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林小雅在辣文 > 36、晋江-深情男主

36、晋江-深情男主

 热门推荐:
    她爱抚、亲吻和柔情让他陷情-欲海洋中无可自拔,滔天巨浪翻滚,蓦然找到了宣泄口“啊!”他喊了出来,惊人欢愉像电流般通过全身,令身处欲海李初九爽得全身颤栗,喘息了好一阵,眯着眼体会着高-潮余韵,再睁开,看见林小雅累趴他腿上。

    他眼里掠过一抹怜惜,把她抱到自己腿上,从旁边拈了毛巾擦干净她,望着那张纯净精致面庞,他心里变得特别柔软,低头她唇上亲了一阵又一阵。

    “小雅,我妻子,今生能有你相陪,就是死了也甘愿。”李初九心底,她已经是他妻子,无可代替。林小雅把头搁他肩上,目光潋滟:“初九哥,你是第一次吧!”给她感觉,他像极了第一次。

    “你以为我是第几次?”李初九笑着,手指她小巧鼻尖点了下,“我怕暴露身份,再说从来没有什么女子可以让我感动,你是第一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鬼迷心窍了。”

    还真是第一次呢!

    “可是为什么?”林小雅自问不是天仙美女,眨了下眼睛:“王雪烟很美呀,气质又好,像仙女一样,连四皇子都是她裙下之臣。”

    她记得那本书,王雪烟专门喜欢强壮男人,李初九这样高大健硕类型是求之不得。

    “王雪烟表面是好看,骨子里全是稻糠,别提那个恶心女人了。”李初九一双她胸部爱不释手地揉搓,衣襟撩开,肌肤相接,温润触感,美到极点感受,忍不住低下头叼住一颗,用牙齿轻轻研磨。

    “嗯……”她眼里闪着情意,抱起了他头,用自己臀摩擦坐下面那根硕大,低吟着:“初九哥,我……”

    李初九却放开了她,整理好那件弄乱紫烟罗长裙。

    “为什么?”林小雅眼里闪着委屈,她身子很难受,需要他爱抚,难道他不明白?

    “你正来月事。”

    “可以像以前那样,用手指,我很喜欢。”她有点害羞,低声说着,眼睛亮像夜里星辰。

    “来月事身子被就气血两亏,不可以享受那种感觉,会伤到元气。”李初九想起她身子羸弱,后悔挑起她情-欲,,柔声道:“等你月事过了,我答应一定让你舒服,乖,听话,好好养身子,待会我让厨房做些补身子食物送来。”

    “我不饿。”

    “不饿也要吃,等身子养得好了,我带你离开京城,过我们自己生活。”

    离开京城吗?林小雅大心愿是离开古代,回到老爸老妈身边。

    李初九抱着她回到卧室,放床上躺好:“我要回宫一趟,你琉璎小筑先住一段时间。没事别到街上去,太子找不到你,正带了人城里城外搜查。”

    他是现顶着大内总管身份,不去皇宫说不过去。想到太子正满世界找她,心里又不免担心。

    林小雅本想明天上街把当铺首饰赎回,听到这话挺失望。

    李初九把她表情理解害怕,安慰道:“我不琉璎小筑时候,明合德会保护你,那家伙虽然讨厌,倒是个信得过。”

    林小雅拉住他,不解地问:“难道你没看出来明合德是喜欢我,你很开心另外一个男人我身边转悠?”

    李初九脑海里浮起那个长久以来做过梦,摇了摇头,叹着气:“来月事期间好好休养,宫里有个妃子就因为月事期间去太液池游湖,失足落水,落下了不育症,你可要当心。”

    林小雅笑了:“我又不是那个妃子,再说了那妃子失足落水很可能不是夏天,这个季节水温暖,就算落水了也不会有事。”

    她记得红军长征,过大雪山时候,很多女红军因为月经期间受寒,永远失去了当母亲权利。但现是炎热夏季,如果天冷,她傻了去游湖给自己找罪受。

    李初九皱了皱眉,感觉林小雅很不让他放心。

    “别多话,赶紧休息。”

    放下了床帐子,出了房门,吩咐下人们好好照顾,骑了匹马径自往皇宫去了,想刚才缠绵,一路上都是神采飞扬好心情。

    林小雅看见他走了,从床上起身,刚才午睡过,再睡就成了猪了,这些男人总是把她当成猪来圈养着好没道理。穿了绣鞋,走出房间。

    下午空气仍然炎热,绕过长廊,穿过月洞门,独自来到后院一个四角亭子里乘凉,橘红、青绿得知后,端了两盘水果洗好摆石桌上,都是当季,十分鲜。

    林小雅拈了一个葡萄丢进嘴里,古代原生水果味道很非常甘甜,可惜她家乡早已绝种了,人们为了提高产量,不是把食物变成转基因,就是嫁接、改良过。

    橘红见她爱吃,喜悦地给解释:“这葡萄种子是胡商从西域带来,味道比咱们大华国葡萄要好,小姐要是喜欢,赶明晒成葡萄干,省了冬天到来没有吃。”

