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林小雅在辣文 > 12 勾引吧

12 勾引吧

 热门推荐:
    雾气蒙蒙水面,溅起继续浪花,随着林小雅坐下去,荡起一圈圈涟漪。\[四*库*书^小说网siksh\]泡温泉里感觉,让她自从穿越来带紧张情绪放松下来,抬头看见李初九怔怔眼神,再低头瞧了一眼足以让男人喷碧血曲线毕显妙曼身段,明眸转动:“李公公,你不下来为我洗背吗?”

    林小雅心头扑扑直跳,勾引男人好像有点犯罪感觉,但是管他呢,是他们先惹到她,强掳进宫来就要承受被女人修理,心时候丢她身上,正是需要,反正按着《肉山脯林》剧情走下去,不是她成为主导者,就是不知哪倒霉原来女主。

    水中妙曼身姿,隐忍遐想,李初九忽明忽暗纯黑色眼眸有一丝情绪波动:“我出去叫两个伶俐宫女来侍候小姐,以后你住宫里,总不能让粗手粗脚太监侍奉。”

    林小雅隔着石台紧抓着他手,借着反拉之力缓缓站起来,深吸了一口气:“不要走。”

    鱼儿要是不上钩叫什么勾引!

    “你先给我把背搓了,大早上起来还没顾得上吃饭,等你找宫女过来,再洗完澡,我都饿死了。”

    泉水从雪肤上丝线一样滴落,出水芙蓉般身子展现了人体圣洁之美!李初九纯黑色眼瞳闪过复杂波光,不知不觉反握住那只柔荑:“我不走。”

    林小雅歪着头,撩起大大眼睛:“你是公公,给女人搓背不会有人说闲话是吧!”宫里女人不都太监侍奉吗?慈禧身边安德海和李莲英那才叫得宠,谁说过有暧昧了。

    他是公公!李初九叹息了一声,语调萧索道:“小姐背过身去吧!”

    她背过去,重坐水池里,他缓缓走到浴池前,隔着一道石台,拿起了棉巾轻抚着细滑肌肤。心想着,她进了宫,成了太子枕边人,跟以前是两码事,不想暴露自己就要保持距离吧。

    可是,他能做到吗?

    李初九心里有股失落情绪,手触摸到细软肌肤上传过来感觉,眼神变得迷离起来,体内不安因子又来作怪,闭了闭眼,压制那份骚动,隔着棉巾手是怎么发烫,只有他自己明白。

    “初九哥,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李初九搓背手停下来,带着一丝寂寥温柔:“你喜欢就好。”听她叫李公公时候,不是很喜欢。

    “我家人都南梁国。”林小雅背对着他,眸子闪思索,总得有一个合理身世才行,慢腾腾道:“因为跟我订了亲婆家大华国,我是来大华国成亲,谁知道误闯进了武陵园。我未婚夫见我无故失踪,不定有多焦急呢!”

    “小姐已经是太子人了,以前事就忘了吧!”李初九擦完了她脊背,移到雪肩上缓缓擦着,语调凝了几分:“你已经不是雏儿了,你那夫家说不定会嫌弃,想过安稳日子,不如留皇宫,有太子做依靠谁敢动你一分。”

    话是这样说,可可她想回家!林小雅侧眉瞅着肩膀搓洗那只大手,古铜色五根手指像鹰爪子一样,很有力度样子!她抬起一只手摸肩膀那只手上比量着:“是我手两倍大呢,但为什么很热,初九哥你感冒了吗?”

    “没有。”李初九看见白皙小手落自己大手上,白与黑强烈对比,心头悸了悸。

    林小雅又从水池站起身,面对李初九,伸手摸摸他额头,再摸摸自己,疑惑道:“好像没感冒,为什么这么热呢?”

    一连串动作让她胸前两团颤意盈盈,两个粉红樱桃挂着盈盈水珠。

    李初九呼吸紧促,接下来发生连他自己也控制不住,弓着腰,左手揽着她后腰,右手抚摸她胸前一朵丰软,不觉用力揉搓,埋头吻住她唇,舌尖触到香滑小舌,脑海里嗡了一下,这是他第一次亲吻女人,竟然不同凡响感受。

    “唔……”鱼儿终于上钩了,林小雅呆了呆,随着嘴里越来愈深吻,渐渐服软不可抗拒蛮横之下。

    这个男人让她有心安感觉,他是男人吧?

