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林小雅在辣文 > 13 太子太过份

13 太子太过份

 热门推荐:
    “殿下就不能温柔点吗?”李初九来到窗前,瞥了眼一脸阴沉太子,又退回原位。[四*库*书*小说网siksh]

    李承裕眼中怜惜一闪而逝,把咳嗽不止林小雅搂怀里,右手贴细致脊背上,缓缓输入一股内力进去,温热气流有疏通气血功效……林小雅咳嗽稍停,指了指他:“没名没份,我不想别人看笑话,难道错了不成,你要是不喜欢就一刀杀了砍了我,何必让我活着遭罪?”

    尼玛以为施一点小恩小惠就能感化我,几天前那个强了我就是眼前沙文猪!林小雅用一种接近愤然眼神瞅着他,其实她没有多乎贞操那玩应,是气他掳了自己进宫。

    李承裕眼瞳一抹柔情被冰冷替代,冷然道:“你想要名份还不简单,明天我禀告父皇,给你一个侧妃身份。”

    林小雅冷汗涔涔,强笑了下:“我是开玩笑,你别当真,当太子身边人已经被很多人嫉妒发疯了,再当侧妃我还有命活着才怪,你饶了我吧!”

    李承裕身体微微有些僵硬,眼中冰冷甚:“看来你很喜欢当普通人?”

    林小雅脱口而出:“当普通人有什么不好?”

    不受约束,想做什么都行,如果不被他掳来,她已经准备去做老本行了,从前她是学内衣设计,后来因为就业艰难,含着泪水改行做了一名英文翻译,屁颠屁颠跟一位五六十岁老教授身后天天跑工地,不到一个月,就把原本一身好皮肤晒得跟非洲黑人一样。

    现穿越了,幸运是遇到还老返童病毒,让她身体回到二八妙龄,一定要改回老本行,像巴黎时装周t型设计师那样超牛逼。如果干得好了,她就是范思哲第二,简奴·朗万穿越版。

    李承裕哪里知道她一肚子小九九,漆黑眼瞳透着森然怒火:“既然你很喜欢当普通人,本王成全你。”从床图嗖然起来,对着外面站岗侍卫吩咐:“把这个不知好歹女人给我弄去冷宫待几天。”

    冷宫,那是神马地方!林小雅眼里一阵迷惑,根据以前看电视剧经验,冷宫应该是失宠妃子待地方,把她弄到那儿去干嘛?

    李承裕火气不可歇止窜上来,说完后,没心情再待昭阳殿,大踏步子离开了。

    “太子爷,请留步。”李初九透出无奈情绪,好端端怎么又闹脾气。

    林小雅光着脚下了床,来到窗前,看见那个高挺背影出了殿门,进入庭院花厅后不见了。

    尼玛这男人火气还真不小,将来成了皇帝,还不是秦始皇第二,焚书坑儒白痴事都能做出来。

    站岗侍卫听到吩咐,进了来,先朝李初九行了礼,对林小雅道:

    “林小姐请吧,不要让属下难做。”

    尼玛这么就进冷宫,让她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回过眸,无辜瞅着房间另外一名男子:“初九哥,太子殿下这是发哪门子疯?”

    她想做普通人是不假,但不想做皇宫里普通人,打入冷宫,搞什么毛线啊?

    李初九眼中掠过一道暗芒,对二名侍卫冷声道:“先待着不许动,等我回来。”

    他对林小雅点下头,算是安慰动作,出了昭阳殿大门,追李承裕去了。

    向沿路宫侍问过,一直追到了皇帝御书房,看见一脸冷凝太子看奏折,躬了躬身:“太子爷,你真忍心让林小雅去冷宫?”

    李承裕气还没消,把一本看完奏折丢御案上,拿起另一本翻阅,对下面人看也不看,淡然说了句:“没事话就滚。”

    李初九脸上闪着复杂情绪:“太子殿下这么讨厌她,打发去冷宫太便宜了,依奴才之见不如按照老规矩,把她配给军队单身老兵做妻子,既能让殿下消了气,还能彻底惩治林小雅大不敬之罪,岂不两全其美。”

    李承裕一双深邃眼眸透着冷笑:“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婆婆妈妈,难道太监也懂得爱了?”

    李初九被讽刺有几分狼狈,忍着火气:“如殿下愿,奴才这就打发林小雅去冷宫,东院那间闹鬼房子很好,就送到那间吧!”

