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林小雅在辣文 > 21 太子深1情

21 太子深1情

 热门推荐:
    林小雅醒来时候,习惯性伸手摊摊身旁,这一次摸到了一个人,吓了一跳,睁大眼睛看见李承裕躺身边,讶然道:“你不上朝了吗?”

    “昨日刺客闹了一场惊了圣驾,今天一大早就接到圣旨说是修朝三日。[四*库*书*小说网siksh]”李承裕嘴角勾起一抹温柔,把她搂进自己怀中:“正好陪你睡个懒觉,你不喜欢吗?”

    林小雅眨了下水眸:“到时间该起床了,再说你没有其他事情做吗?”她还想着勾引李初九,他跟前不是添乱吗?心里叫苦不迭,回家路咋就这么难走。

    李承裕含着宠溺笑,拂开她鬓角柔软发丝,指尖无意触到颈间滑腻肌肤,只觉心神微荡。他用优雅润泽声音,靠近她耳边,吐息道:“我想继续昨夜事情。”

    昨夜!林小雅唇角撩起一丝浅笑,但这个笑容很僵住了。

    她想起来了刺客,李承裕一宿没有离开,就说明刺客她床下躺了一宿。

    “殿下,你一早醒来就没出过这间屋子你?”林小雅希望他答不是,希望他说出去走了一圈,打了趟拳,练了趟腿才回来。可是他却道:“难得朝休,我要好好陪你。”

    林小雅石化了。

    说明刺客这张床下躺了一夜,一动不动,还要维持尸体姿势,尼玛刺客当久了都成精了!

    李承裕表情有点奇怪瞅着身边姑娘:“你这是怎么了,是对我昨夜表现不够满意,如果不满意,你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这回一定让你过够瘾头。”

    “不是,哪跟哪啊,我是……”

    他做那事非常持久,她到了好几次,他才能到达一次,这样猛男用一句话形容都可以“夜御数女”了。她怎会不满意?讪讪道:“我宫里呆闷了,想出去走走,想去上街,好去城外看看一眼望不边天空和草地。”

    李承裕柔和眼瞳透出一抹肃然:“今天我要去军营一趟,明后天我陪出宫玩玩吧!”

    林小雅眼睛一亮,趴他怀里做出撒娇姿态,娇憨道:“你去军营,让李初九陪我上街,明后天我们再去城外转转,你说好不好?”

    李承裕俊逸脸上露出温和笑:“外面挨家挨户都搜查刺客,挺乱,你一个女孩子虽然有李初九陪着也不见得安全,别忘了昨天御花园被刺客吓到事情,再吓一次我可不放心。”

    怎会认为她被吓到了呢!

    她勾引李初九被打搅,感到回家路无望才郁闷。

    林小雅眸子闪烁了一下:“我皇宫周边,酒楼店铺转一圈,散散心还不成吗?”

    她是想借着出宫,把刺客送出去,老待昭阳殿算什么事,万一被不怀好意人发现了,指责她是刺客同盟会掉脑袋。

    林小雅眼里带着希冀光,盼望他能答应,李承裕把她抱到自己身上:“再跟我做一次,就让你出宫。”

    尼玛还要做,刺客就床下,还嫌她不够丢脸!

    “好吧!”林小雅哭丧着脸答应。

    李承裕把她睡衣从身体剥离下去,美得毫无瑕疵雪肤宛如白玉雕成,诱人是她胸部一对酥软,让他无比爱慕,轻轻托起它们搓揉,低声道:“我前日找了本春宫图看了一遍,懂得女人身体很多知识,知道怎么做能让你开心。书上说只要把女人弄得身心愉悦,就能得到这个女人全部爱。”

    年轻皇子竟然如此深情!

