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林小雅在辣文 > 23 勾引刺客未 果

23 勾引刺客未 果

 热门推荐:
    明合德从不知道女人身体可以软成这样,从她身上散着一股幽香,闻起来又香又媚,他以前也近距离碰过女孩子,只限于碰触而已,但从未有她这般香浓。\[四*库*书小说网siksh\]

    明合德像中了媚药一般,有些恍惚,两手圈她细腰上,不舍得放手。

    林小雅用手推拒,无奈比不上他力气,心里隐隐有个声音,他是她回家车票,要抓紧了,不能放手,被这个声音驱使着,鬼使神差把头贴他肩上,温热气息喷他颈侧。

    明合德被她带着浓郁幽香洒肌肤上,闻进鼻孔里,醉醺醺,一只手上移,抱住她后脑勺,低下头,吻住她唇,舌头她芳香口中辗转吸-吮。

    沁人心脾女人香,摧残着他理智。

    “原来女人是可以这样香。”明合德喃喃自语,被鼓惑了一样深深吻着,含住小舌玩弄。

    林小雅只能被动回应,好这个男人嘴里味道还算好,有一股荷叶气息。

    他常用荷叶刷牙吗?

    她困惑想到,还是薄荷刷牙好,应该提醒他用薄荷刷牙!

    只是他个子太高,她被紧圈怀里,两脚拼命踮着,扒着他肩,头使劲仰着,才能接触到他唇。

    不同于李初九和李承裕刚猛和浑厚气息。

    他身上味道是很清爽,虽然还参杂了一股血腥味,但不影响他魅力。

    林小雅被她吻娇喘连连,不一会儿额头见汗,感到他一只手伸进了自己衣襟里,手指抓着软肉,传来刺痛让她稍稍清醒。

    她想勾引没错,但进展太了,要是李初九突然看见怎么办?

    他只是去了前殿,不是离开玉坤宫,也许打发了四皇子就会回来。

    “放开我,会被人看到。”

    她被弄得全身没有力气,呢喃着,用软绵声音阻止,听他耳朵里,仿佛邀请。

    “你别忽悠我,昭阳殿不经通报,哪个下人胆敢进来?”

    明合德忘了还有不需通报李初九,也许没忘,只是不愿肯放弃。

    觉得她身上香浓之气就如媚药一样令自己没有抗拒之心,心里奇怪,以前自己是很有自制能力,凭着不俗品貌不乏投怀送抱女子。

    单是翠喜就没少往他床上钻,但他对她们全无感觉,他跟她们一起,没有性别意识,激不起半点火花,半点情绪。

    她们上他床,他便让给她们,自己出去住。

    可是现,抱着这个芳香柔软身子,他彻底迷失了。

    林小雅叹息,穿越书中,故事情节大概作者铺就好,书中人物都是棋子,任凭作者摆布。

    但勾引是一回事,不愿过早把自己交出去是另一回事。

    跟李承裕相处不同。

    跟李初九也感觉也不同。

    刺客是陌生,昨天之前还互不认识,今天就开始嘿咻太了。

    “放开,李初九进来无声无息,他是不需要通报。”

    “我耳力灵敏,不会被他捉奸,你放心。”

    “可是……”

    “你都有了两个男人,多我一个不多吧!”抱着这么一个尤物,他把自己第一次献出去,应该不吃亏。

    轻缓地把她衣襟撩开,里面两团雪嫩让他眼睛一下子赤红了起来,双手抓揉搓,软肉从指缝溢出,看得他喉咙干渴,全身都是异样感觉,腹下盘踞了一团欲-火,硬起物体已经不受控制,自行行动了,往她腿部摩摩擦擦,希望把相隔两人之间布料给捅个窟窿,好解决他痛苦。