    冷宫东院几年前上吊死了一个妃子,之后住进去人不是精神失常,就是莫名其妙死床上。但明眼人深知没那么简单,要知道宫里各种龌龊事都有,借着闹鬼名目整死人事件数不胜数。

    李初九发了脾气,拱了拱手,就要出去。

    “给本王回来。”李承裕把手中奏折丢出去,只是眼中森冷未减:“说你几句就走,仗着功夫好,不把本王放眼里是吗?”

    “太子殿下!”李初九听到了转机,漆黑眼眸中光泽荧然,恍若夜里繁星。

    “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李承裕有点苦恼,从椅子上起来,御书房中央地板上踱了几圈步子,回头面对李初九:“你说怎样才能搞定一个女人心。”要说行军布阵,上阵杀敌,几百个敌手也不放心上,对一个女人偏偏束手无策。

    李初九被问傻了:“殿下,林小雅有那么难对付吗?”他一直觉得那个女孩很乖,很可爱,想了想:“只要不把她话当真,左右她还是一个孩子,殿下比她大八-九岁,跟一个孩子叫什么劲?”

    李承裕愕然,敲敲自己额头:“看来本王真是糊涂了。”他只从跟她有了第一次就把她当成自己女人,却忘了她还是个孩子事实,对李初九道:“回玉坤宫去。”

    昭阳殿里,林小雅坐床上不起来,她没忘记自己还穿着开裆裤,坠地白纱裙子又很透,当着两个侍卫面实没勇气把pp露出来。心头有点奇怪,中国古代不都穿开裆裤,就连帝皇将相也不列外,怎么做到坦然。

    尼玛这两个家伙眼睛瞄啊瞄,专往她胸部看,像饥渴了半辈子。偏偏自己粉红色小抹胸又很低,中间沟沟都露出来,害她不时动手往上拽。

    两名侍卫瞅见她傻傻动作,不禁发笑。

    大华国女人若是长了一副大胸该是多荣幸美事,这位姑娘好像挺尴尬,真是有趣。

    林小雅怒了:“看什么看,都转过头去。”

    两个侍卫晓得太子看重她,不敢顶嘴,只好用脊背对着她。

    李承裕回到昭阳殿,对二个侍卫挥挥手,让他们下去,回头给了跟来李初九一记冷眸,后者眼里闪着一丝黯然,躬个身,随侍卫后面离开了。

    李承裕来到床头,看见林小雅坐上面,眼里显现出几分惶恐,莹亮眸子带着浅浅哀伤,手指轻轻她面颊上抚摸,往下,精致锁骨上划着圈:“怎么了,被我说几句不开心,又不是真想让你去冷宫,是说来吓吓你。”

    林小雅心里撇嘴,傻瓜才会吓到了,她听见脚步声,装出可怜模样有木有。

    “我饿了。”她说:“昨天晚饭就没吃,你是知道。”昨天客栈里,被他按床上要了一下午,今天他又来闹这一出幺蛾子。

    “等一会儿再吃好不好?”李承裕摸着细致锁骨,眼睛渐渐迷离起来,大手拉开粉红色小抹胸,一对椒软弹跳出来。

    他立即抓住一朵揉捏,声调低沉暗哑道:“我发现每次跟你这么近距离都情难自禁,哦,小雅沐浴完身子真香。”

    她被他流氓了一会儿,身子发热,抱他那条捣乱手臂微微颤抖。

    “这么就有感觉了,看来方法蛮不错,以后你再不听话,我就这么做。”

    “你这个缺了德……家伙……啊……”林小雅低声骂了一句,嘴唇突然被含住,辗转啃咬,痛得她发麻。

    “穿开裆裤就这等好处,以后不准提换裤子事,懂了吗?”李承裕严厉瞅着怀中虚软女孩。

    “懂了,我穿进是肉文嘛。”林小雅脑海忽忽悠悠,对他话听清了没理解上去。

    反正她常有迷糊时候,不是第一次了,比起走进男厕所那次不见得多雷。

    “小雅想吃肉了?”

    吃肉!林小雅媚眼如丝撩起一缕春波,大华国也兴这个说法?尼玛肉文就是肉文,肉山脯林长大孩子果然思维奇特。

    李承裕把她衣服全部剥离掉,莹白滑嫩肌肤触感真是美妙,光是这样看着她,抚摸她,他就受不了。他自己衣服褪下一半,抱起她,跨坐自己腿上,对准位置,两手抓着细腰缓缓按下。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