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林小雅在辣文 > 11 李初九这个假太监啊

11 李初九这个假太监啊

 热门推荐:
    李初九眼睛变得灼热,粗重喘息着,口干舌燥,练武人大手像蒲扇一样,落娇嫩柔肌肤软上,形成鲜明对比,罩上面揉搓,撩拨得他心弦震颤。\[四库*书*小说网siksh\]

    柔滑肌肤传来酥酥感受,刺激着他全身感官,身体里有一种物质苏醒,激动而爱慕小心翼翼抚摸着床上姑娘。

    他目光愈发变得迷离,按捺不住,埋头含住一颗红梅,舌尖抵上面品尝,好甜美滋味!

    他当过好几任生理老师,为女子做过润滑,但那些女孩味道不好,应该说世间很多女子味道都不怎么样。

    只有林小雅给了他奇妙感受。

    “唔……疼……”林小雅睡梦中蹙了下秀眉,翻个身,脊背朝外对着他。

    红梅从他嘴里挣脱,他有一霎那闪神。

    但她背部加迷人,玲珑曲线因为这个姿势展露无疑,水嫩光洁雪臀。

    他大手落一瓣娇俏臀上。

    柔美身体与坚韧健美体魄磨擦,激起一片惊天骇浪,他已被挑起激亢渴望,舌尖轻吻着一瓣雪臀,痛苦或欢乐到极点相互交织,仿佛灵魂离散躯壳一样飘忽。

    维持这个动作大概一刻钟,也许长时间。

    他不敢逾越雷池一步。

    “嗯……”睡梦中林小雅也许有了感觉,也许沉浸美好明净中,唇间发出柔媚娇吟。

    微弱呼唤总算唤醒了李初九理智,他不情愿放弃轻吻。

    捡起药瓶,取下瓶塞,敷满是淤痕皓腕上和一双纤长美腿上,上面淤痕触目惊心,不明白太子怎么下得了这样狠手。

    敷药完毕,李初九站床头好久,久到听见殿外传来太子脚步声。

    他内力深厚,耳力灵敏,记忆力超强,能从一个人呼吸和脚步深浅来判断来着是谁。

    急忙为林小雅盖好被子,转身离开内室,通往前厅月洞门,回头瞥了一眼,床上女孩露出一抹香肩,那种撩人风情使他目光立刻又变得炽热起来。

    回到前厅,坐一张椅子上,长长吸口气,按捺住身体那份骚动,心里泛起一度酸涩,他选这条路,是没有任何爱人和被爱权利。

    李承裕走进昭阳殿,眼睛瞄向内室,“她睡熟了?”边问边朝里间走着。

    “小姐睡得很沉,看样很疲惫似。”李初九从座位站起来,一双黑曜石般眼瞳神采自若,随后面跟进去。

    李承裕走到床前,冷漠表情微微轻柔下来,抚摸床上女孩柔滑面颊,眼中闪动一抹光。

    “我觉得她跟所有女子不一样,武陵园,第一眼看见她就有这个感觉。她当时差点摔倒,我扶她站起来,换做别女孩早贴上来了。但她唯恐避之不及,父皇问我选择谁来侍寝,我选择了她。”

    李初九眼瞳深邃而幽暗,定定落林小雅身上。

    “初九,你知道吗?”李承裕眼中闪着一抹自嘲:“我用皇后头衔试探她,可她表现不屑一顾,宁愿当个小百姓,也不要无数人羡慕到死天下第一尊贵女人。”

    李初九诧异看了太子一眼,随即垂下眼睑:“林小雅确与众不同。”

    “到前厅去谈,别弄醒了她。”

    到了前厅,坐好,过来一个小太监,把沏好香茗献上。

    “你也坐,别跟本王客气。”李承裕知道他身怀绝技,功高绝顶,对于有本事人他一向佩服,喝了一口道:“父皇找我谈话,是关于南梁国又边界挑起事端。”

    南梁国!李初九眼中一抹幽暗光芒一闪即逝。

    李承裕眉头拧成一团:“你一定知道今年南梁国面临一场遍及全国大旱灾,赖以生存大沧河又我国境内被截断。虽然南梁国境内也有些小支流,但水源不到原来十分之一。从那边细作传回消息,南梁田地干涸,禾苗枯死,官员带领百姓天天求雨,毫无效果,据说已经饿死了不少百姓。”

    李初九一双漆黑眼瞳恍如夜里湖面上水光,透着一丝暗淡,站起身,屋子中央踱了几步,抬起眼眸,用莫不关心语调道:“南梁国面临饥荒,对大华国来说是件好事。”

    “话是这样没错,但为了争夺大沧河水源,南方战场又要不平静了。”

    李承裕有点感叹,去年三月他才从北方战场上回来,一年多过去,怕是又要披挂上阵了。朝中那帮没用老头子一天到晚就知道夸夸其谈,半点指望不上。偏偏父皇做主朝堂,不容行驶改革权利。

    “皇上意思让还让太子殿下率兵出征?”李初九用平缓语调问,但其实他一颗心惊涛骇浪,南梁国,南梁国,这个熟悉而心痛名字。

    “父皇是这个意思,还没终敲定,如果可能话我带小雅一起离开京师。”李承裕指头轻敲着太师椅扶手,眼中闪着淡淡波光:“如果不能带她一起离开,我希望你能照顾她。”

    李初九心头一震:“殿下难道要奴才维护小姐安全?”