    鲜葡萄和晒干了之后差别非常大,林小雅想起了现代社会,每时每刻都可以从超市买来鲜水果,饭后老爸都把洗好水果放茶几上,一家人边看电视边吃水果,一副和乐幸福之家。

    她心底渐渐涌起了一股哀伤,对家人思念愈发浓烈,想到自己穿来日久,老爸老妈得不到她消息一定以为她是死了,眼泪从眼眶里流出来,趴石桌上呜呜哭泣。

    “小姐,你怎么了?”橘红吓了一跳,急忙询问。林小雅抬起泪眼:“你们都退下吧,让我一个人静会儿。”

    橘红、青绿出了四角亭子,相互看了一眼。

    “小姐不开心怎么好,主公回来会认为我们没心,说不定要受罚。”

    橘红想起李初九那张阴冷脸,不免害怕。

    “不如叫明公子过来看看,主公离开之前不是说府里要是出了问题,可以找他出头吗?”

    “是这样,明公子腰上一直挂着剑,一定是个精通武功,才被主公看重。”

    林小雅伏石桌上哭了会儿,听见脚步声耳旁轻轻响起,抬起眼来,一个身长玉立男子映入视线,却是明合德

    他一只手按着腰侧剑柄,眼眸中墨绿色光泽荧荧闪亮,恍若黑夜星火:“小雅,是谁欺负你了,说出来我替你杀他全家。”

    林小雅被他话弄梨涡浅现,眼角挂晶莹泪珠,却笑了:“如果你有越过时空本事,说不定能帮助我。”她才穿来多久,就算有仇人,也只是王雪烟一个,可她根本没把那个极品当回事。

    明合德她身边坐下,抬起袖子擦了擦她眼角:“这么漂亮脸蛋哭坏了多可惜,有难处我帮你解决,皇帝老子欺负了你,我照杀不误。对了,越过时空是什么意思?”

    林小雅被他后一句勾起了伤情,潋滟了一眼泪意:“就是穿越到很多年以后或者很多年以前,唉,你做不到,别乱问了。”

    “年代是能穿越,你这小脑瓜里怎么竟想一些离奇事。”明合德抬手把她抱到自己腿上坐着:“你要不要考虑跟我离开京城,从此游历江湖,走遍全天下,看万里河山。”

    林小雅眼眸闪了闪,她从上高中就有游遍天下心思,却冲他摇了摇头。

    “为什么不答应,还是荣华富贵对你很重要?”

    荣华富贵对谁不重要,废话!林小雅心里撇嘴。

    “小雅,你怎么可以是个爱慕虚荣女子,那样多不好,赶紧打住。”

    “呸,想日子好过些有错吗?怎么就贪慕虚荣了,再说我跟你交情没好到私奔地步吧!”

    “小雅,你不可以伤我心。”明合德动手她胸部摸索,接触酥软触感,忍不住掐了掐。她动手把他咸猪手拍掉,斥道:“这里是花园,你给我老实点。”

    呵斥完,从腿上起身,重坐到自己位置去。

    不远处就有两个侍卫站岗,她脸皮还没厚到当中表演免费□。

    “唉,真不愿私奔吗?”

    其实明合德也是说说罢了,真要私奔却是没胆量,他这辈子天不怕,地不怕,师门中几个活阎王是不敢惹。现他百分之九十肯定李初九是没见过面大师兄。挥去脑中阴影,对她道:“如果你害羞,不如我们换个地方亲热去。”

    “不用了,你跟自己亲热去。”林小雅一双翦水秋瞳闪着淡淡嘲讽,她来月事期间,就算眼前站着太子也别想趁机捞油水。

    “唉,太伤感情了。”

    “初九哥交代你五百份金刚金抄写完了吗?”她见过金刚经,长篇大论,不信他这么抄完了。

    明合德对这事挺委屈:“你那初九哥也真是,他又不信佛,怎么对金刚金有兴趣,想要话我到街上买几千份双手奉送。”他身世卑微,小时候没读过书,跟了师父之后才认得几个大字,拿笔比拿剑还沉重,写出字只怕除了他自己连师父都不认得。

    五百份经文抄到明年都抄不完,他宁愿帮他杀一百个人,而不是去写劳什子金刚经,天知道握笔时候头都大了好几倍。

    李初九你够狠!明合德恨得咬牙切齿。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