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林小雅在辣文 > 31、晋江-深情男主

31、晋江-深情男主

 热门推荐:
    军士们见他复入洞内,算上先前十余,又接连跳进十几个。

    其他原地待命。

    四皇子让把太子妃送回尚书府,他却不好意思离开,这种情况就算装也要装出兄弟间友爱,才能被大哥放松对他警惕之心。

    太阳下了地平线,当晚霞消退,天地间变成了银灰色,有周围燃起了篝火。菩提寺僧将做好斋菜端来,请众用饭,只是除了四皇子,谁也没心思吃。

    “有上来,看。”阿财始终盯着洞口,看见里面影闪动,忙出声叫道。

    李承裕一脸疲惫上了梯子,到了地面,接过属下递来手劲胡乱擦了擦,对阿财道:“回宫一趟,去上书房把一份关于菩提寺地下隧道图纸找来,要,等着急用。”

    他地下找了很久,凭着练武一双锐利眼和不凡武功走了很多岔路,终还是被塌方阻止,不得原路返回另想办法。

    阿财一听懵了:“文恒阁书籍起码有上亿册,三天三夜恐怕都翻不过一半,奴才要怎么找起?”

    “让主事太监……”李承裕垂下忧虑眼睑,摇头道:“算了,亲自回宫一趟。”回头对手下军士挥挥手:“们原地休息,等回来。”

    一名军士把他坐骑牵来,李承裕翻身上去,双腿一夹马腹,飞一般离开菩提寺后山。

    那份图纸他以前见过一次,知道什么位置,找起来很容易,只用了一个时辰,便从上书房翻出来,带着图纸急急地回到菩提寺。

    就他将图纸摊地面研究时候,军士们原地待命,谁也没注意到群中掠来一道迅捷身影。

    那影子不可思议,到了李承裕跟前,一把抓起图纸,便飞身退却。

    “给本王放下。”李承裕大喝一声,往前扑去,右手一记二龙抢珠,双指恶狠狠往影子双眸戳去……

    那躲不开这凌厉一击,百忙之中只有侧开脑袋,希望能保全一只眼睛。“嗤!”细听之下,能听见眼珠碎裂之声。

    啪,一只血淋淋眼球坠落地面。

    “啊!”

