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林小雅在辣文 > 20 嘿人咻被人窥视

20 嘿人咻被人窥视

 热门推荐:
    “被李承裕追杀时候,藏腰上百宝囊弄丢了。[四*库*书~小说网siksh]”刺客接过药瓶,取下塞子,拈了药膏涂伤口上,不一会儿血就止住了,挑了挑眉:“真是好药,你从哪弄来?”

    当然是李承裕给,昭阳殿每样物品都是精致绝伦宝贝,大华国太子东宫就有这样特殊性!林小雅讨厌他身上那股血腥味:“请你离开我床,弄脏了我还怎么睡觉?”

    “没事。”刺客撕了床上被单为自己包扎伤口,不意吹着口哨:“如果你没地方睡,今晚我搂着你睡好了,我不嫌你。”

    没见过这样厚脸皮!“我嫌你。”林小雅声音冷冷,眼看他撕毁她床单,气得抓狂。

    “真伤我心。”刺客抱臂摇头,说来也怪,那肩头有一个很深洞,他像没有痛感神经似,还能说笑。

    “你还不走?”这个男人再不滚,她真想挥着扫帚把他赶到爪哇国去。

    “外面全是人,出去就没命。”刺客四仰八叉往她床上躺下,享受眯着眼:“打了一天,逃了一天,骨头散开了,还是你这里好,床又香又软,我都想娶你当娘了。”

    好个自以为是家伙,凭你够级吗?林小雅气得不想再跟他多费唇舌。

    昭阳殿暖阁,碧纱橱有好几处,殿外面还有下人房。他怎么就相中她床,待会儿李承裕回来捉奸,就百口莫辩了。

    李承裕,那可是她长期饭票加保护伞。

    就这时,昭阳殿外面传来李承裕跟侍卫们对话声音。他声音威严中带着磁性,很悦耳,她不会听错。

    要命,想什么来什么,忍着对刺客嫌恶,急忙抓住他一只手臂往外拽。眼里闪过急切,低声道:“你赶紧给我躲起来,太子来了。”

    “什么,这里是太子东宫?”

    刺客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一个弹起,笔直站着,边往周围寻找藏身地方,边低声道:“原来李承裕玉坤宫,我说你这里怎么很安静,没有侍卫敢进来搜查,可是你不是白天那个太监头姘头吗?怎么又成了太子人?”

    “你……你管得着吗?”林小雅斥了一句,忙顾左右而言他:“你真没用,连皇宫地形都没弄明白就敢进来行刺,活该失败!”

    “你这丫头懂什么?”刺客脸色微窘,不想说自己是个天生路痴,一条路就算走过一百次还是有走错时候。

    他提着剑,视线落惟一大床下面,皱着眉,透着冷然色泽。

    林小雅不知是不是看错了,竟觉得他眸中闪着墨绿色寒光,像森林中行走雄狮,浑身上下充满威凛气息。

    尼玛打算决斗吗?

    林小雅紧张手心渗出汗水,自己不会遭受池鱼之殃吧!随即她感到眼前黑影一闪,风声掠过,刺客身法出奇,下一秒,竟然躲进了床底下。

    林小雅怔了怔,急忙把染了血迹床单拽下来,再从箱子里找一条重铺好。

    空气里仍有股血腥气,她鼻子从小过敏,对任何有刺激味道都不习惯,要是李承裕闻到可怎么好?躬身把床下染了血粉色小外套捡起来,刺客猛地抓住那只柔荑放唇间打了个波,等到她往回挣,他却放开了。

    “我小心肝,千万别出卖哥哥,回头哥娶你回家当娘。”刺客唇角勾勒出一个可恶笑,那笑容极为邪性,像充塞了人类劣质基因。

    林小雅怒瞪了一眼,回身把小外套和换下床单一起丢进隔壁暖阁一个箱子,等明天李初九来了再交给他处置。

    再把卧室窗户推开两扇,让血腥气散开。

    抬头向外看去,很美夜空,柔柔银色月光洒进了室内。却见接连飞进好几只蚊子,找来一束驱蚊香,插-进香炉里点燃了。

    吸了口气,血腥气似乎没有了。

    这时,李承裕已经走进来,温软目光落她身上,笑了清朗,走过来,把她抱住:“是不是外面捉拿刺客声音吵醒了你,那些废物,我走前让他们小心来着。”

    “没有,我起来解手发现你不房间就没了睡意。”

    林小雅心里还紧张,担心练武人耳力灵敏听出来,不过武侠小说里讲能当顶级刺客人,躲藏本事亦了不起,什么龟息*,什么闭气功,想来不会差。

    转念一想,她担哪门子心,刺客死了好,只要她澄清自己被胁迫就行,以李承裕对她疼爱,未必会向她发脾气。

    此时林小雅想到了从前看得一本言情小说,男主经常女主怒斥一句话:你不就是仗着我爱你吗?

    林小雅唇间盈满了笑意,虽不敢保证李承裕爱上她了,但她从他身上感到了浓浓宠爱,这就够了。

    “今天让你担足了心事,回头我一定补偿你。”李承裕把她整个抱起来,放旁边紫檀木桌子上坐好,伸手把香炉往里推了推,看见窗户敞着,皱了眉,走过去都关上了。

    “别关,我热着呢!”

    “听话,我们办完正事,你想开多久都行。”

    办正事!尼玛他还想嘿咻不成?

