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林小雅在辣文 > 19刺客

19刺客

 热门推荐:
    林小雅心情蔫蔫跟着李初九回到玉坤宫,跨进大殿门,差点被门槛绊倒。[四*库书^小说网siksh]

    “小心。”李初九揽她腰,她顺势倒他怀里,怨念仰头望着那张轮廓分明坚毅面容:“初九哥,我累了,抱我到床上去!”

    “一定是刚才被刺客吓到了。”

    李初九把她拦腰抱起来,进了卧室,放到床上躺着,望着她略显苍白脸,心里怜惜:“看你脸色不好,被吓得不轻,我让侍卫跑趟太医院,请个御医过来瞅瞅!”

    他当久了大内总管,经常接触宫里娘娘,有些天生体质弱,风吹草动就能吓得病倒。

    林小雅拉住他手,闷闷道:“我就是心情不好,你陪我待会。”

    她是想到回家遥遥无期才不痛。心道:别看电视里见天播放各种穿越题材电视剧,但真要被流放到了古代,估计谁都不愿意!

    李初九点点头,深深望着她:“有我,别怕。”他真认为她吓到了,手抚着细致脊背,像哄孩子似轻轻拍着。

    林小雅叹着气,小时候睡不着觉,老爸也这样哄她。脑海闪过那个世界一切,离开没几天,竟说不出想念。对老爸老妈来说她掉进冰窟窿里应该是死了人,做梦想不到他们女儿水下游了一圈,穿到肉文中来。

    如果完不成剧情,今生今世也不能相见了。

    林小雅眼角不知不觉溢满泪痕,抓着李初九壮实手臂,无声流泪。

    李初九心头像被针刺到了一样疼,坐床头,把她整个抱到怀里,温声安慰:“小雅,我这,别怕,别怕。”

    “初九哥,我不想孤零零待皇宫里,如果哪天你离开了,别忘了带上我。”林小雅窝他怀里流着泪水,眼眸露着难掩凄凉。

    “我一定带你走,小雅。”李初九黑眸凝聚了一股坚决,像发誓一样。

    “初九哥,我只能指望你了。”

    林小雅叹息了声,他怀抱有丝融融暖,却又带着凄凉怜惜疼。她躺他怀中,神志逐渐迷糊,渐渐进入了梦乡。

    李初九手渐渐收紧,低头她面颊亲了会儿,一双眼瞳透着温柔怜惜疼痛。

    这样一直瞅着,不知过了过久,外面传来脚步声,知道是李承裕回来了。他把林小雅重抱到床上,小心盖上被子。

    深深看了一眼,转身出了月洞门,回到客厅等候。

    李承裕一脸凝重进了昭阳殿。

    “殿下今天回来很晚,出了什么事?”李初九施礼问候。

    “等会再说,我先看看小雅。”

    李承裕径直往卧室走去,他每次回到昭阳殿,无论多重要事都要放一放,等到看完了林小雅再回头办。

    李初九站厅里,等了片刻,却见太子皱着眉从月洞门出来。

    “发生了什么事,小雅虽然睡着了,但眼角有点红肿,好像是哭过。”李承裕喜欢开开心心林小雅,哪怕朝他发脾气、咬他、抓他、挠他,都可以,但看到那幅可怜兮兮模样,着实感到心痛。

    “是这样,小姐今天御花园遇到了刺客,受了点惊吓。”

    “你不身边吗?”李承裕心里拧了起来,怒斥:“早上不是跟你说了量保护她,你是怎么做,如果不行就别揽事,我找谁都一样。”

    “奴才该死。”李初九无声叹了口气,是他糊涂,如果当时不是她吸引了他全部注意力,何至于让刺客趁机闯进来。

    “可看清了刺客什么来路?”

    “奴才离得太远,那人身法又极,不曾看清。”李初九面色沉静,声音轻缓说道。

    “如果让我抓住他,诀不轻饶。”李承裕眼里有一种接近残忍神色,拈了桌案一个汝窑精美茶盏,双指轻轻一捏,碎片从指缝散开。

    “殿下,奴才听说皇上遇刺?”

    皇上被行刺消息只怕传遍了整个皇宫,身为大内总管不去御前问安,会招人非议,但李初九只想陪林小雅身边。

    “父皇受了惊吓,要养病几天,只可惜殿前侍卫被刺客杀死不少。”李承裕冷峻面容透着一缕阴冷。

    早朝结束,皇帝乘着龙辇回寝宫。

    他赶往玉坤宫,走了一半路,因想起给林小雅讨个县主封号,又折返回去,正好看见父皇危机重重,立刻拔剑,飞身过去,不多会儿将刺客刺伤、逃窜。

    李初九漆黑眼眸波光闪烁:“刺客一身伤是太子杰作?”

