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林小雅在辣文 > 42晋江-深情男主

42晋江-深情男主

 热门推荐:
    回到琉璎小筑天色已晚,李初九还没见回来,林小雅让人准备了洗澡水,泡浴桶里洗去身上爱痕迹。

    洗完后,穿了一身丝薄睡裙躺床上,从书架上找了一本故事集来看,这些闲书是李初九专门让人买来给她解闷,可惜文言文艰涩难懂,不多时看得发困,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感觉身上被一个沉重身子压住,那人擎着她两腿,用粗大男性进入她,张弛有力地她身上驰骋。

    她被弄得很不舒服,很痛,懵懂地推拒:“白天不是要过了,怎么还要,赶紧念你经去,烦人。”

    身上传来那人粗噶声:“小雅,你又犯糊涂了,白天何时要过了,做梦吧你。”

    林小雅一听那声音,吓得清醒过来。

    案上一缕烛光照得分明,压她身上男人居然是李初九。她心里七上八下,瞪着眸子回忆自己刚才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李初九拍了拍她面颊:“专心点,赶紧热情起来,我喜欢看到你高-潮样子。”他低头咬住她一朵酥软,含糊地说了句:“nai子很好吃。”

    林小雅心底一荡,伸手搂住了他脖颈,她喜欢男人说粗话做-爱方式。

    李初九很容易挑起女人生理需求,不服不行。抱紧上面粗壮身子,配合着强有力出来戳入,越来越强烈,越来越鲜明感觉。

    她身子也越来越软,渐渐化成一滩水……

    高-潮到来一刻,他喊出乐音符,满足地将整个身子压她香软*上。

    “好香身子。”他把头埋她香肩上,吻着她耳旁发丝,她汗水永远含着馨香味道,跟这个世界女子怪异味道简直是天壤之别。

    武陵园第一眼见到她时候,他就发现了她是个天生尤物。

    李初九从她体内退出,拿过毛巾清理了彼此。微笑地把她抱自己腿上,香软玉体抱怀里,格外舒适。心思转到今天议论朝政上,脸色变得阴郁起来。

    “初九哥,你怎么了?”她正玩弄他大手掌,见他皱眉,抓着食指放嘴里咬了一口,“好好地干嘛给我脸子看,我不让你满意吗?”

    李初九随手握住细白柔荑,擎起来,含住她一根纤细指尖,吸允了一会儿:“这么好看手,我把它吃了可好?”

    “好啊,喜欢你就吃好了。”林小雅甜笑着,被他含嘴里指尖传来疼痛,哎呀一声:“还真吃敢吃啊!”

    “我怕以后没机会吃了。”李初九吐出她手指,叹着气:“今天早朝皇上决定向南梁国用兵,我被派去做监军,一场战争下来短也要一二年,可能会跟你分开很长一阵子。”

    眼下秋收刚过,粮食充足,马匹肥壮,正是对南作战好时候。如果与北人作战会选春暖花开时,但与南人作战多数选气候凉爽秋季,即便冬天到来也不会有多寒冷。

    要打仗了吗?

    林小雅首先想到走了二个男主对她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至少还有明合德和萧一然,好像不是很亏,可以跟和尚频繁来往了,顺便把明合德吃掉。

    只是该死书神,没提过她跟五个男主需要进展到什么程度,才可以回去现代社会。

    根据她以前看影视剧经验,都是大团圆剧情吧!

    不可以给他们生孩子,有了孩子必有牵念,走得也不安心。

    “我想好了,小雅,你乔装成我随从,跟我去战场……”李初九慢悠悠地说道:“你别怕,我不会让你有危险。”

    乔装成他随从!林小雅张了张嘴,咬了咬下唇,吐出二个字:“好吧!”

    “对南梁国战争其实早一个多月就准备了,粮草、战马、器械,军备齐全,就差出发。”李初九感到她身子有些凉了,拿过锦被把她包上,道:“要不是太子一直惦记着你,估计大军早行军路上了。”

    太子李承裕嘛!林小雅脑海中心头泛起云坤宫里磊落不凡男子,他柔情,他执着。自己失踪了这么久,害他到处寻找,心里对他滑过小小歉意。

    等到了战场上,远离了皇宫是是非非,跟他再续前缘也是不错。

    只是,要离开和尚了。

    她心里叹息着,凡是没有十全十美,哪能好事都让她占全了。

    大军定三日后出发。

    林小雅把能带收拾衣物都让橘红和青绿准备了,这二个侍女因为要照顾她起居,也会扮成随从一起上前线。

    可是临行前一天发生了一件意外事情。

    且说林小雅一直为当铺那两件首饰耿耿于怀,出发前一天明合德和几个侍卫随同下,离开了郊外琉璎小筑,乘车进了城。

    秋日风十分凉爽,吹得人心都轻松起来。

    街上人非常多,大概是中秋节到了缘故,大华国对这个节日钟爱程度不像元宵节和端午节那样热闹。百姓们不过是上上街,溜达一遍,选几样可口食物回去,但是没有吃月饼习俗。

    林小雅想起家乡月饼,心里泛起浓浓思念,她喜欢吃豆沙馅,每年中秋节之前都担心商场里月饼卖光了,总要吹着老妈提前几天买几包回来。

    等回琉璎小筑,告诉厨师月饼作法,做出几样出来,也算有过节气氛。

    可惜明天就要随大军出发,还是路上过节吧!

