是一枚小受,怕他不懂,改成了小童。

    五皇子跳了起来:“那龙阳君心里不正常,千百年来被读书人讥笑无孔不如,皇嫂你把我想成强盗劫匪就成就是不要跟那变态相提并论,万一小弟坏了名声,以后谁还敢到我王府当王妃?”

    林小雅哼了声,目光带着鄙夷:“你名声早让你自己毁了,怨不得旁人,我听太子说你从十几岁就开始玩女人,早就玩坏了身子,不成事了。”

    五皇子叫了起来:“大哥怎么可以这样,我身子很强壮,不信你试试?”

    林小雅“啊呸”了一声:“谁要试啊,别那么下流,当心我告诉太子把你大卸八块。”

    五皇子方知说错了话,急忙赔礼道歉。

    正说着,橘红和青绿捧了衣服和首饰走进来。

    “小姐,该换衣服了,大过年,晚上吃年夜饭,要守岁,穿得不好了咬被笑话。”

    “过个年也这样麻烦。”

    林小雅把五皇子赶了出去,橘红青绿服侍换装。

    现代社会年失去了年味,古代社会年又繁琐地让人头疼。穿了一身粉红色织锦蝴蝶穿花长裙,头戴了各种华丽配饰,晃了几下,感觉顶了好几斤重物。

    年嘛,一年才一次,将就一阵子算了,林小雅抻直了脖子忍受首饰带来痛苦。

    “太子呢?”

    “中军帐摆好了了祭祀用物品,太子正带领众将领祭拜天地祖宗,保佑来年结束这场战争,保佑大华国五谷丰登,海晏河清,繁荣苍生。”

    林小雅眨了眨眼,古代人想法真多。

    “你们都出去歇着吧,今晚还要守岁,我趁机会多睡会儿。”她不好意说昨晚被太子压着要了大半宿,骨头都软了,到现还没缓过劲。那家伙把她当成泄欲工具,除了她月事几天,每晚都索要,真不知道哪儿来精力。

    幸好她有了避孕方法,想起日间让橘红熬避孕汤药,自从来到古代似乎就和中药结下了不解之缘,如果是现代社会糖衣片该有多好啊多好。

    林小雅来到卧榻上躺了会儿,因怕弄皱了裙子,只是很规矩躺着,睁着一双大眼,一点困意也没有。

    现代社会也过年吧?

    老爸老妈年这天可过开心。

    人们都说爱情美好,爱情是世上伟大感情,她却觉得跟相处了二十几年父母相比,还是老爸老妈好。

    是她对男人感情不够深,还是得到太多不知珍惜?

    要是能同时拥有男人爱,老爸老妈也身边就好了。

    鱼与熊掌是不能兼得。

    林小雅叹息着,闭上眼睛假寐。

    这时,门帘子被挑开,李初九高大身影走进帐篷,来到林小雅身边,望着少女姣好睡眼忍不住贴上去亲了亲。林小雅连眼睛也没睁就嘟哝:“昨晚要了那么久你还要,你是淫-兽转世吗?”

    李初九愣了愣,温言道:“小雅,是我。”

    林小雅听到浑厚声音,立刻睁开眼睑,刹那间水眸里透过惊喜。

    “初九哥。”

    她叫了声,霎时盈满了喜悦泪水。

    这座军营里虽然经常跟他见面,却总觉得隔了一座山似,除了偶尔几次偷偷拥抱一会儿,再没别接触。

    她想他,想他身上男子汉气息,想他温柔爱抚和汹涌缠绵。

    “小雅,我每天都想你。”李初九把她抱怀里。吻着她发香,眼里闪着激动和迷离双重情绪。

    “外面有站岗侍卫,你进来不会有问题吧?”林小雅担心被李承裕知道。

    “现外面都是我人,太子属下被橘红和青绿请去喝酒了。”李初九吻住她唇,边吻边道:“我手下对我都很忠心,你管放开心思接纳我。”

    l↖↗l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