    林小雅些歉意,可是跟回家渴望相比,男人似乎显得不太重要。

    李承裕托起她臀跨坐自己腿上,用力深顶,身上肌肉随之收缩张弛。

    她抱紧了他,积极回应。

    床上男女彼此相拥着走进情-欲殿堂。

    几番下来,林小雅全身被汗水浸湿,连撩眼皮都觉得辛苦,趴床上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与林小雅虚弱不同,李承裕神采奕奕,拉过锦被盖她身子,起身去浴室洗过澡,穿戴整齐,吩咐下人好好照看小姐,带了一队亲卫出了宫,径直去了军营。

    林小雅梦里回到了现代社会家,老爸老妈得到了女儿死讯,变得容颜憔悴,郁郁寡欢。

    她想跟他们说话,告诉他们,她还活着。

    但是他们听不见,也看不见。

    看见他们难过,她心都痛了。

    就她无所适从,心如浮舟,颠簸于海浪之间,起伏不定,突然有一只手抚她肩上拍着,她睁开眼睛,发现眼眶全是泪水。“你睡梦里哭泣,我把你叫醒。”

    声音是从她头上响起,但不是熟悉。

    她惊诧看去,吓了一跳,竟然是昨日那名刺客,此时穿了一套李承裕墨灰色缎子长袍。人是衣服马是鞍,换上好衣服刺客显得人模人样,如果没有嘴角上可恶笑容,算是一名十全十美大帅男。

    “你怎么还不离开昭阳殿?”

    林小雅伸手拈了案头帕子擦去眼里泪痕,微微倾身之际,锦被从胸部滑下,一对酥软坦露出来,急忙往上拽被子,朝刺客怒斥:“你不懂得非礼勿视么?”

    刺客不意轻笑:“昨晚我看全面,你就别矫情了,左右被我看了就是我人,以后我负责娶了你就是,算我倒霉。”

    林小雅秀眉一敛,怒火被激了起来:“谁要你倒霉了,你以为你是谁,你肯娶,我就肯嫁吗?”这种痞子男人,她以为只存于她原来那个时空。

    刺客挑了挑眉毛:“我看你可怜份上才肯娶,不领情算了,勾栏院翠喜还等着我赎身呢。”

    竟敢把她跟勾栏院姐儿相比!

    林小雅气得眼里冒火,张着小嘴,准备随时上去咬断他血管。

    刺客看出了她愤怒,举手做投降状:“得,别生气,我不娶你就是了。”

    这句话非但没让林小雅消了火气,把她怒气引得高涨,甚至想喊侍卫进来捉拿他。

    “姑娘醒了吗?要不要奴婢进来服侍?”

    大殿门外传来秋霞声音。

    林小雅狠狠剜了刺客一眼,指着床下,凶巴巴道:“给我死到下面去,再不准出来听到没?”

    刺客倒听话,咧嘴一笑,身形一晃,钻到床下去了。

    林小雅平息了一下怒火,对外面喊道:“进来吧!”边说边捡起一旁衣服往身上穿。

    秋霞服侍下,她梳洗完毕。

    几名小太监从御膳房端来美食,她见顺口吃了点,想到床下那位还饿着,心里有气,好饿死他。

    “把饭菜都捡下去,注意别被猫爪子顺手牵羊了,要知道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每粒米都是地里种出来人吃了对劲,万一被路过野猫野狗叼了去太浪费了。”

    “姑娘这话说得理,听侍卫们说昨个闹刺客御膳房少了一锅羊肉烧卖呢!”秋霞把自己听来讲给主子听:“做饭大师傅说他正转身烧水工夫,那锅烧卖就不见了,真是活见鬼。”

    “大概是被刺客偷吃了!”拾到桌子小太监笑道:“太子殿下得知刺客还没离开,带人把皇宫查了个遍,就连几位得宠娘娘那都闹个鸡飞狗跳,嫌失了面子,今一大早哭哭啼啼跑去隆庆殿朝圣上告状。”

    怪不得李承裕昨夜回来晚,原来抓刺客去了。

    可惜刺客就昭阳殿床下,并且见证了他和她一场情-事。

    林小雅想到昨晚床下面那双火辣辣眼睛就呕得慌,气不打一处来,不过关心李承裕前途,要知道得罪了小妈可不是好事,他爸爸那边会不会炸庙了。

    “皇上一定生太子气了吧?”林小雅忙问,太子是她饭票,一损俱损。

    “这倒没有,太子精明着呢,晓得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那小太监笑嘻嘻道:“皇帝被行刺事闹心烦,几位娘娘去隆庆殿哭闹,被心情不好皇上大骂了一顿,罚她们禁足一个月。”

