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是她,竟然是她!

    那个华国京城郊外琉璎河畔小木屋里与他有过一场缠绵美丽女子,他人生中第一个期待,第一个爱邂逅,抱着这具身子,仿佛拥抱了整个世界,从来不曾有过满足萦绕他心里。

    “将军,这种肮脏敌国小兵实不足以抬起您高贵臂膀,把她交给小人就好。”

    一名随从不明就里,弓着身过来请示。

    尉迟博凤目一抬,眼中掠过一抹危险光芒,喝了一声:“掌嘴。”立刻过来一名士兵,照着先前那人扇了好几个大耳光子。

    尉迟博眼中闪着冰寒,他珍宝怎么可能被那些粗鄙男子碰触!抱着林小雅来到坐骑旁,一跃起身,上了马背。望着远处山间略略涌动敌兵,微显犹豫。

    副将秦一白走过来道:“敌军只有一小撮人马,说不定是引诱我们过去,山后也许还有大队人马,将军不可大意。”

    尉迟博默然片刻:“如果华军逃走说明他们怕了,我们就追上去一举歼灭,如果他们按兵不动或者大模大样等我们过去,就说明有诈,我们好离开。”

    秦一白答应了声:“是,将军。”他望了眼将军怀里女子没多言。

    尉迟博目光垂下,落怀中女子姣美脸庞上,嘴畔勾勒出一抹绝美弧度,低低言道:“吾爱,我终其一生生我都不会再放手。”

    那次华国离别,他因有要事,不得不放弃带走她,现命运之神降临到他身上,把她送到他身边,说什么也不会让她离开了。

    怀中女子似乎听到了他声音,纤长睫毛微微颤了下。是,林小雅醒过来了,但不懂得用什么心情面对这个抱着她敌国男子。

    她不认识这位将军,奇怪他怎么不杀她,对他一番离奇话是莫名其妙。

    因为无法分清当前状况,她把昏迷执行得非常彻底,由他抱着,心里暗暗寻思该用什么办法逃走。

    尉迟博目光柔柔地望着睡颜,粲然一笑,低下头,她细致面颊轻吻一下,怕惊扰了似,不敢太过用力。

    随从们都非常诧异,从来都对女子不屑一顾尉迟博这回竟然上心了?

    副将秦一白很好奇,边观察敌情,边频频打量自家主子,非常奇怪他家将军怎么突然对女人感兴趣了,刚刚昙花一笑,好可惜,又看不到了。

    “将军看。”一名随从指着山上华*队。

    尉迟博抬起头。

    百米之外山后华*士一个个走出来,十分悠闲样子,有几个干脆躺秋日稀松蒿草里,十几匹没笼头马儿甩着尾巴安安静静那吃着草。

    “华*队好像引诱我们过去。”秦一白皱紧眉头,对主子说道。

    “再等等,敌人有所异动我们再走不迟。”

    “将军,华军大部队过来,再撤就来不及了。”

    “不急。”尉迟博稳若泰山,深邃眼眸落两边米外山坡上,可惜距离太远,箭射程达不到,由低往高处射难上加难,不然他非得射死几个不可。

    林小雅感到面上灼热视线移开,用眼角瞄了瞄,便移到明合德所马匹上,他趴马背上一动不动,像似死了一样,心头忐忑不安,忽然明合德面容朝她侧过来,幽暗瞳子睁开,唇角勾了勾,露出一抹微笑。

    你是装?

    林小雅用眼眸透去一道讯息,心道难不成他是装得伤势很重?

    是啊!

    明合德冲着她眨了眨眼,随即觉察到什么,又闭上眼睛,开始装死。

    这个狡猾家伙吓死她了!林小雅心里只念阿弥陀佛,随后感到怀抱她将军灼热视线缓缓移过来,忙又静静地装睡。

    “放心吧,我不会伤害你。”尉迟博感到怀中女子不安情绪,抬手她脊背安慰似轻轻拍了几下,眼底涌出连他自己也感受不到柔情。

    秦一白暗暗称奇。

    天色黑下来了,旷野月色格外明亮,惨白月光照上面显得几分诡异。

    ………………

    “太子殿下,南梁军队不敢过来,说明我们计策管用了,只要把他们吓走,我们就会安全。”侍卫长萧让观察了一会儿敌情,对身旁主子说道。

    今日前方一场战事下来,李初九带领大军同敌军打得难分难解,直到下午才仗着弓弩手掩护斩敌数千,初次交战,便下了敌国威风,可说士气旺盛。李承裕带着手下亲兵打算回营安歇,没想到自家地界遇到敌军。

    李承裕借着一棵大树挡住身体,目光炯然地落两百米之外尉迟博怀抱一抹娇小身体上面,管离得远,又暗夜之中,但那人给他心疼感觉。说不清什么,这种感觉只有面对林小雅时候才会有。自从几个月皇宫一别,他再也没见过她,心里霎时涌起了难言痛。

