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林小雅在辣文 > 28、晋江-深情男主

28、晋江-深情男主

 热门推荐:
    林小雅被明合德抱腿上坐着,感觉他精虫上脑似,托着她臀使劲摩擦他胯-下东西。

    她生怕他再戳下去射出来,夏季衣料薄,要是沾上她一裤子会哭死。

    “你现是太监呢,给我老实点,再动手动脚我就喊人了,假太监混进宫里罪名足够把你凌迟处死。”林小雅涨红了脸,看见他一只手抚她胸,抓过来咬了一口,松开时,出现一圈小小牙印。

    明合德直觉心口狠狠跳一下,绿瞳盈上了一层氤氲,嗤笑道:“看这牙印,啧啧,小雅这么就等不及亲我了,如果想车上偷吃,我便满足你如何?”

    林小雅脸寒像坚冰了,手臂绕过他,将他后面窗户推开。

    车旁跟都是东宫侍卫,阿财是把林小雅当成正经主子。

    明合德不愿暴露刺客身份,忙把人皮面具戴脸上,大热天粘着这么个东西很不好受,也顾不得了。

    暖风徐徐,古香古色建筑映入视线,林小雅除了离开武陵园那日街上溜达了一圈,这是第二次出来,大概今天是佛教节日缘故,出城是人群熙熙攘攘,可能都想趁着热闹佛前上一炷香。

    士农工商随处可见,有挑担子小贩,有街上行走人们,夫妻,情侣,官员;有扬着手中马鞭贵族公子,骑着骏马一阵旋风而过;有衣着光鲜女孩子牵着手小心避让行人车辆;亦有高鼻深目,打扮奇特外族人士穿插人群之中。

    林林总总,无一不显示着京都地区繁华,人民安居乐业。

    菩提寺属于皇家寺院,主殿专门接待有爵位贵族,但一些偏殿对平民开放,因为地藏王生日,寺里和尚专门附近请了一些戏班子,民间杂耍来庆祝。

    来凑热闹人山人海,卖什么都有,小到瓜果名茶、小首饰、小摆设;大到裘皮珠宝、马匹粮食,还有人牙子看了机会,带了穷苦人家孩子来卖。

    林小雅到了之后,便弃了车步行,让侍卫留着看车子,跟明合德去溜达。

    阿财生怕有事,领着二个侍卫后面跟着。

    “你前几天受伤好些了吧!”坐一个小吃摊上,跟明合德一起吃了碗馄饨,林小雅问着坐对面他。

    “好很多了,说你想要我做什么吧?”明合德把吃完空碗推开,耸耸肩道:“虽然目前我抓江洋大盗未必管用,但杀死个平常人准没问题。”

    “谁说让你杀人了?”林小雅一双秀眉微微蹙起:“你不觉得现是你脱身佳时间吗?”

    “你说不错,但我现不想离开,我觉得皇宫挺好玩。”明合德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笑,绿眸打量着林小雅,就像逮到一只猎物般:“你说我现趁机把你掳走如何?”

    掳走,好张狂家伙!只听他又道:“市集上人多,只要我带着你找个地方藏起来,那些侍卫就不容易找到,而且,现是城外,随便跑到山里,找个山沟子躲上一阵子就安全了。”

    林小雅心头一动,如果不知道自己被书神发配空间夹层,只有完成任务才可以回去,说不定听了这一席话就跟逃走了,但这时李初九身影脑海一闪,她就把这个主意打消了。

    明合德手指划过粗糙桌面,邹着眉摇头:“我不怕皇帝老儿,也不怕太子,但李初九这个家伙比较难缠。”他心里有一个疑问,就是不能证实李初九到底是不是神秘大师兄,如果是话万万惹不得。

    “哼,算你识趣。”林小雅翻翻白眼,不怕皇帝怕太监,李初九是什么来历。

    两人离开馄饨摊子,直接朝菩提寺走去。

    到了寺庙门口,明合德带着她直接朝贵族入口行来,守门知客僧正接待几个贵族公子,见二人要进,紧忙拦住:“两位施主想进香,可以去给平民百姓准备偏殿。”

    明合德眼睛一眯:“老子给你钱。”

    那知客僧忙了一上午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心里早不痛,愠怒:“来正殿上香都是大华国有爵位,有品级贵人,你等平民不得放肆,速速离开。”

    明合德面色一寒,林小雅从小当平民当惯了,即使穿了过来得到太子宠爱,也没有贵族意识,拉了拉他衣袖:“咱们是出来散心,到哪都一样。”

    知客僧看见两人走开,冷笑一声:“穷酸,也不看自己是什么身份!”