    林小雅环住他脖颈上一只手缓缓往下摸着……她第一次非礼男人,手颤抖着,一点点移去,到了小腹,就接近目标,他猛地抓住了她。

    “小姐,洗完澡该回去了。”李初九嘶哑着说,拿起一旁被子把林小雅包裹上,横抱着离开了浴室。

    我还没得手呢!

    这个男人恁不好对付。

    林小雅被他抱起来,手臂包被子里,想勾引也做不到了。

    回到金碧辉煌大卧室,躺床上,不得不躺,没有衣服穿,好李初九已经叫人去尚服局去衣服了。等衣服取回来,他亲自服侍她穿好。

    “为什么穿开裆裤,我不喜欢。”林小雅套上了裤子,再套上粉白色及地白纱长裙,天啊这种裙子很透光,能不能看见她穿开裆裤说?

    “女人还不都是穿开裆裤,你以前不穿吗?”李初九疑惑问。

    人家小时候也许穿过吧!但现都二十好几了,妈呀,能不能别闹,林小雅又开始飙泪。这么透裙子,看到了pp怎么办?大华国肉到底有多深。

    颓然垮下脸,闷闷道:“我不想穿开裆裤,缝死了好不好?”

    李初九唇角勾起一丝笑意转为无奈:“待会我让人通知尚服局女工,专门为你做几条死裆裤拿过来,但女人穿死裆裤要被人笑话。”

    一个时空一个风俗,穿死裆裤还有人笑话,没天理啊没天理。

    林小雅忙道:“我又不掀起裙子让他们看,谁会知道。”

    不料两人谈话被早朝回来李承裕听见了,人还没进来,就听见一个威严声音:“开什么玩笑,如此破坏大华国规矩,日后其他女人都跟着效仿,那还了得。”

    林小雅瞥了一眼进来挺拔男子,轻哼着:“我又不是什么尊贵女人,其他人怎么可能跟着效仿,太子殿下说话不打草稿吗?”

    李承裕眼瞳闪过一抹星芒,这个世上除了父皇,只有这一个人敢这种口气对他说话,是他太意她,还是她恃宠而骄,如果是后者,万万要不得。目光落林小雅身上,淡然道:“跟我道歉。”

    “好吧,我道歉太子殿下,但我有一个条件。”

    又来讲条件!李承裕眼眸皱起。

    林小雅不是较劲人,跟太子挣高低很不明智,于是翘了翘唇角,漾出一朵嫣然:“我不想住昭阳殿,也不想住玉坤宫,你能不能给我另安排一所住处。”

    这个女子为什么老是巴不得从他身边逃开,他对她还不够好吗?换了一个女人早就感恩戴德磕头谢恩了。

    李承裕心头泛起了怒火,冷眸一道寒光射出,眼神清冽直视眼前之人,无形压力逼迫而来。

    林小雅僵了下,鼓起勇气:“你看我以你朋友身份住进宫,老是无缘无故,没有干系跟你待一起,别人知道了会说笑话。”

    “无缘无故!”李承裕漆黑眼瞳闪过凛然,冷冷透露一股华贵之色,眯着眼着靠近:“你认为我们做了那种事之后还会无缘无故,没有干系吗?”

    林小雅心里叹着,还没怎么地就把她当成禁-脔,妈,跟他住一个房子里,还怎么勾引别男人。

    她“哎呀”一声,趴近咫尺李初九身上,飙着泪:“初九哥,太子殿下要杀我了,怎么办?”双臂扒着李初九,心里却唾弃自己,这剧情也忒狗血了些,勾引男人还真是恶心巴拉,她林小雅怎么混到这种可悲地步。

    林小雅窝他身上蹭来蹭去卖萌,李初九一颗心就像融进了春天温暖河流中,眼神怜惜看着她,手抚拍她脊背上,淡淡道:“别怕,没事,太子殿下跟你闹着玩。”

    李承裕怒不可和,一把抓起林小雅,肋下夹着,转身扔了大床上,眸中射出寒意能冰封一座山:“就昭阳殿待着,哪也不准去。”

    虽然昭阳殿大床很软,林小雅还摔得晕头转向,因呛了气,发出一阵剧烈咳嗽。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