    “殿下请看,尉迟博怀里抱得好像是我们大华国士兵,奇怪他居然有这等嗜好。”

    萧让把尉迟博当成了断袖之癖,白日一场战役打得如火如荼,虽然南梁国小败,但闻名遐迩广宁侯这场战争中出色表现还是大华*士心里留下很深印象。

    李承裕淡淡瞥了侍卫长一眼:“那名士兵是个女子。”

    虽然距离了两百米,透过清朗月色仍能将山下境况看个大概,那名是女子熟悉程度一直让他心思难安。

    萧让撇了撇嘴:“鼎鼎大名尉迟博率领军队北上参战还没忘了温柔乡里活,真是愧煞了南梁广宁侯美名。”

    李承裕眼里透着深思,如果那名士兵是南梁国人,她干嘛穿着大华*服,这不是嫌得慌吗?再次眺望一眼,玲珑身段与盘踞脑海里一个人影重叠,心里忽咯噔一下,想起一个人来。

    “殿下想什么呢?”萧让问道。

    “你们该干嘛干嘛,吃饭喝水,烧火做饭,量做得随意,麻痹敌人,让敌军相信我们是诱敌之计,随时对他们不利。”

    “这样耗下去就看时间对谁有利,殿下长时间不回营,到时候将士们一定过来迎接,把这伙敌人全部剿灭。”

    萧让自信满满让,把太子交代话传达下去,军士得到军令,加随意,烧火做饭,表现再自然不过。

    ………………

    坡下南梁*队不敢大意,都神色严肃观察坡上动静。

    “尉迟将军,附近很可能埋伏了大股华*队,我们不可待得时间太久,久则生变。”秦一白不担心自己,但主将安慰关系着整个军队存亡,他不能冒险。

    “也好,后队变前队,撤退回营。”

    尉迟博对今日南梁国小败很不痛,带领亲卫军是出来散心也是探测地形,因不熟悉地形越了界,仗着自身功高盖世,倒也不怎么担忧,就算深陷敌军包围也有信心冲杀出去,但现得到了一件稀世珍宝,便觉得没有继续坚持下去道理。

    微笑着往怀中女子看了看,想几个月前一场缠绵,竟有些失神。

    就几千人南梁军队要离开坡下,忽然远处响起了呐喊声,李承裕率领大华国队伍冲下山坡,骑着青黑色蒙古骏马奔前面。

    “殿下,不可冒险。”

    萧让喊了一声无效,无奈骑马跟后面,他不理解一向理智太子为什么突然莽撞起来。

    李承裕居高临下,边拍马上前,边弯弓搭箭,嗖离弦之箭隐隐夹着夜空风雷声射向山下南梁国将领,也不知为何,心中对那人恨极,恨不得他立时死去。

    尉迟博背对着山坡,脑后如长了眼睛一样,左手抱着林小雅,右手抓起亮银枪,猛地往后一拨,枪头碰到利箭发出巨大响声,箭矢坠落地面,却震得虎口微微发麻。

    好大臂力!

    棋逢对手,起了惺惺相惜之心!尉迟博夸奖了一声。

    林小雅却这声巨大响声惊得不知所措,猛然睁开慌乱眸子,怔怔地望着夜幕下即将演绎战争。

    尉迟博以为吓到了她,忙安慰道:“别怕,别怕,我不会让你有事。”

    林小雅状若不闻,眼神落远处飞奔过来李承裕,心里吐槽:敌军有好几千,你才带着几十个侍卫啊太子哥哥真不知道好歹,还要不要命了!

    南梁军正撤退,动作稍慢点,大华*队骑着马飞扑过来,两百米距离只需几个眨眼工夫就能赶到。

    “南蛮,放开那个姑娘。”

    李承裕叱喝一声,挥动一杆青龙偃月刀,泰山压顶一样砍过来,这次他看清了,尉迟博怀里人就是他思念了几个月心上人。

    尉迟博右手握住亮银枪,迎面抵住对方偃月刀,两件重兵器交汇发出大巨响,各自坐骑都禁受不住这股力量,纷纷后退。

    林小雅被震得耳朵发麻,急忙抬手捂住双耳。

    “小雅别怕,我会救你回去。”李承裕向林小雅投去安慰眼神,随即朝尉迟博射去阴森目芒:“南蛮,你今天若不放开她,就留下性命。”

    “你休想。”尉迟博抓住林小雅手圈自己腰上,低声对她道:“抱紧我,待会儿打起来切记得别落下马背。”

    林小雅急忙用双臂圈住他腰,万一失足落马,会被跑来爬去马匹蹋成肉泥,比从上海经贸大厦跌下去还要凄惨,一想血肉模糊惨状她就不寒而栗。

    妈呀,事情发展到令她发懵地步!倒霉啊倒霉。

    林小雅开始飙泪。

    l↖↗l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