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林小雅在辣文 > 22引 勾引又失败

22引 勾引又失败

 热门推荐:
    林小雅瞅了刺客一眼,一种茫然无措惶惑感涌上心头。\[四*库&书*小说网siksh\]

    《肉山脯林》关于明合德简介,写他是个非常优秀男人,文武全才、温文尔雅,虽然年少轻狂,结识了一些青楼女子,但洁身自好,从来没有留宿行为。

    文案中寥寥数行,却体现了一个时代精英男子。

    可眼前刺客给她第一印象并不好,偷窥狂、痞子加话唠。

    尼玛让她要是勾引,跟他嘿咻起来怎么可能有感觉?林小雅脑海里幻想那个情景,他赤条条拥着她,说一些让让人头疼俏皮嗑,就禁不住从心底泛起一股胃酸来。

    “小雅,你打算剜这个人眼珠子?”李初九声调淡淡,就像说吃饭了,睡觉了,一样平常,但眼瞳中历芒一闪而逝,嘴角缓缓勾勒出一个冰冷笑容。

    “为什么要剜哥眼珠?”明合德骇然怪叫了一声:“好妹子不带这样。”

    林小雅眼瞅着刺客,眸子明暗不定,缓缓转身,投入李初九怀抱:“我觉得他眼睛很漂亮,像绿色宝石,就想着如果剜下来嵌墙上会不会很好玩?”

    “血淋淋,嵌墙上能有什么好?”李初九淡淡说道。

    “就是就是,女孩子房间放些花啊草啊,放一对眼珠子晚上睡觉会做噩梦。”明合德昨天见识了太监首领本事,自己有伤身未必是他对手,担心他被林小雅说动心了,过来剜他眼珠子。

    他宁愿少一只胳膊,一条腿,就是不能没有眼睛。

    李初九眼神凉薄,没有表情:“嵌墙上是不成,不如剜下来泡酒喝了过瘾。”

    林小雅轻轻吁了一口气,脸上清澈明净:“他眼睛好看,想来泡酒喝味道亦是不错。”

    明合德如同一直待宰公鸡,浑身发冷:“看不出你这小丫头挺冷血,我不就是昨晚看了你几眼,至于生这么大气,你觉得吃亏,我脱光了让你看回去就是。”

    李初九纯黑色眼眸射出森冷光:“你看了她身子?”

    明合德脑海闪过昨日旖旎□,心头有点骚动:“看滋味很痛苦,还不如不看。”这是真心话,天知道他是怎么熬过来。

    林小雅眼里染上薄怒:“初九哥,把他送到净身房去给阉了,我正好缺一个跑腿小太监,我看他聪明伶俐,是个当太监好苗子。”

    李初九冷峻面容闪出一抹淡淡笑意:“这个主意不错。”

    “千万别,我们家三代单传,缺了我不要紧,只怕要落下个无后为大恶名。”明合德露出个苦笑,心头有些郁闷,以前教训,不是早知道女人不好惹了吗?偏偏管不住自己这张嘴。

    大华国律法,凡是家中独子可免去劳役、兵役、净身等。

    但大华建国百余年,水患、干旱、地震、严寒、各种天灾不断,若到了饿殍遍野、兵荒马乱地步,谁还管你是不是独子,早拉去服役了。

    林小雅眼眸从他身上掠过,回转李初九身上:“初九哥你给他找个能掩饰身份职务,等哪天出宫,再把他废了武功,丢到楼子里当个侍候男人小倌。”

    “我不当小倌!”刺客吓得脊背直冒凉风:“你还是把我丢进姐儿待勾栏院吧!”

    “小雅,按你说办,暂时让他昭阳殿当一名太监。”

    “还当太监!”明合德怪叫。

    “不是真太监,就让你换身衣服,昨天你行刺侍候不是穿过吗?”

