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林小雅在辣文 > 18 失勾引失败

18 失勾引失败

 热门推荐:
    李初九低头,纯黑色眼瞳溢满了浓浓宠溺和爱惜,垂下头吻住她唇,女子香甜气息摄入嘴里,他眼神瞬间迷惑,双臂一张,将她细弱腰肢圈怀里。[四*库书^小说网siksh]

    林小雅从这个高大健硕男子身上感到深深被维护安全感,仿佛回到幼年时期躲父亲怀里撒娇,“爸爸!”她低低念着,模糊不清声音吐他嘴里,像极了娇吟。

    她从小对父母有着很强依恋情怀,找男朋友一直朝着这个方向迈进,奈何现代化社会男人太实际,后来一个学姐对她很照顾,产生了百合情节,被老爸知道把她一顿海扁。

    其实她不是喜欢百合恋,她是喜欢被照顾感觉。

    林小雅想找到李初九不是太监证明,边回应他吻,边用身子摩擦,可是他好像猜透了她心思,几次都有意无意避开了。

    她瞅着他,眼里闪烁着懊恼,撩开他衣襟,一双细滑小手抚胸肌上,再向下面延伸……

    “唔……”李初九按捺不住低哼了声,高大身子微微战栗,充血眼眸落她姣美面容上,咬着牙:“听话,别胡闹。”

    林小雅眼里闪着倔强:“初九哥,我喜欢你,我知道你一定不是太监,要了我吧!”

    李初九右手仍旧圈她细腰上,左手钳住那双捣乱小手,高大躯体拥紧了少女柔软身子,一动不动,但胸口地方激烈心跳出卖了紧张情绪。

    “初九哥!”林小雅细细弱弱低吟,听男人耳朵里仿佛邀请共舞一样。他不知不觉埋下头她耳侧亲吻,含住肉粉色小耳垂,抬眸看到那双波光烂漫一样翦水秋瞳。

    他心头悸了一悸,颤抖着手剥去她束缚,粉色小抹胸,亵裤,女子晶莹雪嫩肌肤暴露他视线里,被他灼热眼眸端详。

    林小雅有些紧张,是不是意味着勾引成功了,接下来怎么做,要嘿咻了吗?

    是她主动,还是他主动。

    李初九把她抱一张红木桌子上坐好,低头含住一朵丰盈,另一朵用手罩住。他不知一次爱抚她身体,包括武陵园那次,和回到玉坤宫那次,第一次是她清醒,第二次是她睡着。

    “初九哥手很粗糙,很有力度,像父亲一样有安全感。”林小雅双颊像渲染一层霞光,殷红唇像蝴蝶花瓣,低低发出梦幻般话语,

    “小雅是把我当父亲,还是当情人?”李初九觉得父亲这个词有点刺耳,他还不到三十岁,虽然年龄上可以做她父亲,但愿意当她情人。

    “你是我信赖人,我喜欢你。”林小雅不想骗他,对李承裕是好感,是需要他保护,对李初九也是好感,却多了份信赖。

    “我会让你爱上我,小雅。”李初九十分自信,轻轻低语。

    林小雅眼里浸染了韶流珠光,微微敛起一双弯眉,张开双腿,等待他真人露相。

    就她沉浸幸福氛围里,听到木屋外面传来一阵喧哗声。

    “抓刺客,抓刺客。”

    “刺客穿了一身太监衣服,进了海棠春睡浦。”

    刹那间,林小雅犹如被一只饥饿狼疯狂追赶,随时有落入狼腹成为点心怪异感觉。

    “别怕,先把衣服穿好。”李初九把桌旁边衣服递到她手里,自己披了长衫,遮住肌肉累累胸膛,把窗户开了一条缝儿,打探外面动静,但见进来几十名侍卫身影愈来愈近,走前面是侍卫统领张德厚。

    “怎么没看见刺客,给我挨间木屋搜查。”