    明合德听见了转身回去,正要给他一脚,忽一个影子窜过来给了知客僧一耳光子,骂道:“睁大你狗眼,看这是什么?”

    来人是阿财,他举起手里一块令牌,只见令牌上雕刻着东宫标识。

    知客僧挨了耳光气得梁红脖子粗,正要找帮手,一看令牌登时魂不附体,赶紧弓腰赔不是。

    “阿财做不错,等回宫让太子给你打赏。”林小雅笑道。

    “小不敢,照顾主子是小分内之事。”阿财恭恭敬敬施礼,其实他效忠不是太子,而是李初九,侧头颇有点趾高气扬对知客僧道:“告诉你们主持大师好好接待,这位姑娘是太子重视人。”

    “是是,小僧明白。”知客僧把接待任务让给一个小沙弥,对林小雅双手合什道:“这位施主请跟小僧入内。”太子是将来皇帝,他那敢得罪。

    林小雅越过明合德走前面,随着人群进了大雄宝殿,佛祖宝相尊严,磕头人排了好几列,都是衣着整洁富家子弟。

    她从前是不信神,但处这种环境不由得受到感染,跪下来诚心为另一个世界老爸老妈祈祷,什么长命百岁,福寿安康,工作顺利,心想事成说了一大串,越念叨越难过,从地面站起来,水眸闪着淡淡愁绪。

    “求个姻缘签吧!”明合德把一旁签筒递给她,被她随手推开。

    她未来命运无非就是勾引五个男主,五个男都是世上难得奇男子,目前现身三个,另二个就算佛祖嘴中问到行踪,她目前也不想找去,船到桥头直然直,反正女主终会跟男主相遇。

    捐香油钱时候,阿财把出宫时候准备好一千两银票递了出去,银票是太子留给他照顾小姐,用起来一点不心疼。

    知客僧连忙道谢,把林小雅当成了出身高贵千金,客气不得了。

    明合德很崇信鬼神,把求来一个护身符给林小雅带上,被她拒绝。

    “我小时候,翠喜给我求过一个,很灵验。”明合德不不依,硬把护身符套她脖颈上,道:“我戴了护身符出任务从来没出过事,佛祖都保护好人。”

    呸,刺客是好人,这话说出来有谁信。

    “既然护身符灵验,你做坏事时候怎么差点死李承裕剑下,能给我点解释吗?”林小雅反唇相讥,瞅着那张坚毅面容,翻翻白眼,这家伙空有一副好皮囊,却是个刺客。

    “就因为没死成,才显得护身符灵验不是。”

    “是嘛,但不喜欢戴。”她是身体穿,不像王雪烟那种不干净鬼上身,从胸前摘下里护身符,放进腰间荷包里。

    “你这丫头怎么不听话?”明合德嘟囔了一句,跟着她身后出了大雄宝殿,一群香客后面往寺庙后山走去。

    后山又名栖山,寺里僧人山下开辟了一大块空地建了房舍,便植花草树木,供香客们消遣。

    但见花树下,亭子内,三五成群贵族子弟聚一起品茶聊天。

    林小雅谁也不认识,而且古代读书人说话动不动来一句之乎者也,甩一两首诗词,听了一会儿头晕,拉了明合德从旁边绕开。

    只是她无论走到哪儿,都有惊艳目光注视,这些人目光大多都落她一颤一颤胸部。

    林小雅多年来都被人看惯了,不以为意,落落大方迈着步子从他们身边穿过。

    明合德挺不乐意,好像自己老婆别窥视了:“等我伤好了,把这些人眼珠子都剜了去。”

    林小雅甩了他一个白眼。

    说也奇怪,冤家对头哪都能碰到,走到山脚下时候,行人渐少,之所以往这里走,因为知客僧说这里有一个水池,景色优美,就是偏僻说。

    林小雅距离远,看见王雪烟站水池边上,对着她是一个大和尚,没错,是和尚,还穿着大红袈裟,胸前上挂着佛珠。

    妈呀,王雪烟不会是看上了和尚吧!她那样绝色女子想让一个空寂多年和尚上钩那还不是*。

    唐朝高阳公主看上了辩机和尚,牵累了人家落个腰斩。

    王雪烟身为太子妃勾搭小叔子,祸害侍卫,现连和尚也不放过。

    林小雅离得远,趁对方没发现,急忙拉住明合德藏大树后面。

    明合德早见识过王雪烟极品,低声她耳旁道:“那和尚是菩提寺主持大师一然大师,非常有名望,连皇帝戴他都客客气气,前年还被南梁国皇帝请去本国讲经布道来着。”

    “这么厉害。”林小雅咋舌。

    “一代高僧咋六根不净,通奸太子妃事都赶出来。”明合德嘲讽说着。

    林小雅白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是通奸,也许就是简单聊天,也许是高僧点化迷途少女。”心里却暗自寻思,一然,一然这个名字哪听过呢!

