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林小雅在辣文 > 10 回宫的马车上

10 回宫的马车上

 热门推荐:
    李承裕被林小雅一连串挣扎,搞得心烦,捡起散乱衣服撕了几道下来,把她双腿绑住,再抓着她一双皓腕用布条缠了数圈,打上死结。[四@库*书*小说网siksh]

    林小雅仿佛冰冻一样僵住,心思转了几转,使出女人不二法宝,伤心泪水簌簌落下,沿着面颊滴落。

    她这眼泪流也容易,一想到再也不能见到亲人,就哭哽哽咽咽,上气不接下气。

    美人梨花带雨让人心疼,美人伤心起来是不得了。

    李承裕不是心软之辈,战场杀敌,一剑一个首级,但他人生第一次初解风情,对象还是她,不免另眼相看。

    “很疼吗?”李承裕漆黑眼瞳流泻出一抹怜惜:“你答应跟我进宫,就给你松绑。”

    要她答应,还不如死了算。权利,荣耀,那东西她虽然喜欢,但失去了自由倒霉!林小雅连连摇头,哽咽道:“你死了这条心,我是不会跟你回宫,哪怕你就是把大华国皇后给我也不行。”

    “本王不信连一个女人都搞不定。”李承裕眼中怒火一闪而逝,嘴角挂着冷笑,冰冷至极。

    林小雅面颊挂着泪珠,澄澈眸子闪着怨和恨:“你是这个国家皇储,至高无上,要多少女人没有,用这样手段强迫一个女孩子有意思吗?”

    无声,李承裕眼中带着无奈:“我比你那未婚夫差多少,你要他,不要我?”

    “你一点也不比他差,关键是我心他身上,我们青梅竹马,情比金坚,矢志不渝。”林小雅只想断了他念头,说一些绝情话,跟他外偷情是一回事,进了牢笼里想出来就难了。

    李承裕漆黑眼眸变深变沉,仿佛酝酿着重重风暴。

    他抓起床上那条被子把林小雅从头到脚抱裹起来,自己胡乱套了衣服,将被子连同里面女孩一起横抱着,踢开房间门,走出去。

    过道上站了一排大内侍卫,看见太子下了楼梯,都跟后面。

    林小雅被他从头到脚包裹很严密,什么都看不见。

    黑蒙蒙只感到被一双有力大手抱怀里,从他厚实胸膛上能反应出动作,下楼、踩平地上、开门声、到了人声嘈杂界面上,随后听见马儿嘶鸣,听见车门响,他抱着她上了一辆马车。

    这时候,他掀开被子一角,她才看到一抹亮光,是车壁上镶嵌几百个夜明珠发出璀璨光辉。

    李承裕顺着她目光落夜明珠光辉上,黑曜石眼瞳闪着熠熠光彩,嘴角含笑:“如果你肯留下,这辆马车就是你。”

    林小雅别开头,鼻子里发出轻哼,金银珠宝虽好,活着不痛又有何用。

    李承裕也不恼,平淡不容抗拒道:“宫里陪我,不许再说离开之类话,也不许说讨厌我。”

    马车里缓缓行驶通往皇宫长明大街上,车里静静,只余两人呼吸。

    林小雅仍手脚绑着,被他环抱着放腿上。身子像个直挺挺木乃伊,头倚他肩上,一动不动。

    眸子落他坚毅且沉着面容上审视了片刻,明白多说无异,只能惹来他怒火,那样吃亏是自己。心头不好受,闭上眼帘想着心事,想逃走是不可能了,不如就随他进宫去,左右还有李初九这个第二男主要勾搭。

    第一男主李承裕捎带上,等他们心都偷走,再设法离开。

    由此她是不是多了个绰号偷心贼,想到从前看过一本言情小说,男主贴悬赏告示,到处捉拿偷心女主。

    林小雅嘴角上翘,形成好看弧度,娇艳唇瓣夜明珠光辉下宛如一朵绽放玫瑰。

    李承裕觉得喉咙干渴,埋头吻上面,摩擦唇瓣,舌尖启开,往里延伸,找到香滑小舌,含入嘴里,像品尝食物一样咀嚼不停。

    “呜呜……放……开……”林小雅手脚不能动,嘴里发出微弱语调。

    李承裕见她呼吸急促,喘不过来样子,不舍放开,眼里透着迷惑色泽:“小雅嘴里味道真好。”