    林小雅是一个初解情-*子,身子非常敏感,被他一番折腾,澄澈水眸变得炽热,垂下眸子,眼见胸部酥软他手里捏出各种淫-靡形状。

    跟李承裕和李初九一样,练武人手都很有力,捏她胸部好痛,但一股股刺激掠夺着她理智,身子酥麻成一片。

    “别掐了,很痛,你这个刺客,还有没有点节操,实太粗鲁了。”

    “节操是什么,我不懂。”刺客眼睛紧紧盯她白皙姣好面容上,低声道:“我是妓院出生,生我女人是个很低级妓-女,我不知道我父亲是谁,我母亲同样不知道,我从小被同龄伙伴嘲笑没有父亲野种,往我身上丢石头,扔烂菜叶子,那种痛苦你不会理解。”

    明合德她耳旁喃喃说着,他也弄不清为什么对她说这些,但她触动他心底那根弦,她让他起了一种名叫感动情绪。

    这些心事即使面对师父时候都不曾提过。

    “十二岁那年我遇到了师父,离开了妓院,之后就是除了学武就是杀人,被我杀死人有三位数,其中有年老人,有年轻貌美姑娘。我杀人从不手软,一剑毙命。我不懂得什么是感情,除了师父,母亲也不能挑起我情绪,勾引我女孩,我向来懒得理睬。我不敢成亲,担心成了亲,哪天我被人杀死了,媳妇和孩子会没饭吃,像我小时候那样被人嘲笑,被人欺凌。”

    “你为什么要当杀手?”林小雅仰头瞅着他,眼里闪着困惑。古龙小说里傅红雪也是杀手吧,但那人很冷,面冷,心也冷,这点很像李初九。

    这个刺客表面热,内心却是极冷。

    但言情小说里也写过,冷情男人,一旦遇到名为爱情东西便全力以赴,热情如火,为所爱之人付出性命也所不惜。

    “因为当杀手有钱赚,你这种糖罐里长大孩子不会理解没饭吃时滋味。”

    林小雅确实不理解,她成长环境,饿死人是很难想象。

    “我听说过饿死人。”她轻声说着,闻联播里讲过非洲和朝鲜常有饿死人事件,当时觉得很不真实,就像一个人每天大鱼大肉,身边人都活金钱堆砌环境中,无法想象这个世上还有吃不起饭人。

    明合德低着头,咬住一朵*,红梅入嘴,微微眯眼,墨绿色瞳眸闪着奇异光,轻叹道:“像母亲味道,但是很香甜。”

    即使是母亲也没有给过他这种感觉。

    林小雅咬着牙,竭力忍住那股难耐,把胸乳从他嘴里挣开:“别咬了,我可不是你娘。”

    咬过红梅已经充血,娇艳欲滴,像一朵妖艳花!他用手指揉捏会儿,把她衣襟合拢,整理好:“算了,你不想要,我也不想强迫,今天饶过你一次,下回我可没这么好定力。”

    他不知道,其实林小雅他一番诉说身世之后,对他有点意动了。

    “林姑娘,吏部尚书家小姐王县主有事相见。”

    一名侍卫隔着大殿门外高声喊道。

    王县主,王雪烟!

    林小雅怔了怔,她跟那人不熟,那人是来抓小三,还是有其他目?想到网上看到正室对小三一些残忍手法,从心底冒凉风。

    “你看起来很害怕样子。”明合德手抚她细滑面颊上,轻笑了下:“有难处不防直说,大不了我帮你杀了那人,不收你银子。”

    “刺客很喜欢杀人玩吗?”林小雅白了他一眼,慢悠悠说:“王姑娘是太子妃,她对我印象不太好。”

    何止不好,御花园一役,要不是李初九来得早,她要倒大霉。

    明合德一笑:“我听说大华国太子妃是个见到男人就发癫主,只是不明白老皇帝为什么把她指给自己儿子。”

    “大华国不怎么意女子贞洁,只要成亲之后一心一意就行。”

    那本书上说了,有权势公主、郡主,结婚之前都养几个面首,再说王雪烟跟自家侍卫们有染没有几个人知道,外面还是很注意形象。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