    太监们说完了,端了剩菜剩饭正要离开。

    林小雅突然感到脚腕像被针刺了一下,没做理会,可是随即又被刺了一下,疼她只蹙眉,不用说一定是该死刺客捣鬼。为了不让自己脚再受罪,对太监道:“你把那盘香椿蛋卷和鸡汁小笼包放下,等待会我饿了当零食吃。”

    小太监照主子说放下两盘食物。

    林小雅摆摆手让他们全部退出去,把殿门关上,再回身时候,看见刺客一手一个抓着香椿蛋卷和鸡汁小笼包狼吞虎咽,边吃边点头:“还是宫里东西好吃。”

    林小雅微微敛起一双黛眉:“你为什么要行刺皇上?”

    刺客大口嚼着食物,嘟囔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有利可图才杀人。”

    林小雅有个疑问:“奇怪你昨晚为什么不行刺李承裕,他是太子,不是同样可以让你交差吗?”不是她想让太子死,是她确实存疑问。

    刺客想说给钱主顾只让他杀皇帝,话到嘴边又改了口:“怎么说呢,我这人挺那啥,看不惯别人痛苦,昨晚你们都饥渴到了那份上,我再棒打鸳鸯不是天打五雷轰吗?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你去死吧你。”

    林小雅这回真生气了,顺手从旁边博古架上抓起一个价值不菲汝窑瓷器丢了过去。

    刺客抬腕接到手里:“上次送我一只杯子,这次送我一个壶,茶杯配茶壶还真登对了。你这丫头做什么暗示不好,非要做这个暗示,害得人家把持不定。”

    林小雅牙齿"咯咯"作响,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怒火,想也不想朝门外喊:“来……”刺客吓了一跳,身形一晃到了她面前,捂住她嘴,急切道:“哥好妹子,算哥求你绕了哥这一回,你要打要骂都行,千万别把哥给交出去。”

    林小雅用眼睛示意把手拿开,等他手终于拿开,她抬起右脚狠狠他脚面看猛力踩下,刺客笑嘻嘻生受了:“你这点力道用来搔痒还成,要是不解恨,哥手臂给你咬两口吧!”

    他真抬起手臂她面前。

    林小雅毫不客气,抓起他手臂狠狠咬下去。

    尼玛嘴里都有血腥味了,当事人像没事一样,眼里仍有股嬉笑意味,害得林小雅不好意思再来一口。

    “姑娘,李总管来看你。”门外响着侍卫声音。

    李初九来了!林小雅愉之情流露脸上。

    她亲自跑到外厅大门处把他迎进来。

    “初九哥,这都中午了,你才来,我还想着跟你上街玩玩呢!”林小雅拉着他手臂宛若见到了亲人一样,似梦似幻眸子漾满了真诚笑。

    李初九被她挽着手臂进来,低下头,一个温热轻柔如羽毛吻竟已落她嘴角。

    “今早被皇上叫去了有点事安排。”

    昨日闹了一天刺客,整个皇宫都不得消停,几个娘娘恃宠生娇,惹老皇帝生烦,连带他这个大内总管也被骂了顿,做奴才就有这悲哀。

    “那个刺客。”林小雅低声道:“他逃到了这里,我床下待了一宿。”她想起被窥视就一肚子怒火,拉着往卧室走:“初九哥,你帮我把那人眼珠子挖出来。”

    “你喜欢他眼珠子?”

    李初九不明就里,跟她进了卧室。

    刺客这回没有藏,大模大样给自己倒着茶水,自斟自饮。

    李初九冷冷瞅着刺客,眼里蓄满了冷肃漠然:“如果我没猜错话,阁下就是当今天下赋盛名杀手明合德。”

    刺客浑不意咧嘴笑笑:“你没猜错,我就是杀手明合德。”

    林小雅怔怔瞧了瞧他,眨了眨眼,神色从迷蒙慢慢变得清明,忽而面色微变:“你真是杀手明合德。”

    刺客嘿嘿笑道:“如假包换。”

    林小雅被他笑容晃到了眼,可是心里却惊讶了,《肉山脯林》文案简介第三大个男主不就是杀手明合德,是同名同姓人,还是原本男主之一。

    如果他是男主之一,非但不能死,她还要保护他安全。

    因为他是她回家车票。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