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林小雅在辣文 > 27章

27章

 热门推荐:
    第二日早晨,她是被他玩弄胸部搞醒,迷迷糊糊推拒,嘟囔着:“我还困着呢,你摸自己去,别来烦我。\[四*库^书*小说网siksh\]”

    他托着她手腕放自己腹下,窃笑着:“你帮我摸。”

    林小雅只好依着他,用手为抚上面来回套-弄,嘴上不情不愿磨叨:“你待会儿不是还要去军营,白天黑夜忙活,不觉得辛苦吗!”

    “跟你一起怎会辛苦,是愉才对,哦嗯……点动……”李承裕眼里闪着兴奋,迎合着她小手:“每天来一次,做神仙都不过如此……再……用两只手……”

    “你可不止每天只有一次。”她两只手握住抚弄,时不是把嘴凑过去逗弄。

    “嗯啊啊……”他按捺不住了,把她抱着放自己腿上,又抽动了几百下,迸发出浓浓渴望,两只大手抓住一对酥软揉搓,埋下头,含住她舌尖吸-吮了好久。

    林小雅昨晚被他折腾还没缓过来,大清早就被抱着索要,身子酥不行。

    李承裕心满意足,收拾一番,起身去了军营,离开玉坤宫之前派了一队侍卫,责令严加保护,再出现昨天事情全部发配到到深山里挖矿井。

    如此过了三日,李初九一直没来玉坤宫,问秋霞得知,他被皇帝派去黄州给当地知州传递圣旨。

    这种事本来该礼部专做,但封建时代皇帝信任宫里宦官,于是乎李初九就被派去了,不过林小雅相信李初九此举是为自己延揽心腹。

    七月三十日是地藏王寿诞之日。

    京城外菩提寺是大华国数一数二大寺庙,平常日子都香火鼎盛,恰逢节日加热闹非凡。

    林小雅宫里住得久了,想出去玩玩,这日五刚过就起床了,睡眼惺忪叫秋霞为她梳妆,看了一眼太监打扮明合德,叫他到外间待着。

    这家伙总她私人领域出现,不懂得避嫌吗?

    不多时梳妆完毕,淡粉色长裙曳地,细腰以云带约束,不盈一握小腰与突起胸部形成强烈对比,随着动作摇晃酥软令男人一愣一愣,就连随行侍卫都不时睇去一抹惊艳。

    对于男人们异样眼神,林小雅从小就习惯了,无论从前现代化社会,还是古代,她没少被男人眼睛非礼。

    没办法,睡觉她继承了老妈三十六d,想甩都甩不掉。

    记得发育之初还很害羞,常常弓着身走路。

    后来老妈告诉她,大胸是上天赐给女人珍贵礼物,平胸女人想得到一对大胸,不得不忍受挨刀子恐惧,那才叫一个悲催。

    渐渐,她不羞涩了,用典雅姿态应对每一个打量自己目光。

    乘了一定小轿出了宫,宫门旁有一队带刀侍卫守着一辆豪华马车,林小雅打来车门瞧了一眼,竟是李承裕带她进宫乘坐那辆,里面流光溢彩,板壁镶满了璀璨明珠。

    李承裕倒不小气,舍得把这辆马车给她用。

    林小雅记得古代官员交通工具都分等级,有标识,太子马车招摇过市不是好玩,沿途百姓自行避让。没准闲溜达官员看见了,都会急冲冲跑来下跪叩拜。

    就算她忧心跟别人说话,别人也未必有胆子搭茬。

    若是去了庙会,高僧得得信,一定带着徒弟毕恭毕敬来迎接,当看到车里面下来不是太子,而是一个微不足道小女子,估计气得脸会拉了很长很长。

    “阿财,你去换个普通马车,我是出去玩,不是像太子那样出去巡视。”

    “这辆马车是太子一早交代给姑娘乘坐,说是外人见了东宫标识,没人胆敢犯上。”阿财眼里露着不解:“像大将军一样威风凛凛,吓得别人胆战心惊,唯命是从不好吗?

    阿财曾是有钱官员家少爷,后来父亲贪污数额巨大,遭到监察御史查获,定了砍头罪,家人受到牵累,卖卖,死死,他被阉了当做宫奴使唤。

    领头太监因阿财读过书,为人聪明伶俐,为了打太子溜须,派到东宫当差。阿财倒也争气,没几年混到昭阳殿一级下人。

    “我出去是玩,又不是摆威风,赶紧去换过了,少废话。”

    阿财只好叫人去换过马车。

    不多时,一辆普通马车停身旁。

    林小雅开了门,正要进去,忽然身子一轻,被明合德从后面托起,抱着她一同进了车厢回手关了车门。

    “你出去,别人看见了,回说闲话。”林小雅被他抱腿上坐着,很恼火:“你这人忒没道理,我跟你很熟吗?”

