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林小雅在辣文 > 30、晋江-深情男主

30、晋江-深情男主

 热门推荐:
    轰隆!四面土石飞扬,烟尘弥漫。

    林小雅有一种被活埋感觉,什么都看不见,就像溺水之人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唯有死死抱住和尚,才感到一丝生希望。

    洞底不是很深,和尚心肠不坏,没有让她跌死,落实地瞬间,把她托起来,他用背后落地。

    这是一个天然地下洞窟,从上面照下来一缕昏暗光,隧道幽深冗长,看不清有多深,有多长。

    照理说林小雅没被摔着,应该不会有事,但随着坠落大量碎石,砸身上痛半死,就一块石头擦着头皮落下,叫了一声,竟是趴和尚身上昏了过去。

    一然大师是有武功人,抱着一个人,并不觉得多辛苦,但随之而来大面积塌方让他为之一惊。抱着怀中身子往旁边一滚,躲开那些土石。

    轰隆巨响,塌方还继续。

    一然大师抱起林小雅,飞也似往隧道头狂奔。黑暗中,他目光炯炯,仿佛能看见一切物质,瞄到空子就往里钻,没多会儿,穿过了好几条岔道。

    林小雅颠簸中醒了来,费力睁开眼眸,只能看见和尚头部轮廓,她头很痛,伸手摸了摸受伤位置,触手湿热,还流血。

    “和尚哥哥,麻烦你把我头上伤口裹上,再这样下去,血流了,我就会变成干尸。”对生渴望,忍着疼痛向和尚乞求。

    一然大师往后瞅了眼,塌方处距离远了,便把她放一块岩石上坐好。

    林小雅浑身酸痛,脊背倚坚硬石壁,心里有些难过,要是李初九或者李承裕此一定把她抱膝上小心呵护。

    “阿弥陀佛,女施主可是好些了?”一然大师把自己僧袍撕了一块下来,她额头上缠了几道,再打了结,用古井不波腔调问了句。

    “凑付事儿吧!”林小雅浑身都痛,可能是失血过多,头晕厉害,说话也有气无力。四周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伸手从腰间荷包里取出一个能发光珠子取出来。她从小有夜盲症,没有电灯古代很难适应,特意向李承裕讨了个夜明珠。

    夜明珠价值非凡,但对李承裕来说不算珍贵,让人从库房找了个大好给了她。

    雪白柔荑擎着硕大珠子,浅蓝色光辉照亮了数米之内,朦朦胧胧,代替了不见五指漆黑。

    有了亮光就有了安全感,林小雅对上一然大师眼眸:“我们要这里坐多久?”

    一然大师坐对面石台上盘膝而坐,手捏着佛珠,微微闭目:“地震引起了塌方,只怕隧道出口封闭了。”

    出口被封闭!就算李承裕得了信赶来,叫人把大量土石清理了,估计她成人干了。

    这么大工作量,就算现代社会用铲车也难办啊!难道只有等死命?林小雅黯然眼眸像涂了一层雾蒙蒙油彩,显示萧索而哀伤。

    一然大师瞥了她一眼,淡然道:“现情况还好,暂时没有危险,女施主且安心。”

    安心你个头啊,地震之后还有余震当我不知道!

    只是暂时没有危险而已!

    林小雅浮起悲观情绪,没有吃,没有医药,也许用不多久就翘了辫子。

    受伤头部传来剧痛,俯身躺石头上,双臂抱着肩,只觉涌来漫天寒冷。心里把那书作者和创造神祖宗从头到尾问候了一遍。

    闲着没事地震很好玩吗?

    尼玛还有书神,她要去梦中找那混球理论去。可是睡不着,头痛,全身都痛。

    一然大师对眼前灾难仿佛不意般,盘坐石头上,咏起了金刚经:“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即非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是名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林小雅坐起身,水眸透着哀怨:“和尚哥哥,你别念了好不好,左右也念不出一碗热腾腾馄饨面。”一提起馄饨,她竟有些饥饿了:“与其闲着念经,不如想办法走出去。”

    一然大师停止念经,眉毛微微撩起:“女施主不必烦躁,人躯体本是一具皮禳,*寂灭,魂魄仍可再入轮回,来世有重获生机会。”

    林小雅被周围湿冷空气冻得发抖,眼中怨怨念念:“死了就死了,每个人记忆都会随*逝去烟消云散,大师你侦破生死,我很佩服,但你记得自己前世是干嘛吗?”

    一然大师胸襟无限宽宏,没跟一个小丫头计较,闭目,捏着佛珠,又开始了咏经。

    林小雅有点恼怒,镇定了一下自己情绪,慢悠悠道:“大师,佛祖把你降到人间是为了普度众生,点化世人,你任务没完成就急着去死,将来到了佛祖跟前恐怕没发交代吧!”

    一然大师缓缓睁开眼眸:“女施主言之有理,贫僧执念太深了。”

    和尚还不算迂腐。

    “和尚哥哥是菩提寺主持,可熟悉地下隧道?”

    一然大师微微凝眉:“这里隧道纵横交错,几百条不止,想要出去千难万难,以前曾经有人进来过,但离开没几个。”

    “是不是地震形成隧道,京都地区常地震吗?”林小雅感到绝望,秀眉浮着愁绪,如果是地震形成隧道,想要出去怕是不可不能了。

    就像一块玻璃外力撞击下,出现无数道裂痕,每一个裂痕就是一条隧道。

    林小雅以前“走进科学”看到过类似情况。

    却听一然大师淡淡说道:“菩提寺隧道是人工开凿,用来躲避战争,历经千载,腐蚀不成样子,从前出口也许不存了,塌方路段也许多。”

    林小雅擎高了珠子,侧头往石壁上查看,眸子被夜明珠蓝幽幽光衬托如两股流动清泉。

    一然大师怔了怔,常梦中出现双眸脑海中一闪即逝,心里猛地一震,却听她清幽声调:“果然是人工雕凿出来痕迹。”少女眸子闪着喜悦光,像似燃起了希望:“大师,难道没有留下隧道图纸吗?”