    李初九声音冷冷,昨天明合德正是扮成太监御前行刺。他倒没想真阉了刺客,海棠春睡浦对招,已经从刺客身法、剑招、探知了些许来历。

    “当个假太监也不错。”明合德唇角翘了翘,露出满意笑容。他现伤势颇重,不是逃走佳时间,等伤愈合了,再想办法脱身。

    “待会我让人给你送套衣服过来,顺便化化妆,就留昭阳殿侍奉吧!”李初九漫不经心说完,目光移到了林小雅脸上,透着深深爱,刺客已经不他关心范围了。

    “我喜欢昭阳殿。”明合德深知太子是个武功高手,但危险地方,就是安全地方,太子做梦也想不到他藏他床下,呵呵,东宫再安全不过了。

    “赶紧从我眼前离开。”林小雅恼恨看了刺客一眼,跟李初九一起机会容易吗?偏偏有个电灯泡夹中间。

    “你们忙,我到后院待会。”

    明合德提着自己剑,推开一道门,走出去,外面有巡查侍卫,但他身法奇,丢出一个投石问路石头,把侍卫引开,他身形一闪离开他们视线范围。

    “初九哥,抱着我。”林小雅双臂攀他肩上,用舒缓语调说,眼眸昳丽,闪着流光。

    李初九不想再推拒这个少女,圈紧她腰,一个横抱,将她身子悬空托双臂上,嘶哑着嗓子道:“我也不知道对你招了什么魔。”初见之始,他便对她产生了奇特感受。

    我知道,我穿是肉文吗?林小雅心里暗道,每个男主和女主命运都是注定,一如她和李承裕那样,但是刺客呢?林小雅有点迷惑。

    可惜,那本书除了h部分,都是跳着看,而且还不曾看完。

    李初九把她放桌子上坐好,两手解开衣襟,托着一对椒乳揉搓,把他们抓出淫-靡形状,指头按着娇艳欲滴红梅轻轻拉扯。

    林小雅双颊闪动两朵晕红,啊轻哼:“有点疼。”

    李初九放轻手法,用嘴代替了一只手位置,张嘴咬住,吸了会儿,吐出来,红梅愈发润泽:“真香,味道真好。”

    林小雅左手环住他脖颈,右手往沿着他小腹往下移动,却又一次被他一只大手抓住……她抬眸看他,眼里闪着着恼:“为什么?”

    “小雅,你不是想知道我是不是太监吗?”李初九哑着声音道:“我今天……”

    就要嘿咻了吗?林小雅眼里透着喜色,心头砰砰直跳。但李初九面容突然露出犹疑,冲着门外低喝:“谁?”

    大殿门一响,侍卫声音隔着月洞门前八宝琉璃屏风传过来。

    “李总管,四皇子来拜见太子殿下,小人好生拦着,才没让他进来。”只从上次五皇子来昭阳殿捣乱,连累一些侍卫挨了板子,侍卫们警觉性便提高不少。

    “你对他说太子去了军营,让他晚些再来。”

    “小刚才说过了,但四皇子说不妨事,他可以昭阳殿等候。”

    “你引领四皇子到前殿奉茶,我这就过去。”

    “是,小遵命。”

    李初九等侍卫出了大殿,对林小雅道:“我四皇子府邸安排了眼线,他是听说了你事才来昭阳殿,你切不可露面。”

    “听说了我事?”林小雅想起昨天御花园假山逮到四皇子跟王雪烟奸-情,摇头道:“昨天我去御花园找你,碰到四皇子跟王雪烟假山里做那种事情,幸好我闪,没被他们发现。”

    如果发现了只怕小命要玩完,依照皇子权势杀死个把小宫女就像掐死蚂蚁一样简单,不但没人非议,还会鄙视被杀宫女不知道好歹惹怒了贵人。

    李初九眉头越拧越紧,林小雅朱唇温软描摹了片刻,把她衣襟整理妥当,表情严肃:“四皇子是个色中恶魔,被他玩死女人不计其数,以后千万当心,懂了没?”

    林小雅不是那种艳光四射绝色女子,但这种清纯净气质似乎能吸引男人目光,尤其胸部一对双峰常常随着动作颤栗,看男人心里忽忽悠悠,眼睛发直。加上她身上异香,是世上女子不曾具备。