    “我那日都摸过你了,你说我们熟不熟,我怎么没去大街上摸人。”明合德力气很大,轻轻圈住她身子,就让她不能动弹,用指肚抚弄她唇:“这张唇很饱满,颜色比昨日还好,是不是昨晚被李承裕要狠了?”

    “你说什么呢?”林小雅想起昨夜李承裕像一只饥饿猛虎,对上明合德审视眼瞳,她一双水眸顿时羞答答。

    “你很诱人,小雅。”明合德闻着她身体散出来异香,神色有一瞬恍惚,圈住腰肢手微微紧致。“昨晚我睡不着,走出房间散步,隐约听见你喊叫。身为一个成功刺客,耳力灵敏异常,虽然距离很远,但是小雅,我听得见。我跟你说过,我是妓院长大孩子,从小听惯了那种声音,我知道意味着什么。”

    林小雅听着来气,有恼羞成怒之状,用手扒着圈腰肢大手:“你是我什么人,我做什么要你管,你以为你是谁?”

    明合德那双大手沉稳有力,像两个钳子圈她腰间,力道控制得宜,不让她疼痛,他神色沉静,一瞬不瞬落她精致面容上:“你能接受太子,能跟一个没把儿太监厮混,为什么不愿接受我?”

    林小雅一直很想接受他,他再不得她心,也是回家车票之一,无法扒开腰间大手,只好面对他,闪着懊恼眸子:“你不是有翠喜吗?我不愿跟别女人抢男人,这样回答总成吧!”

    翠喜!明合德被她话哽住。

    “翠喜是跟我娘同个妓院姐儿,大我十几岁,都能当我娘了。我从小被娘亲嫌弃,没饭吃,没衣服穿,只有翠喜我照顾我,经常从妓院厨房偷东西给我吃,把她穿过衣服改小了给我穿。就连娘亲从来没这样待过我。十二岁那年我跟师父离开家乡,一走就是十几年,有了出息之后回到家乡,得知翠喜和我娘人已经老珠黄,妓院里接待一些年老猥琐男人,凑几个铜板不至于饿肚子。”

    明合德讲起自己粗鄙人生,毫不为身世自怜,神色坦然,慢悠悠语调,仿佛置身回忆当中。

    “像翠喜和我娘这个年纪姐儿,没被赶出妓院饿死街头,算是老鸨有良心。我回到家乡第一件事就是用当杀手赚来银子把她们赎了出来,当地买了一个四合小院给她们住。然后我就离开了,行走江湖这几年每隔一段式时间就让人捎点银子回去。”

    “你总是说我家翠喜,我家翠喜,怎么能不让人心生误会?”她眸子如同秋水般澄澈,含着淡淡娇嗔。

    “翠喜我心里比起娘亲还重要,再说妓院那种地方一天到晚玩玩闹闹,时间久了谁理会,都习惯了。”

    “玩玩闹闹,习惯了?”林小雅几乎是条件反射地盯着他看。

    “别误会。”明合德墨绿眼瞳透彻明亮,悸动情绪一闪而逝,犹如让她看清自己心,抓着她手放他心口位置,语调诚恳:“此之前,我心里从来没有驻进过任何女人,你是惟一一个。”

    林小雅有点触动。

    唇畔勾靥浅浅飘忽,为了回家她不得不把自己交出去。

    好吧!她感情上接受,但还不想过早跟他嘿咻。

    脑海闪过李初九高硕健朗身材,眼里潋滟着朦胧。

    她不能给李初九一个完璧之身,至少要把第二位置留给他,而不是面前这个刺客。

    马车缓慢行驶朱雀大街上,门窗严密关着,林小雅将窗帘拉开一角,让上午光线透进车厢,光华照年轻刺客温润如玉面容上,少了某种太过耀眼迫人气势。

    继那日之后,秋霞嫌每日为他化装麻烦,从李初九那找了一个人皮面具送给明合德。由于天气炎热,他进了车厢他便将面具摘了下来。

    林小雅忽然发觉刺客长得非常俊朗,面部线条刚硬有型,不太像中原人士,具有高加索人特征,鼻梁挺直,唇部形状与面部契合非常完美,深邃眼眸总是闪烁着墨绿色光泽。

    她怀疑他有西域人血统,毕竟一双墨绿色眼眸中原地区很少见。

    明合德凝聚着眉峰,隐去了脸上从容淡定,望着她,弧度优美唇轻轻抿起又张开,“我自见到你那天就不愿放下了。”

    林小雅还坐他身上,眸中神色浅浅淡淡。

    明合德改观了对她印象,但还是不能太接受他,想赢得她心,还需要考验。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