    “统领大人,海棠春睡浦是皇子和公主们玩闹地方,万一惊动了贵人有麻烦。”

    “先敲门,没有动静就闯进去。”

    李初九关好窗户回头一瞥,却见林小雅吓得脸色青白,哆哆嗦嗦把抹胸往身上套,越慌越出错,套上了又掉下来。

    “别慌,我来给你穿。”

    李初九脸色十分镇定,弯腰捡起抹胸,忽听劲风袭来,窗户无风自开,一名浑身是血男人跳了木屋。

    那男人站定后,横剑于胸做防卫状,看见一对衣冠不整男女,愣了一愣。

    李初九见过大风大浪,丝毫不见惊慌,左手衣袖抖出一股劲风,两扇窗户遇到劲风立刻合上。与此同时,右手使出龙爪功,若闪电,朝刺客抓去。

    刺客受了伤,灵活性受到限制,只能将长剑横李初九脖颈侧。但李初九手指已然钳住刺客喉咙,他手指骨节粗大,连砖头都能捏碎,只要稍微用力,就能掐断对方喉咙。

    这是同归于打发,林小雅目瞪口呆,定了定神:“你们赶紧放手。”

    李初九目光炯炯,逼视刺客:“你先放。”

    刺客眼里闪着一抹讥讽:“我不信你,要放也该是你先放。”

    男人有时候比女人还麻烦,林小雅恼道:“都什么时候了,我数一二三,你们一起放手,不放我就喊人进来了。一、二、三,放!”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乖乖放开牵制对方招式。

    这时候木屋门被敲得当当响,一听就知道有不少人过来查探。

    “里面有人吗?”

    李初九把长衫脱下,包裹了接近半裸林小雅,抬头看了刺客一眼,纯黑双眸中掠过利刃一样光芒,走到门前,将门推开一些,对外面侍卫道:“有事吗?”

    “李总管,原来你您老人家这里,小们捉拿刺客。”那侍卫眼睛往里一瞥,只看到了一名少女纤细背影,做梦想不到木屋偷情居然李初九,觉得要把事情说明:“刚才一个胆大包天刺客化装成太监行刺皇上,被随驾护卫打伤了,有人看见逃进了海棠春睡浦。”

    “皇上没事吧?”

    “皇上受到了惊吓,已经派人去请御医了。”

    “哦,皇上没事就好。”李初九缓和面容渐渐凝结了一层冰霜,像是被打搅了好事不痛:“要进来搜查吗?”

    “不……不用了……李公公为人咱们都信过。”

    “那还滚!”李初九低喝了一声,咣当一声把门关上。

    等侍卫们都走远,林小雅算镇定了些,对那刺客道:“看什么看,赶紧背过去,我要……”不好意思说出自己要穿衣服了。

    刺客嘴角挂着一丝邪气,背过去时候,仍不肯服输:“我对女人没兴趣。”

    “你对男人有兴趣行了吧!”

    “呃!”刺客面对着墙,轻佻地吹着口哨:“果然女人得罪不得。”

    林小雅抓起桌上一个杯子投掷过去,那人像脑后长了眼睛似,反手一抄,杯子抓手里。

    李初九走过来,捡起衣服一件件为她穿好,整理一下微乱发髻。

    林小雅把脸埋他胸膛上,一种深深无奈反映那张俏脸颊上。

    为什么每次勾引李初九时候都会发生这样那样幺蛾子,上回被王雪烟捉奸芭蕉林,现被该死刺客衣冠不整堵木屋里。

    尼玛人家王雪烟偷情好几年都没被捉奸,轮到她了,各种麻烦。

    “没事了,我带你离开。”李初九轻轻拍着她脊背安慰,声音说不出温润。

    “那我怎么办?”刺客大言不惭说了句:“把我也带走。”

    “你去死。”李初九眼瞳阴冷光一闪而逝,冷然道:“给老子滚远点,没砍了你脑袋算是便宜你了。”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