    林小雅吓得说不出话,震惊看他动手解她衣襟,哆哆嗦嗦道:“你想干什么?”

    “你这话问真多余。”李承裕嗤笑:“你今晚没吃饭,我刚才交代御厨准备了夜宵,等准备好了端上来多吃点,老是这么瘦怎么行?”

    “我哪里瘦了?”

    其实林小雅该瘦地方瘦,比如腰肢,不该瘦地方很有肉,比如胸。

    李承裕把她衣襟解开,里面一对雪白酥软弹出来,他立即双手托起,笑道:“这里一点都不瘦。”低头,挨个亲了亲,眼里溢满了迷离光彩,张嘴含了一大口,吸了吸,美妙滋味让他恨不得将她吞进自己肚子里,跟她合二为一,永远融进自己血肉里。

    本来这个位置,不容易被床下刺客窥视去。林小雅才放心让李承裕动手动脚,但视线不经意一瞥,藏床下那头颅不知什么时候探出来,墨绿视线正好落被李承裕连抓带咬、透着致命淫-靡一对酥软上。

    林小雅已经从那双眼眸里看到一抹炽热光。

    妈呀!她不是拍a-片啊!

    林小雅心里想哭,想把刺客碎尸万段,可是她现什么都做不成,不敢告诉李承裕床下藏着一个窥视者。

    “殿下,我们到床上去好不好?”她抓着胸部那颗头颅往外推:“别这里,我不习惯。”

    “别动,我正忙着。”李承裕吐出灼热气息,左手把她一双皓腕圈到秀发顶上,埋头她胸前含弄了半天,右手伸进她裙子里摸索,粗噶声调道:“已经湿了,小雅,我想要你了。”

    “不……不行……不要这里……手拿出去……”

    天啊,谁来救救她!

    林小雅吓身子都发抖,李承裕把她颤栗当成了爱证明,窃笑着手指进入深。“嗯……”她眼眸轻轻一瞥,床下那双墨绿色眼瞳正火一样张望过来。

    “殿下,我们到床上,不要这里……”林小雅咬着牙说出这句话,声音软像回应他热情。

    “这里很好啊!”李承裕咬住另一边红梅,边玩边道:“武陵园那次你不是看了春宫图,房檐屋后都能做,还有马背上做,秋千上做。何况我们是自家桌子上,你害得什么羞。我记得那天墙上看到一行小字,写着换地方做就像偷情,能增加刺激感和鲜感。”

    偷情,尼玛现不正是偷情,增加刺激吗?

    可她为什么很想死!

    只一会儿功夫,她便被他脱得浑身光溜溜,双手抱胸,紧紧夹住两腿,除了武陵园被强了那次,这辈子第二次窘到不行。

    李承裕把她两腿分开,低喘道:“你这里很美,乖,让我看看。”

    看你大头鬼啊!

    林小雅使劲并拢双腿,却哪里有他力气,被他两手轻轻一分就开了,打量她腿部那颗头埋下去,对着她连亲带啃。

    妈呀干嘛是这个动作!

    她心里哭泣,可是很一种奇痒感觉控制住心神,一*电流顺着他亲吻位置漫延了整个身子,脑海里光束凝聚,全身渲染了神奇意境。

    “嗯……啊……”

    尼玛,反正不止一次丢脸了,多一次就不多,少一次不少,还是等明天让李初九把刺客杀了灭口,这就是窥视代价。

    之后事情就算林小雅想不要也不成了。

    李承裕把她从檀木桌子抱下,让她站好,上身趴桌案上,雪白小脚叉开踩着地毯。

    他从后面拥住她脊背,开始索要。

    “啊……啊……”

    李承裕一只手扣住她腰,利用他强壮优势,将她小小身子压桌面上。

    扳过她头,喘着粗气,亲吻玫瑰花瓣般红唇,另一只手揉搓着完美无瑕雪肤,勃发热情全部挥发少女身上。炽热仿如要融化彼此。

    巅峰到来一刻,李承裕突然像疯了一样涌动起来,舌头蛮横地侵入她小嘴,“啊!”大喊着吐出所有痛苦和乐,全身都抖着,含着她小舌吸了好久才停下来。

    “小雅,活吗?要不再来一次?”李承裕得到抒发,神情愉悦无比,纯黑色眼眸灼灼闪亮。

    “不要了,我饿了,也累了,抱我到床上去。”

    林小雅哪敢再要一次,侧头一瞥,床下头颅已经缩回去,悬着一颗心总算好些了。尼玛古代嘿咻都有人打搅,跟李初九时候被捉奸,跟李承裕时候被窥视。

    “今天就饶了你,等明天我会连本带利要个够。”李承裕笑着抱她来到床上。

    此时林小雅完全相信刺客有类似龟息*那样内功,要不怎么李承裕这样一个武功高手都能瞒过。

    过了几分钟,等两人穿好了睡衣,进来二名小太监把热腾腾夜宵端进来。李承裕和她就床上大吃了起来。

    吃完了,把剩下一半食物放案头,他楼着她睡着了。

    夜色仍然很深。

    这时,从床下悄悄伸过一只手,到了案上,端了其中一盘酒粮丸子。

    刺客吃饱喝足,把盘子放回原处,继续床下凭住呼吸,小眯了一会儿,却没胆量睡实。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