    武陵园那天,如果不是太子出手要了她,只怕她早被皇上或其他皇子看上带走了。

    “你也要小心,我听说四皇子很不好惹。”林小雅还记得穿来当日,红然说过四皇子玩死了一个名叫青缘女孩子。

    李初九闻着她身上淡淡幽香,眼中透出柔和:“你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

    虽然四皇子残暴不仁,但林小雅并不担心李初九此行。

    那本书里,写着李初九不是一般太监,身具绝世武功,宫里潜伏多年,结党营私,收买了不少朝臣。

    封建时代皇子们一个个看似挺威风,其实大华国从建国初始就秉承了汉家传统,除了太子之外任何宗室子弟不得干政,即使为官也多是不得实权。

    老皇帝活着还好,一旦驾崩,皇室子弟活得还不如普通百姓来滋润。

    李初九懂得诸多门门道道,只要随便放出点风声,哪个皇子图谋不轨,意欲造反,便够他们喝一壶。

    李初九不怕那些皇子,应该说皇子们对他存着顾忌之心。

    就像秦朝赵高、唐朝李辅国、鱼朝恩、宋朝童贯、明朝刘瑾、魏忠贤、清朝李莲英、安德海都把太监一职做到了顶级。

    封疆大臣,国之栋梁,他们眼里,说宰就宰,砍起脑袋来眼睛都不眨一下。

    林小雅目送李初九离去,眼眸闪着一抹无奈,今天勾引又失败了。

    “喂,他早走了。”

    明合德从后院回来,看见发呆林小雅忍不住多嘴。

    “你这小丫头真奇特,太子女人不当,成天想着勾搭一个没把儿太监有意思吗?”

    林小雅心里涌起一股强烈恼意,冷冷看他:“我又没勾引你,要你多管,再乱说话,我就让初九哥送你去净身房。”

    “得,我什么都不说了。”明合德她对面卧榻躺下,伸手从檀木桌子上盘里捡起一个苹果大口嚼了起来,嚼了几口,又忍不住说话:“宫里各种明争暗斗,你死我活,哪点吸引你了,要是想好好活着不如去民间走走,万里江山,任意遨游,何等活。”

    林小雅心头一动,想到他是五大男主之一,凝着秀眉:“如果我想离开皇宫,你可愿带我走?”

    “什么意思?”明合德眼里透着讶然:“你两个姘头不肯要了,想跟我双宿双飞?”

    林小雅已经对他那张破嘴麻木了!认真表情瞅着他:“我不是真心留皇宫,我是被太子从客栈里掳来,我……我外面有未婚夫,就要成亲了。”

    “太子强抢民女!”明合德露出不可思议神色:“我得到消息,大华国太子从不近女色,有人说他是个没有感情皇子,难道都是假,传言不可信?”

    “你听谁说太子没有感情?”林小雅像露出白痴似眼神。

    “干我们这行,连要杀家族底细都打探不清,不如回家种地去!”明合德耸耸肩。

    “你们这行?”林小雅讥诮道:“既然打听清楚了,还能迷路到了昭阳殿来?”

    “我带了地图,后来饿极了去御膳房找吃,不料被李承裕得了信赶来,跟他过招时候地图弄丢了。”明合德摊摊手,又维护自己面子似解释:“我不是打不过李承裕,因为之前受了伤缘故,再拼命就是给自己找不自。”想了下,觉得还需解释,不然被她误会自己是软柿子多没面子:“我之所以受伤不是没本事,是李承裕联合大内高手以多胜少,坏了江湖规矩。”

    “捉拿刺客还用江湖规矩,那你跑到皇宫做坏事怎么说?”林小雅从椅子站起来,拽着刺客手臂使劲拉,瞪眼道:“别躺我榻上,你洗澡了吗?一身血腥味。”

    “洗澡还不简单?”明合德哈哈一笑:“园子不是有荷花池,待会我跳进去冲个凉就成。”

    “那也不准你躺我榻上,赶紧起来。”

    “好,我起,别拉拉扯扯,被别人看见还以为你是我媳妇,你别自作多情,我已经有了翠喜,才不会爱上你。”明合德站起来,正好林小雅往后拉,力道用空,身子往后倒去。

    “唉,当心。”明合德眼疾手,手揽她腰上往回圈,拉扯冲力让林小雅一头撞他怀里。

    软玉温香,这是他霎时间感受,低头看去,光洁面颊竟如羊脂玉一样精致美好,蝴蝶花瓣般红唇仿佛染上了清晨露珠盈盈欲滴。

    “放开我。”林小雅被那双坚实手臂圈紧,急忙挣扎,虽然有勾引他心思,但被这么抱着,还是浑身不舒服。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