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雅听到山坳里马蹄声如雷,撩开耳旁发丝,循声望去,顿时吃了一惊,虽然不认得南梁*队,但有别于大华*服还是分得清。

    遇到危险了,她运气怎么这样背,逃走已经不可能了。

    就林小雅发愣之际,马蹄声阵阵,当中一人,黑发如缎,姿容绝世。只是眼中冷然,生生添了几分气势,越加显得气宇轩昂,英武不凡。

    眼见得马蹄高高扬起,就要踩林小雅身上,马上将军不慌不忙拉着缰绳一抖,骏马长啸一声,四蹄扬起,竟停了下来。

    年轻将军打量几眼林小雅,觉得眼熟,好像哪儿见过,眯了眯深邃眼眸:“一个华国小兵,可能是打探消息暗探?”

    林小雅急忙争辩:“我不是暗探,将军误会了。”

    “给本侯绑起来。”

    年轻将军对身后随从扬了扬头,眼中连一丝波澜也没有,做梦也没想到这个小兵是姑娘,还是华国京城与他有过一段露水姻缘女子。

    林小雅知道挣扎下去没有意义,按住心里一抹惧怕,乖乖让两名如狼似虎士兵绑住了手脚,抬眼往,往李承裕方向望去,却是不见了人影。正疑惑间,听到一名南梁国士兵向年轻将军回报军情。

    “尉迟将军,有哨探传信,我们后方出现一小股华*队,已经藏身山后了,哨探提醒将军,可能是敌人引诱咱们过去,要将军当心。”

    那名下属将手里书信双手捧住,高举过头顶。

    尉迟博接过,速浏览一遍后,随手一捏,信纸如雪片飞下,有几片落林小雅脚边,原来李承裕发现了敌情,躲进了山后。

    她不明白是否李承裕诱敌之计,如果是,太子是何种身份,岂能亲自出马。

    只是这里还属于大华国地界,南梁国竟敢越界而行,也许是今日战况出现了意外,也许这些南梁军队有着某种不可告人秘密任务!

    林小雅认知里,南梁国应该是她敌国。这时她才抬起头,好好端详,年轻将军白衣黑发,乌木般黑色瞳孔,高挺英气鼻子,红唇诱人。银盔银甲,光彩逼人,骑马背上宛若天人一眼。

    林小雅感叹,古代吃纯天然绿色食品,连人容貌都夺天地灵秀,遍地美人。与李初九山岳一样夺人气息,和李承裕冰峰一样棱角不同,眼前男子仿佛碧海蓝天之上白色云朵纤尘不染,九重天上神祗风华绝代。

    可惜,她不感兴趣,视线迅速从那人脸上移开,回眸望向李承裕消失方向,但愿他能躲开危险吧!

    没有尖叫,没有晕倒,没有傻呆呆目不转睛。尉迟博本来还怀疑这个美得出奇小兵是个女孩子,见到林小雅漠然表情便肯定是个男无疑了。

    只有男才会对他绝世容貌持漠然态度。

    “你是谁,单身跑出来可有任务?”该问,尉迟博还想问一问。

    “我只回过是大华国一个做饭小兵,闲着难受出来吹吹风而已。”言下之意,我不是重要人物,抓了对你们没有好处。

    另一个方向,明合德骑马到了眼前,用剑指着尉迟博,厉声喝道:“放开她。”

    尉迟博撩起狭长凤目,淡然瞥了一眼:“又是一个华国士兵,想做好事就看你有没有本事?”

    深邃黑瞳寒光蓦地乍现,手一抬,捡起鞍上一杆重达八十斤亮银枪,单臂一挥,挽出一个绚烂枪花,朝明合德刺去。

    明合德是刺客,论马下功夫无人能敌,但马背上不免吃亏,有道是一寸短一寸险,光凭一柄三尺青光剑就吃了亏,几招过后,险象环生。

    “明合德你赶紧走,不要管我。”林小雅心急,救人也不看自己力量,跟李初九或者李承裕他们会和了再就她不晚嘛这个傻瓜。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有危险,我保证。”

    明合德怎会不懂她想什么,但实忧心她安危。

    交战之中长剑与亮银枪交汇一处,山一样重力量压下来,明合德持剑手又麻又痛,寒光剑差点拿捏不住。

    紧接着,尉迟博仗着胯-下骏马精明,主人双腿一夹,马儿便明其意,立即绕到明合德后面。

    “下去!”尉迟博喝了一声,亮银枪照着明合德后背压下。

    这一下只怕要骨断筋折。

    林小雅吓得闭上了眼睛,心道她害了他!等再睁开眼睛时候,明合德人事不省躺地面,不知道是不是死了。

    “拿下!”

    尉迟博淡淡说了句,他用力道有限,那人不至于死掉。

    过来两个士兵把明合德扛着丢一个士兵马背上,让他横趴上面,由那名士兵看护,因为他重伤昏迷,连捆绑都省了。

    “将军,这个小兵怎么处理?”

    “同样拿下。”

    尉迟博本来想一个不重要小兵杀了完事,但见明合德冒死相救,又觉得身份不是那么简单,便起了捉活心思,也许将来有用处。

    两军交战常有换俘事件,不能杀一般都留下性命。

    两个士兵正要把林小雅扛起来,手臂绕过她腰,一缕微微秋风拂过,带着她身上独有幽香从尉迟博鼻间掠过,他怔了怔,一种久违熟悉从脑海中闪现。

    “住手!”尉迟博手中亮银枪轻轻一点,将二个属下挑开,拍马绕着林小雅转了一圈,一双狭长凤目透着疑惑,枪尖突然往她头盔挑去。

    林小雅以为他要杀了自己,面色煞白,从来没经过这阵势她身形一软,娇小身子倒地面,竟是昏了过去。

    尉迟博心里突然掠过从来不曾有过悸动,从马背翻身下来,走了几步,弯腰把林小雅抱怀里,这时头盔坠落地面,小兵满头青丝披散开来。

    他怀里竟然是一个女子。

    l↖↗l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