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林小雅在辣文 > 38、晋江-深请男主

38、晋江-深请男主

 热门推荐:
    “唔!你那里太大了,我……不行……”林小雅用双手推拒着他胸膛,下面撕裂让她痛苦地蹙起秀眉。

    “放松情绪,你能行,别害怕。”李初九伸出二指进入撩拨,过了会儿再加入一根……

    她娇喘模样致命诱惑他。

    昂-扬越发控制不住,天,再也忍耐不住了。

    他冲动地将她修长*架起双肩上,使她双腿大开,对准,缓缓推入。

    “啊啊啊……”

    秋日温软暖阳从雕花木格窗子照进木屋,淡金色光洒下她纯美雪肤上,白得几近透明,仿佛水晶铸成尉迟博视线悄悄透过木质屏风缝隙,将屏风那边美景纳入眼底。

    那个美到极点玉体折磨他意志!

    晓得那名男子是个武学高手,极力迫使自己正常,运功封闭周身散开气息,可是奔腾欲-望要把她折磨疯了,手臂上突起青筋和颤抖身子昭示着他忍耐已经达到了极限,脑海里闪来闪去全那名少女不着寸缕身子。

    “换个姿势吧,初九哥,我很痛。”

    林小雅不止是痛,始终保持一个姿势,两条腿都没有感觉了。

    李初九抱着站地面,让背对着她趴桌子上。

    她感到异物缓缓推进自己身体,紧致甬道又一次被巨物撑开,痛到极致,销-魂到极致,巅峰到来神智都变得模糊了。

    娇柔身子依附着火热坚硬。

    李初九忘情低下头啃吮着她雪白浑圆肩头,她娇喘和轻吟让他感到加亢奋,火力密集地体内□,突然一阵颤栗窜过他小腹,巨大乐如云端。

    男子坚厚胸膛伏女子细致如瓷脊背上喘息好久,多少个梦中奢望这一刻实现,管此刻深陷她体内,被她紧致包裹,仍有不真实感觉。

    一丝细微动静传进耳朵。

    “谁!”李初九低喝了一声。

    屏风后面尉迟博紧张地按住剑柄,打算只要他稍有异动,就刺穿他胸膛。

    “主公,阿财从宫里来,说太子殿下有事找你。”门外响着侍女橘红请示声。

    阿财是李初九留太子身边眼线,他低声道:“你让阿财先回宫,我随后就到。”

    “是,主公。”

    林小雅恍恍惚惚当中被李初九抱到睡床上,身上盖了被子。

    “我必须回宫一趟,你好好休息,我让橘红青绿门外守着,她们会照顾你。”

    李初九以为木屋周围全是他人马,林小雅断不会有事,可这次他失算了。

    穿好了衣服,望着她熟睡面庞片刻,眼眸透过爱意,低头亲了又亲,抬头看见外面日光西斜,只好离开木屋,对守护下人交代一番,再回望了一眼木屋,依依不舍地翻身上马。

    尉迟博满眼赤红从屏风后面走出来。

    床上姑娘清丽雅致,上好美玉雕刻般肌肤洁白得毫无暇疵,凝雪细致,晶莹剔透得仿佛可以滴出水来,长而浓密睫毛下,精巧鼻梁,微微开启唇形像蝴蝶花瓣一样诱使着男人想扑上去亲吻。

    尉迟博拉去她身上锦被,轰一声,他眼前是玉体横陈,玲珑妙曼绝美少女。

    再也忍耐不住焚毁灵魂欲-望滂沱而来,压她身子上,抓住一朵酥软揉搓,大口一张,把另一边嫣红叼入嘴里,馨香进入鼻端,刺激着大脑,牙齿啃噬着红梅微微用力。

    “唔……疼……初九哥……”林小雅迷迷糊糊感觉李初九还压身上,很不乐意,刚次要了那么多次还不让她消停。正待睁开眼睛,突然一只滚烫大手给捂住了视线,抬起小手去抓他腕,嘟哝道:“你不是还要回宫吗?”

    那双移开去,紧接着一块布条蒙眼睛上,她脑后打了个死结。

    “初九哥,别闹了,我害怕。”以前她就听说男人行房时候特喜欢玩。

    可是她双手被圈到头顶,双腕也被布条绑紧了。

    “初九哥。”林小雅声音忽然变得含糊不清,因为嘴里被塞进了一颗玉块:“你……干嘛?”她只能发出呜呜声。

    他被一具滚烫身躯紧紧压住,硕大无比物体挺入她身子,灼热了她神经。

    “呜……”她想喊却喊不出来,只能被动呜咽。

    “嗯嗯……”尉迟博低沉着语调哼哼着,*蒙蔽了他一切,再也无法顾及自己尊严和骄傲,毫不留情加速驰骋。

    将折磨他到疯狂欲-望送出去,把她美好驻进心底。

    拥住这个美丽身子给他带来极大乐,平生从未有过,哪怕战场上歼敌十万都不曾带来亢奋。

    拥抱着她,仿佛拥住了全世界。

    *滋味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尉迟博发泄过后,穿好了衣服,精神百倍,被索要姑娘累得昏迷不醒。他解去她绑绳,取下她嘴里玉块,却将它套她脖颈上。

    “你救了我,他日我一定迎娶你做广宁候府尊贵少夫人。”

    尉迟博像发誓一样,俯身少女额头深深吻了一下,转身离开木屋,十几米外竹林边上只有两名侍女,一名低头做着秀活,另一名给停留地上一些鸽子喂食。

    他嘴边噙着淡淡笑,展开轻功,足尖点地,嗖从她们身边消失了踪影。

    侍女只感到身边刮过一缕凉风,以为见鬼了,疑惑地抬头瞅了眼。

    林小雅醒来时候,感到全身都痛,两腿酸得仿佛不属于自己,拿起衣服勉强穿好。

    从竹林回来,让橘红和青绿准备了洗澡水,泡温暖浴桶里,方始好过了一些,一低头,看见胸前一块青龙玉佩,有点讶异。她早就注意到这个东西,但不记得李初九什么时候给自己带上。

    玉佩上有几个篆书小字,她连猜测带瞎蒙才看懂,喃喃念着:南梁尉迟。

    心里咯噔一下,对睡着之后那场缠绵起了怪异感觉。半响,打了个寒战,决定不跟李初九提这件事,把青龙玉佩放盛首饰妆奁盒子里。

    她心底隐隐觉得竹林中后半段那场情-事透着怪异,就当成一个离奇梦吧!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