    明合德嘿嘿笑道:“说不错,高僧点化迷途少女,就是不知我今天会不会像藏昭阳殿床下那次,再来一场窥视?”

    林小雅想起那晚情况,恨不得掐死刺客。

    却见一然大师双手合十,低眉不语,神态像极了林小雅电影里看到高僧,王雪烟眉目含情,优雅对他说着什么。

    这情况像极了情侣间表白。

    就一然大师微微侧身之际,林小雅看清了那张容貌,不由得大大惊异。

    她以为所谓大师一定是老头子,可这位大师非常年轻,用美男形容一点也不为过,高挺鼻子,薄薄嘴唇,剑一般眉毛斜斜飞入鬓,有棱有角坚毅脸,配上一身袈裟完美像一个神祗。

    “大师!”王雪烟往前凑了一步,但被和尚身上冷漠气息逼后退半步,玉腕轻轻撩着裙带,非常雅致样子,林小雅以为王雪烟要说着我有多喜欢你之类,事实证明她是俗人,人家这回吟起了诗:

    秋风清,秋月明。

    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

    相亲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很美一首诗!但一然大师古井不波面容毫无感觉,王雪烟他眼里泛不起一点涟漪,好像他面前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一块石头。

    林小雅眨了眨眼,那首诗她只记得中间几句,影视剧女猪们没事就爱念叨,尼玛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忆什么,后面不记得了。

    “现不是秋天,也不是夜里,这诗真是狗屁不通。”明合德因为那日王雪烟来昭阳殿捣乱,一点好感都没有,出声讥讽。

    林小雅起了穿越者共鸣,反驳道:“只要能说明问题就行,你管通是不通。”

    可恶!她记得这首诗是和“床前明月光”同个作者,那可是唐朝大诗人杜甫,她敬仰人,虽然她古文不行,但佩服有才华诗人。

    她却忘了,这首诗作者是唐朝人不假,却不是杜甫,而是杜甫好友李白。

    “大师,你应该知道我心思。”

    王雪烟又上前半步,身子前倾,一然大师那么高个子能看到乳-沟吧!林小雅龌龊想着,看你中不中招!

    却见一然大师双目闭上,手指掐着佛珠。

    “大师,你睁眼看看,你面前是一个美丽女人。”王雪烟倾城一笑:“佛家道路过于寂寞,小女子陪大师解闷不好吗?”

    一然大师双手合十,淡淡道:“阿弥陀佛,四皇子说是解手回来了,贫僧告辞,请女施主自便。”

    看来一然大师不受引诱啊!

    明合德低声给林小雅解释:“一然大师是因为生得俊,从小没少被女人勾搭,奈何佛心坚定,从来没出格过。前年他去南梁国讲学,被宰相家千金看上,死活要嫁给她,就算嫁不成,做徒弟,做姑子当使唤丫头也愿意。你是不知道,宰相小姐是江南第一美女,求亲男人都踏破了门槛,可是一然大师面对那位姑奶奶时候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林小雅点头:“这个和尚了不起。”

    人家唐三藏西行路上遇到多少美女画皮也动摇不了取经决心,可见高僧们都是大智大勇,法力无边。

    “男人见了女人不动心只有一个原因,和尚也不列外。”明合德瞥了一眼林小雅,绿眸透出璀璨光,忍不住把手放她腰上,低声道:“所以我觉得他跟李初九一样是个没把儿。”

    啊呸!“不准你诋毁高僧。”林小雅轻斥,唐僧可是她偶像呢!孙哥哥和猪哥哥也是偶像,难道都是没把儿。

    “大师好狠心。”王雪烟冷眸一转,指着近咫尺池水,对背过身去一然大师道:“如果你不答应,我就从这里跳下去,死给你看。”

    死给你看!影视剧台词也搬上来了。林小雅嘀咕,那你倒是死啊!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