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林小雅在辣文 > 39、晋江-深情男主

39、晋江-深情男主

 热门推荐:
    林小雅琉璎小筑呆得实闷了,这天带了橘红青绿和几名侍卫逛街,明合德以护花使者自居,是不会离开她半步。哪知还没城门,就见墙上贴着她画影图形,旁边标明太子宠姬失踪,有寻到者赏银万两,官封三级。

    林小雅愣了一愣,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这样值钱了。且不说官封三级,便是那万两银子折合多少人民币,按照当前米价来算,一斗米1文钱,一两银子起码两千大元,一万两银子就是两千万。

    林小雅打个趔趄,从前常听老爸唠叨等攒够钱了就把家里吉利换成奥迪,可是总也换不成,吉利卖了,还是买吉利。

    两千万啊,真不把钱当钱,能买多少辆奥迪。

    呃,不能被人发现她行踪,万一被抓到太子跟前,那么多辆奥迪不是便宜了外人,想到两千万巨款飞进外人腰包她就肉疼得慌。

    从明合德衣袋里取出一条锦帕蒙面庞上,取出小铜镜照了照,略觉满意,武侠小说蒙面女侠大概就是她这个样子了。

    明合德问:“你想跟我私奔,从此行走江湖当蒙面女侠吗?”眼睛往周围扫了扫,低声道:“我把那几个侍卫打趴下,乘船顺着恒河水直下江南,去我老家成亲如何?”

    林小雅白他一眼:“美得你吧!”

    “小雅,光是戴个面纱不顶用,我了解一个男人对心爱女人那种渴望,”明合德吹了个口哨,状若不经意,可眼眸透出墨绿光线能把她融化掉:“城里一定到处贴着你画影图形,蒙着面纱反而能引起猜忌。”

    林小雅一想是这个道理,指着反方向道:“我们租个画舫河面上玩玩吧!”

    不远处是具繁华恒河之水,正值秋高气爽,便是热闹时节,酒楼、茶肆、客栈,小贩岸边摆了摊子,卖什么都有。

    湖面上画舫成群,小舟无数,文人雅士盛会、派对,从过往船只,莺声燕语、丝竹弹唱就能感受到才子们大展才华好时候,佳人们少不得要抛头露面,从中寻找自己如意郎君。

    大华国素有胡风,民俗挺开放,青年男女一定范围内是允许自由恋爱,情侣之间拉拉小手,对对情诗,便是热情到了极限,相携着去馆子搓一顿也十分普遍现象。

    租画舫事自由侍卫们去办,不多时,画舫租来了,飞檐拱璧极奢华,摆设布置非常阔绰,堪比现代社会有钱人家游艇。

    林小雅站甲板上,对比一下岸边为生计奔忙穷苦百姓,方觉得自己像个贵族。

    橘红把泡好香茗端到舱外,明合德端起茶杯喝了口道:“别画舫都唱歌跳舞,咱们干坐少了些意趣,你是女孩子,唱首歌来解闷吧!”

    林小雅没有吭声,她倒是想唱,但以前学过几首流行歌曲是没胆子搬出来,被有心人听了去,传到王雪烟那儿,把她穿越者身份暴露出来,让对方有了提防不是好事情。

    她还想看看那个极品白莲花剽窃抄袭多少名人文章,有没有穿帮一天。

    “你要是喜欢,我叫几个乐妓过来场个你听。”

    “我妓院长大,乐妓那玩意从小看到大早看腻了,我家翠喜弹得琵琶是南梁鹿州一绝,听她弹过之后别人半点没兴趣听了。”

    又是你家翠喜,便是他老娘级人物,一天到晚挂嘴边也听够了!林小雅讥诮道:“你是翠喜带大,她既然精通琵琶,你从中学来几层?”

    明合德懒洋洋:“琵琶是女人学来取悦男人,我一个大爷们学那东西丢人都来不及,反倒是你,唱歌不行,乐理不通,愧为女人。”

    林小雅对他那张臭嘴领教过无数遍,比耍嘴皮子,她甘拜下风。眼眸一转:“橘红,我记得你以前是大户人家侍妾,好歌好曲必精通一些,不如唱几首助兴吧!”

    橘红笑道:“论唱歌奴婢比不得青绿,她有一副好嗓子,小姐一定喜欢听。”

    青绿来了兴致,放下手中活计,清清嗓子,唱起了一曲小调。林小雅听着感觉很像戏文,她很少听戏剧,现听着清唱,感觉别有一番情趣。

    明合德从小听惯了戏文,不是多得意,望着甲板上站立林小雅,那一身淡雅湖水色长裙随风飘拂,夹带着一缕香风,不禁微微失神。

    “看,岸边有一座佛寺,香客蛮多。”林小雅动手指着渚上,一然大师影子脑海中划过,她差点忘了那个人,自从菩提寺隧道之后再没见过他。当时为了活下去,把他给吃了,如果换做不相干和尚,她或许会抱歉,但那人是她回家车票,非但不能放过,还需得上一层楼才行。

    五个男主里面,李初九和明合德是煮熟鸭子飞不了,太子这只鸭子熟了一半,必要时候还得加加温,前提是她不能去皇宫。和尚是很好勾引,就是不知道能达到什么程度。

    还有一个没出现,大海捞针般难啊!

    明合德不阴不阳地哼了声:“见到寺庙你心就野了,和尚有什么好,除了满口阿弥陀佛那点比我强?”

    都说女人心思敏感,男人何尝不是。

    林小雅叫船家将画舫靠近渚上寺院,围了面纱,拾起裙裾下了船。

    大佛寺,林小雅念着门上牌匾。

    知客僧见她这一行人穿戴不俗,热情引进寺内,偌大院子里正举行一场佛会,林林总总盘坐了几百个居士,正聚精会神听正面一个僧人演讲佛学。

    僧人穿着一袭大红袈裟,容貌很年轻,有潘安宋玉之姿,往那一站,犹如天上降下神祗。一些女居士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直勾勾地瞅着。

    居然一然大师!林小雅想不到这这里见到他。

    像有心灵感应似,一然抬起眸子,看见一个蒙面女郎站不远处,他眼里微微迷惑,渐渐地,闪烁了琉璃一样喜悦光芒。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