    那影子竟发出了女子尖叫升,却见她身子迅速后退,嗖,身子跃起,从洞口跌进去。

    夺图、受伤、跌进洞中,连续几个动作若电光火石,等到众回过神,李承裕怒已经不可和,紧随其中,纵身跃进洞内。

    副将不放心,忙招呼几十名军士跟着跳下去。

    一名寺内僧眼尖,认出刚才那女子,喃喃道:“南梁国宰相家女儿魏明珠怎么来了。”他前年跟随一然大师去南梁国讲经说法,认得魏明珠,亲眼见证过这位千金往死追求追求历程。

    ………………

    林小雅身子紧趴和尚宽阔背上,昏昏沉沉地把脑袋耷拉他颈后,他皮肤很温暖。她冷发抖,把冰冷脸贴到那温热脖侧。

    灼热气息洒和尚肌肤上,托着她那双手臂微微一僵。

    “和尚哥哥身上很暖和,像老爸给买暖宝宝。”林小雅含糊呓语了一句,面颊他颈侧像猫咪一样摩擦了下,闭着眸子,安心进入了梦乡。

    一然大师停下脚步,听到身后传来匀称呼吸,知道她睡着了,紧绷肌肤慢慢松弛下来,伸手把她紧握手中紧握夜明珠取下,放进她腰间荷包里。

    漆黑一团隧道里,他眼眸如两盏明灯,绽放着璀璨光,将周围景物收眼底,双手托着背后少女,大踏步子往前走去。

    林小雅意识浮浮沉沉,恍惚中去了十几万年前,那个时代还没有文明出现,只有少量原始。梦里,她跟原始不和炉,一个远离烟地方,孤零零居住下来。

    经过日复一日苦熬,寂寞难耐,有一天,她用石头雕凿出五个俊俏男孩,把自己血和气息分给他们一部分,他们竟然变成了真成活了。

    她跟他们不存血缘关系,但是漫长生活中稀里糊涂把他们当成了自己儿子。

    转眼间儿子们都长大了,英俊潇洒,神勇非凡。

    到了娶媳妇年龄,谁也不愿离开她,每次都用各种搪塞过去。有一次她发怒了,他们都跪下来,说非常爱她,愿意一辈子陪她,做她丈夫。

    她竟然懵懵懂懂地应了。

    搭建好房里,他们吻她,跟她做-爱。

    她被他们一次次压身下,她教导下,用壮硕男-性进入她,她没有感到疼痛,却流了少量血。

    儿子们似乎都很热衷跟她做-爱,每天都乐此不疲。

    每逢做-爱时候她都会奇怪地想,这样做对不对呢?然后,然后,她看清了其中一个儿子脸,竟然是一然大师。

    林小雅吓得醒了过来,迷迷糊糊睁开眼。

    寂静地下世界,她听见潺潺流水声,但她看不清,翻了翻荷包,从里面取出夜明珠。

    她明明记得睡着时候珠子手里拿着,一定是一然大师给她放进了荷包里,他不需要光线吗?

    夜明珠蓝光洒下来,挨着墙壁地上,有一条小溪往前方流去,看得出水质很清澈,是没受过污染地下泉水。

    一然大师蹲□,把林小雅放地上。

    她脸上透着疑问:“怎么了?”

    “阿弥陀佛。”一然大师脸上有些微疲惫:“女主坐下休息一会儿,贫僧口渴了。”他说完,蹲溪流旁边,用手掬水喝了一会儿。喝完后,走到一块石头上盘膝坐下,嘴中念念有词,应该是又念经了。

    林小雅望着那张坚毅俊美脸,想起梦中情景,脸上发热,心道发什么花痴,家是和尚呢,除了念佛号,没玩没了咏经,佛心之坚比三奘哥哥不遑多让。

    不过这个和尚长得真是帅,睫毛很浓密,高挺鼻梁下是两瓣形状优美唇,面部轮廓像被雕刻了似非常有立体感。坐那里,就像一尊石像。

    她视线慢慢由那张棱角分明脸往下移去宽厚肩膀,修长有力双腿,至少一米八几高挺身材,再加上……加上小麦色健康肌肤!简直太完美了……

    怪不得王雪烟不顾太子妃身份,豁出脸来勾引,一然大师确有让女疯狂本钱。

    林小雅由于高中那年对异性排斥,一直不太注重男子容貌,大学时期,就连校草狂猛追求也没她心动过。

    彻底改变她是穿越那天被李承裕给强了,之后又别李初九肯了,心境起了变化,慢慢懂得欣赏男。

    不过相比之下,她喜欢李初九粗犷风格,那种山一样广袤气息和挺拔。

    视线从和尚身上移开,缓缓来到溪流前,将夜明珠放一旁,半跪半蹲,对水梳妆,用手撩水到长发和脸上,清洗上面灰尘。

    殊不知,刚才一番注视让和尚汗流浃背,若不是手指掐紧佛珠,只怕要哆嗦了。

    他嘴里不停叨念着“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几句,“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叨念了一会儿,微微抬起眸,偷瞄水边梳洗姑娘,脑海里闪过刚才背她时候柔软触感,双手托着娇臀时骚动情绪……

    他忽眉头紧蹙,小腹里莫名其妙被一股暖意酝酿着,口干舌燥起来,连念经也变得不顺畅。

    急忙从石头上站起,几步来到溪流旁,蹲下来,掬着水大口喝了起来。

    林小雅将头发绾了个简单发髻,用簪子别好,大而亮眸子透着微微讶异:“和尚哥哥,这是生水,喝多了肚子会不舒服。”

    一然大师被那声柔柔语调心里起了隐隐颤栗,连佛号也忘了:“没事,没事,身子骨很好,不会有事。”

    林小雅噗嗤一笑,曼妙眸子盈满璀璨:“和尚哥哥要是总这幅腔调说话就好了,这样才显得亲切,别老是扑克牌,呃……不是,别老是太严肃了,吓。”

    自从陷落隧道,她心里就有一种彷徨不安,怕被他抛下,怕死无地底世界,总想讨好他,称呼哥哥也是无奈之举。好这个和尚很好相处,大概诚心向佛都很慈善之故。

    梳妆完毕少女一笑倾城,可爱入天仙。

    一然大师只看了一眼,便急急移开视线,回到石头上念刚才色-即是空。

    林小雅看得发愣,自己有那么招烦吗?

    从水边站起身,来到另一块石头上躺下,虽经过刚才休息,身子还是乏,还是痛,头依然昏昏感觉。隧道里气温又湿又冷,她浑身都被一股冰冷寒意笼罩,躺下之后,没多会儿就陷入昏睡当中。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有事少了,明天多补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