    “因为隧道废弃了几百年,贫僧实不知,也许皇宫里有图纸,要问过了皇上和太子才能知道。”

    太子不这里呀!林小雅道:“难道连大师也不知道怎么走出去?”

    一然大师避开那双美眸注视:“阿弥陀佛,贫僧不知。”

    林小雅擎珠子右手有点累了,换了左手擎着:“只要是人工隧道,就不会有死胡同出现,管它塌方不塌方,试过了才能知晓。”她从荷包里取出一个铜板,往地面掷下。

    “正面就朝前走,背面走回头路,让上天决定目标吧!”

    铜板地面打了几个转,正面朝上。“我们往前走。”她指着前面深幽幽路径,当先走下去。

    一然大师默不作声跟上。

    二人约莫走了半个小时,林小雅因受了伤,头疼像裂开一样,脚步虚浮着,后只能扶着墙壁移动。可她不愿一个陌生人跟前露出软弱,人心都是自私,一旦他觉得被拖累了,也许会放弃她,独自离开。

    因担着心事,打足精神振作下去,又走了十分钟,竟是坚持不下去,倚着墙壁身子一点点往下滑,就接触地面时候,一双手臂把她抱住。

    “女施主,贫僧背你走吧!”一然大师她身前蹲下,双臂朝后环住。

    林小雅顺势趴他背上,伏和尚宽厚背上,总算可以歇口气了:“和尚哥哥,男女授受不亲,你不怕菩萨怪罪吗?”

    沁人心脾体香传递到前面,再钻入鼻间,一然大师心里连连打着佛号。“女施主多心了,佛曰□,空即是色,出家人眼中无男女。”

    “和尚哥哥,你不当我是女人,我也不当你是男人,我跟你不客气了。”林小雅一双玉臂绕到前面,搂住他,神色自若事:“这样姿势比较舒适,哥哥莫怪。”

    绕到前面手臂柔弱无骨,透着香滑味道!一然大师忽略鼻间馨香,不停念着□,空即是色。

    林小雅受伤头部昏昏沉沉,伏他背上,不知不觉睡去。

    ……………………

    她理解错了,这不是地震,而是一场突如其来地面塌方。轰鸣声响起,远处人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见到山坡下鼓起巨大烟尘。

    阿财带着二名侍卫发觉问题,急急地跑来,发现山脚下巨大洞穴,心里起了不好预感,忙派人到处寻找林小雅和明合德,找了好几圈也没见到,不但这二人不见踪迹,连寺院主持大师和准太子妃也不见了。

    “主持大师接待四皇子和太子妃,就这里,我一路跟来。”有个陪同接待小沙弥说道。

    “四皇子呢?”寺院长老吓了一跳,皇子若他寺院出事,皇帝龙颜大怒,合寺僧人都要跟着倒霉。

    “四皇子要如厕,小引他去,完事后遇到宁亲王府世子,一起去前院用膳了。”那小沙弥回答着,手指着前方,突然眼睛一亮:“看,四皇子回来了。”

    且说四皇子跟宁亲王府世子正用膳,忽听得巨响,好奇心起,过来查看。

    一听说太子妃出事了,倒不是多关心,他女人众多,王雪烟只能说是一个用来暖床,死就死了,该难过该是太子才对。

    阿财不关心什么皇子、太子妃,他只乎林小雅,一边让人跑去军营给太子报信,一边找心腹给黄州李初九送信。

    寺院长老把合寺僧人都找来,往坑里放了梯子,让壮实僧人下去查看。

    但就这时,一支朝廷虎卫军来到了菩提寺后山。

    李承裕飞马骑掐面,飞身下了马背,冷凝眼眸扫视了周围一眼,落塌陷洞口,眼中神色晦暗难明。

    寺院长老浑身抖着过来施礼:“太子殿下,有人看见太子妃这个位置,后来不见了。”他没敢提主持大师也一起,若是二人都活着,孤男寡女,担心太子发怒。

    李承裕把身上盔甲一件件卸掉,冷然道:“让不相干人后退。”

    过来一队军士,把百姓和寺里僧人都驱赶开,空出一大片宽敞地面。

    李承裕卸了盔甲,一身轻便装束,往洞口走去。他属下仿佛知道他要做什么,上前拦住:“将军万金之躯,不可轻易涉险,不如先让属下跳进去看看,如果属下不成,您再下去。”

    李承裕低声一笑,推开那名军士,沈稳地站洞口边缘:“我怎么能放心把她交给你们。”微一闭眼,睁开,直视深不见底洞口,纵身跃下去。

    军士们不放心,又进去十几个。

    剩下人都伸长了脖子往下瞅,一刻钟过后,却见李承裕一脸喜色抱着一个泥人踩着梯子上来。

    泥人手脚动,居然还活着。

    到了地面,李承裕用袖子擦着那人脸上泥浆,擦了几下,忽然僵住了。

    他想确定似,叫人找来一桶清水,提起来,全部浇泥人身上。

    王雪烟哇吐出嘴里沙子,抱着李承裕一条大腿哭号起来,但是腿主人忽然抬起一脚,把她直直踢出去,身子空中抛了个弧线,正好提到四皇子脚下。

    “晦气。”李承裕从牙缝里挤出了两个字,一转身,重跳入洞口。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