    李承裕深吸了一口气,双眼缓缓闭起来,再睁开眼睛只余满眼凝重:“把她留皇宫里我不放心,再说吧!各项准本完毕,等到出征那天,至少要一个月时间。”

    李初九朝太子深施一礼:“太子殿下,如果你去前方战场,奴才希望能跟去随侍左右,也许行兵布阵不如一些将军,但自信多年所学武功,能起到保护作用。”

    “也好,你武功高强,有你随身保护会少很多麻烦,但我希望你能全力保护小雅,毕竟她是个柔弱孩子,我本事不弱,亲卫军里面也不乏能人。”

    李初九一双深目闪着悠然光彩,还想再说话,李承裕摆了摆手:“我有些累了,你出去吧!”

    “奴才告退。”

    厅堂里就剩下李承裕一个人时候,他朝内室走去,进来两个小太监要为他宽衣,被他摆手给赶了出去。慢慢将目光投注床上昏睡少女身上,随后缓缓起身走到床边坐了下来。修长白皙手指缓缓伸出,掀开被她蜷缩裹身上棉被。

    身上淤痕消肿了不少,窗前烛光照耀下,白皙光泽肌肤宛如漾出了一层淡淡水嫩光泽。

    想到不久之前,他抱着这具身子爱了一下午,躬下身,面颊贴雪肤上摩擦了片刻,解去身上衣服,上床,睡外侧,,笑了笑,把娇软身子抱紧了过来,手绕过细致后颈轻轻搂进怀里。

    李承裕这一觉睡得非常满足,是有生以来幸福一次。

    ………………

    林小雅醒来时候,瞅着这间豪华大卧室,一度以为穿进红楼梦去了。

    揉了揉眼睛,坐起来,才发现什么都没穿,用被子掩住胸部肌肤,眨着眼睑寻思了片刻,才想起昨日被李承裕掳进了皇宫。

    用被子把自己卷了一圈,双手攥紧了被角,从床上下来,角落里瞧见几个箱子,希望能找到衣服穿,左手攥着被角,右手开箱子,箱盖打开,发力之际,被子从身上脱落,急忙躬身去拾被子。

    “出了什么事,小姐?”

    李初九听到声音,从外面进来看见少女绝美*上午阳光沐浴下,泛着迷人光辉,他呼吸立刻窒住。

    林小雅一愣,看见是变态太监进来,不觉得怎么发窘,左右都被他啃过一次和扒着身子冲洗,还能有比这加出丑吗?

    她把被子从地面拾起,重包上自己,干咳了一声,掩饰窘态:“我想找一件衣服穿。”

    李初九走过来,把她整个抱起来,走到床边,把怀中娇躯放上面躺好,精致大红锦缎把白皙肌肤掩映加炫目……他眼瞳光芒一阵闪烁,随即归于平静:“玉坤宫只有男人衣服,待会我让人从尚服局取来几件女子衣服和配饰过来。”

    林小雅瞅了瞅这个器宇轩昂太监,也许是个假太监,跟李承裕俊美容貌不同。

    他是粗犷型,个头高,大概一米九零,浑身骨骼粗大,面部轮廓有棱有角,整体给人感觉像一堵高山。就连散发出来气息也是浑厚,属于典型男子汉、刚猛男人类型。

    跟电视剧里娘娘腔太监半点不挨边,要是走大街上,谁也无法把他跟太监扯上关系。

    她往他下面瞅去,穿着长袍,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是太监吗?

    唉,就算穿着衣服,哪怕水中也能有些显现吧!但这家伙长久待宫中没有露馅,难道会传说中缩阳术不成?缩骨功她听过,也见过,但这缩阳术怎么觉得都有点神。

    “小姐看什么?”李初九见她一副打量表情,漆黑眼瞳一缕暗光轻轻略过:“我叫人端来水,小姐沐浴一下吧!”

    “沐浴!”林小雅大而亮眸子闪了闪,叹着气道:“我昨天流了很多汗,身上味道不好,想洗澡了。”

    身上味道不好!怎么可能,虽然没有特意去闻,但那缕若有若无清香还是飘进了鼻端,刺激着神经。他恍惚了会儿:“卧室后门连通着明渊池,水质是天然温泉水,只有太子一人可以明渊池洗澡,就是他兄弟来了都不行,我想太子一定喜欢让小姐去洗吧!”

    “李公公,那你带我去明渊池好不好?”林小雅左手攥紧胸前被角,从床上起来,跪床头,顺势靠他怀中,用很忧伤语调:“我怕一个人待这所巨大监狱里,这里人没一个认识,我只能依靠你了。”

    勾引是这样吧!《甄嬛传》,《宫》神马都有这样情节,但不知道她演技过关有木有?变态太监中招有没有?

    娇软是身子依偎怀里,还有柔软触感,还带着淡淡清芳香!李初九张开双臂,把连同被子抱起来,低声道:“小姐,我带你去明渊池。”

    抱着他来到架子床侧一面墙推开了一扇红漆木门,进了一条约十米走廊,再推开一扇门,一个气派豪华浴室展现眼前。

    房间整体是白色,地面也是,说不清什么材料,像大理石,却又有些透明。

    李初九掀起被子,把林小雅放进温泉池。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