    “可惜没有杀死他,才让小雅接连受到了牵累。”李承裕双眸凛意逼人:“不过现整个京城都戒严,挨家挨户排查,那人想逃出生天只怕不容易。”

    李初九不想提刺客也许还海棠春睡浦,即使是上司兼好友太子,有些事也不能坦白。只听太子道:“你退下吧!记得以后多陪陪小雅,她好像很依赖你。”

    “是,太子殿下。”李初九离开时,眼眸不经意往里瞥了一眼,除了月洞门前八宝琉璃屏风,什么也看不到,但一颗心已经飞过月洞门,落到了睡梦中少女身上。

    李承裕待李初九离开,进了卧室,拿了本书和衣躺旁边。

    不多时,月洞门外传来小格子声音:“殿下,晚饭时间到了,要不要带着小姐出来吃?”

    李承裕看了看身旁熟睡少女,不忍心叫醒,对外面轻声呵斥:“退下。”

    小格子施了礼离开。

    李承裕看会儿书,看看时间不早,熄了灯,正要躺下,不料小格子又进来:“殿下,有侍卫说御膳房好像发现了刺客踪迹,做饭大师傅检查一遍说少了一锅羊肉烧卖。”

    刺客还皇宫!

    李承裕纯黑色眼瞳一抹威凛一闪而逝。刺客一日不除,他亲人安全上将受到威胁。起床、穿衣、提了一柄长剑出了大殿,把侍卫分成二队,一对守大殿门外,保护林小雅。

    另一队被他带上,离开玉坤宫,朝御膳房方向去了。

    林小雅睁开眼时候,房中漆黑一片,唯有透过窗帘缝隙投射进来一点点月光。

    因没了睡意,从床上起来,忽然听到窗前有声响,张惶道:“谁?”

    想起白天刺客,心里有点发憷,身子却蓦然向后一倒,腰间被一条强壮有力手臂圈住,正想张嘴喊,却被那人伸来手给严严实实捂住了,一股刺鼻血腥味马上冲进了她感官。

    不用多想,就是那个刺客,林小雅哀叹,真是背到家了。

    “你答应别乱叫,我不会伤害你。”

    刺客低沉语调林小雅耳边响起,她还能觉察他浑厚喘息吹拂到她披散秀发上,而她柔弱躯体正被他紧抱怀中。

    林小雅不是特别害怕,通常这样问话人,不具备一定危险性,睁着双水雾般眸子冲他点了点头。可就这时,守大殿外面侍卫察觉到了什么,隔着门喊:“林姑娘,你还好吧?”

    刺客眉头一皱,长剑横林小雅脖颈上,目光炯然:“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锋利剑刃发着森冷光,像随时割破她颈部大动脉!

    林小雅胆战心惊之余,不免气恼,敞着嗓子喊:“我刚才睡觉梦见一个停尸房尸体诈尸进来了,青面獠牙,丑到爆了。你们还有问题吗?没问题就远点闪着。”

    那侍卫以为打搅了小姐好梦,再不敢多话。

    “我可没有诈尸习惯!”刺客晓得林小雅借故讽刺,邪笑着说道。

    “你还不肯放开我吗?”林小雅被他从后面紧紧拥住,甚至感到他腹下一簇坚硬物质抵她娇臀来回摩擦,心里大骂,这个人不知廉耻混蛋,都到了这份上,还有闲心发-情。

    “你可真香。”刺客看遍花丛,从来不知道女人身上味道可以这么好闻,鼻尖不经意滑过她额头嗅了嗅,松开了一只手,见她确实没有叫喊打算,他才完全放开对她牵制。

    “整座皇宫都搜查我,逃到这么一个安全地方真不容易。”刺客大马金刀坐她大床上,把上衣脱下……

    林小雅吓了一跳,以为遇到了色狼一枚,却见他肩头一个很深伤口,不禁担心自己床,蹙眉道:“拜托你老你别坐到我床上行不行,弄上了血迹,我就有口难辩了。”再说也很脏,她有轻微洁癖。

    “你这女人可心狠,我都伤成这样了,你还不让我坐会儿。”刺客拈了案头一个茶水壶,再把床上一件粉色小外套捡起来,用茶水浸湿了,抓着粉色小外套往肩上擦血迹。

    林小雅柳眉倒竖,冒出一句不属于这个世界词:“你这人有没有公德心?”

    刺客不懂其意,但明白不是好话,耸耸肩:“你们有钱人少一件衣服没什么吧,再说洗洗还是可以穿。”刺客把擦完血迹小外套递过来。

    林小雅嫌恶退后两步:“谢谢,我不要了。”擦过他身子,她肯要才有鬼。

    刺客把粉色小外套丢到床底下:“有刀伤药吗?给我一瓶。”

    林小雅从床头柜安格里取出一个精致小瓷瓶丢给他,讥诮道:“阁下这刺客当得够失败,连随身救命家伙也没有一个。”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