    到了当铺门前,从马车上下来,进了铺子将当票递递过去,伙计一看就傻眼了,期期艾艾了一阵,把掌柜子请出来。

    掌柜子接过当铺看过,脸上露出难色,请她到内厅详谈。

    林小雅让明合德和侍卫守外厅,一帘之隔,明合德不怕他们玩出花样,答应了守外厅。

    “姑娘要赎回首饰不我们铺子了,但我们可以照价赔给您,一定不会少了您半文钱。”

    掌柜子做了个揖,他还记得这位姑娘来当首饰那日,她刚离开,就来一位大主顾以好几倍价钱把两件首饰买走了,当时他还沾沾自喜转瞬就赚了一大笔。

    “我是活当,不是死当,有当票为证,你们做生意诚信哪儿?”

    林小雅恼怒起来,如果是普通首饰也就罢了。那是从现代社会带来,白金项链古代社会独一无二,说是宝贝也不为过。

    “本当铺愿意以二倍价钱赔偿给姑娘。”掌柜子笑了笑:“姑娘不算损失吧!”

    “谁稀罕你钱啊!”今时不同往日,她多得是银子,李初九给她银票能摆满一桌子,还都是大额。

    掌柜子面色阴寒起来,他看她带着随从份上才客气,还真当怕她了,也不打听打听他东家是谁?那可手握实权吏部尚书。

    宰相家奴七品官,尚书家奴也得八品吧!

    掌柜子从抽屉里捡了几块碎银子,啪丢林小雅身侧桌案上,冷笑道:“就这点银子,姑娘爱要不要。”

    林小雅眼里闪着两簇火焰。

    如果没穿来之前,摊上了不讲理刺头,她或许秉着别惹祸上身原则远离小人。但遇到了李承裕和李初九从前乖乖女好形象渐渐地丢到了废纸堆。

    李初九跟她提过,若是有人欺负了她,只管十倍讨回来,把那混账打得脑浆子爆裂,自有他来担着。

    面对一个小小当铺管事,她不想装孙子,从桌上捡起银子,随手丢到了地上去,鄙夷道:“这破烂哪有我首饰值钱,掌柜子你很奇怪啊!”

    那掌柜子自从做了铺子管事,街坊邻里谁不当面称一声大老爷。

    “好大胆妖女竟敢下你爷爷脸子,诚心活腻了是不?”掌柜子眼睛怒火直冒,对活计道:“叫几个人过来,把这个不知好歹女人给打出去。”

    “何必那么麻烦,直接脸上划几刀不是身省事。”

    帘子一挑,一个绝色美女带着两名美侍卫进来。美女环佩叮当,发髻插满了珠翠,大红色牡丹织锦长裙款款摆动,说不出高雅华贵。

    准太子妃极品白莲花王雪烟,这么巧遇到跟她一样穿越人士了!

    有什么了不起,你这种不干净鬼上身,一旦让人知道了底细要被当众烧死。

    “林小雅,你也有今天,看谁还能救你!”

    王雪烟今天来自家铺子查账,后院睡了个美容觉,回到前厅铺子就看见冤家路窄仇人。

    林小雅有恃无恐,笑道:“王姑娘,我好像没得罪你吧!”

    “小三!”王雪烟咬牙切齿骂了一句,明知道古代没人听得懂“小三”一词含义,她就是想骂。永远忘不了菩提寺羞辱,太子把她从隧道里救出来,发现救错了再丢出去,场那么多人,没几天京城里传得沸沸扬扬,她形象算是毁了。

    “小三是什么意思?”林小雅面带讶异,笑着问:“王姑娘你是不是骂人?”

    “来人,把这个小三给本县主打一顿,再用刀子刮花她脸。”

    “是,属下遵命。”

    王雪烟身后二名美侍卫欺身上来,还没接近林小雅,就被凌空剑光闪了一闪……两名美侍卫人哀嚎起来,手臂上鲜血淋漓,原来手筋被挑断了,永远落下了残疾。

    明合德身长玉立身姿立林小雅身边,对她透着温柔地笑意:“要不是担心你吓到了,我真想让两个兔崽子做回无臂侍卫。”

    “我怎么会怕呢!”林小雅望着吓得脸色灰白王雪烟,嘴里发出柔柔语调。

    “好啊,只要小雅喜欢,那个丑八怪手臂我可以为你砍下。”明合德用剑指着王雪烟,绝色美女竟给他说成了丑八怪。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