    好你头,口腔被吻得很痛,嗓子冒烟了。

    这个男人恁可恶,接吻技术一点都不高明,还得她差点窒息。

    跟他进宫也没有不好,有失必有得,先搞定二个男主再说。她可没忘记那本书开篇介绍五大男主家世来历,李承裕名列榜首,李初九次之。

    《肉山脯林》虽然没看全,但开头简介是清楚,李初九作为一个太监而榜上有名,一定有原因,她会找出这个原因,再强了他,偷走他心。

    哼哼,只有男人可以强了女人吗?她也要强了男人。

    她比这个时代女儿大优点就是她有胸,她们就算有,也是小小。

    《肉山脯林》写着,这时代女孩嫁人,婆家都会来人亲自检查女孩胸部,大胸女人不但嫁好,如果条件允许基本能当正室。

    小胸女人除非嫁妆丰厚,家庭条件好,才嫁得满意。

    穿越者人都有空间,异能什么,她纯天然大胸就是完美金手指。

    “太子殿下,我可以跟你进宫,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不然就算进宫去了,我也很不甘心,逮到机会一定会逃跑,你防得了我一时,防不了我一世。”

    李承裕是一双剑眉入远山般轻轻皱起:“好吧你说,我能接受范围。”

    林小雅眼里闪着笑意:“其实很简单,我想以你朋友身份住进皇宫,而不是你女人,或者宫奴身份。”见他眼眸染上一丝怒色,她忙道:“我想跟你有平等地位,不是讨厌你,别误会。”

    李承裕脸色柔和了几分。

    林小雅又道:“你也不想想皇宫是什么地方,我这样一个没钱没地位小宫女随时被吃得死死,你不保护我,只有死路一条了。”

    “我请求父皇下旨封你为县主,不但有封邑,还有俸禄,够你吃用不。”

    这是一个好消息,要不是一心想着回家,古代做个滚吃等死贵族也不错,可是老爸老妈那双渴望女儿忧郁眼睛把她虚荣心赶出脑海。

    “我答应你条件,许你县主身份,但我也有条件,你必须陪我住玉坤宫,就是太子东宫,我住处。”

    “好吧!”住玉坤宫是必然,她还要勾引他呢。

    以他朋友身份住进皇宫,将来就算离开皇宫,也没人说她不对,毕竟不是他女人,毕竟朋友身份是自由。

    林小雅动了动脚发酸手脚,蹙眉道:“你还不肯给我解开绑绳吗?这样很难受。”

    李承裕嘴角抽了抽,好笑道:“你也不看看你身子光溜溜,万一不老实,挣脱了被子,被别人看到了不好。”

    她就那么没脸会挣脱被子!林小雅气鼓鼓瞪着他,转过头不肯说话。

    “我为你解去手腕绳子,但你不可耍蛮,懂吗?”李承裕打开被子,把双手臂从里面释放出来,解开绳子,发现细嫩皓腕出现几道淤青。

    他一只手上面轻轻滑过,轻声道:“回到玉坤宫,我就为你上药,明天就消肿。”

    “用不着你假好心。”林小雅被绑久了,手腕又麻又疼,忍不住轻斥,手指放疼痛位置按摩,动了几下,被子从胸部滑落。

    李承裕眼中暗芒一闪,漆黑眼眸定定落她一对胸乳上,一瞬不瞬,不知不觉抬手覆盖住其中一朵,缓缓揉搓。

    “你这里是怎么长,具我所知,女人这么好看胸脯一直少有。”

    虽然他接触女人极少,但父皇和兄弟们身边莺莺燕燕围了不少,大华国每年都搞选妃那一套,专门选大胸女人用来侍奉皇室子弟。

    但大胸女人万中无一,就算找出一二个出来,容貌和气质也上了不台面。

    林小雅翻翻白眼,怎么长,当然是遗传老妈。

    她老妈就有一副魔鬼身材,四十多岁了,还每每把老爸迷得晕头转向,成天如胶似漆,爱得缠缠绵绵。连她这个当女儿都看不过眼,总觉得恶心巴拉。

    马车驶到皇宫已经半夜,因为宫里不可以通车。

    林小雅是被他抱着到了玉坤宫,进入寝宫昭阳殿,直接放到自己大床上。

    按照她意思不愿跟同处一室,但因为客栈被他抱着索要整个下午,已经非常疲惫,说了句到明天给我调换房间,便睡了过去。

    李承裕为他解去腿上绑绳,发现一双美腿勒出了好几道淤痕。

    找来化瘀消肿药膏,找打算为她擦上,不料李初九进入卧室。

    “太子爷,皇上找了你一下午,说有要事商谈,还宁福宫等着,要你去。”

    李承裕不依不舍看了床上少女一眼,把药膏递到李初九手里:“小雅身上有伤,你帮她敷药。”

    饶是他聪明睿智,也想不到托付人其实是个假太监,所以很放心叫他去做。

    李初九几乎颤着手接过药瓶。

    等到屋子里只剩下他和床上少女,他掀起锦被,一具美妙身子映入视线,他心头一紧,眼睛瞬间变得朦胧。

    空荡荡室内只有他微微起伏喘息,和睡熟她清浅而匀称呼吸。

    李初九停滞了两秒,然后伸出一只大手缓缓抚娇嫩雪肤上,沿着往前滑着,一朵丰盈覆盖……hf();